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十六章 泥菩萨和泥菩萨
  “商周古墓?但是商周墓怎么会出现在新疆呢?”我问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从那些人的计划上看,他们很确定这里有一座古墓,可是对这座墓又完全没有了解。”唐正操顿了顿降低了音量,“但是我又没有勇气告诉你们真相,如果我说出来,他们肯定会杀了我!”

  “但是你可以告诉我呀!我对你又没有威胁!我也不会杀了你!”我略带激动的说。

  “我不是没有试过,在耳室的时候,我已经在提醒你了!况且、况且那群人一直盯着我们俩,我连和你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手里可都有枪!”唐正操解释道。

  “该死的盗墓贼!该死的!”我咒骂着。

  “其实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太糟,只要他们没发现上面的洞口我们就是安全的,趁着这个时间再想想办法,说不定能从这里出去呢!”唐正操说。

  “出去?出去了又怎样?就我们两个人?怎么过积水带?你有手雷吗?水里可都是食人鱼!”我没好气的说。

  我的内心开始失望,继而变的绝望,原本我迫切的期望唐正操能够说出扭转局势的大秘密。但现在看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的秘密的确是说与不说都晚了,商周古墓也好,朅盘陀国高僧墓也罢,不管这是谁的陵墓,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反正都出不去,反正我的生命已经望得到头了。

  “你别气馁啊,只要我们能从这里出去,一切都会有办法解决!”唐正操拍拍我的肩膀。

  “解决个卵啊!我他妈是个大学生我不是智障!少他妈骗我!他们是盗墓贼,你也是盗墓贼!你们没一个好东西!老子他妈赴个丧就被你们抓到这儿来卖命了!一会儿这个骗我一会儿那个威胁我,都把我当孙子使,我他妈受够了!你们在这里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扯上我呢!我女朋友我家里人都等着我回家呢!我操!我操!!”我情绪崩溃的破口大骂,对着唐正操一通发泄。

  唐正操一愣,遂即说:“你居然说我是盗墓贼!我要是他们同行我能让他们这么欺负我,让他们牵着鼻子走??我也受了一肚子气啊,我跟谁说理去!你……叶丰,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也只是个学生啊!我在宁老爷子家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但是被劫上车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叶丰,我们两个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还有什么好骗你的!”

  “别扯了,你不是干这个的你对墓葬那么了解,比那些盗墓贼还了解!什么拜火教、夔纹瓦当、孢子真菌的,都是你说出来的,你以为我傻啊!”我瞪着他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偏激呢!我本身就是学文史的,有这点知识量很正常。再说了,如果我什么都不懂,你们早全死了!”唐正操争辩道。

  “如果没有你,我们就不会到这个破墓里来!”我指着唐正操说。

  “如果没有我你们早困死在拜火教遗址里了!”唐正操指着我说。
  “轰——轰隆隆——”

  我们两个争吵之间,地上传来一阵巨响,整个地下墓室开始猛烈的晃动,不断有碎石和泥沙从顶上落下,墓室的顶部裂出许多条裂痕,地上不断有爆炸声和重物坠落的声音传来,墓顶的裂痕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了!

  ““糟了!这些肯定是悬棺坠落时震碎的!上面的宫殿肯定塌了!”唐正操焦急的说。

  我们俩跌跌撞撞走到墓室后方,躲在角落的几个陶俑后面,大概过了几分钟,震动和倒塌的声音渐渐平息,地下室最终没有坍塌,而我也暂时性保住了性命。

  我松了口气。

  说实话,现在我倒是冷静下来了。我已经接受了自己即将被困死在墓里的事实,只是希望不要死的太痛苦……

  周围是飞扬的尘埃,我呼吸着浑浊的空气,拨开脚边的碎石,捡起一个金子做的酒壶把玩,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烦心事。

  “你为什么确定这里是一座商周古墓呢? ”我问唐正操。

  “在我捡到那块夔纹瓦当的时候,我就差不多猜到了。当时我想着反正回去的路被堵死了,为什么不试试看,万一墓里有其他盗洞可以出去呢,但是谁想得到这里这么不一般,我看到四条墓道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凶多吉少了。”唐正操无奈的摇摇头。

  “四条墓道怎么了?”我问道。

  “你不懂,我国古代皇室贵族的墓葬,按照墓道数量可以分为四条墓道的亚字形墓、两条墓道的中字形墓及一条墓道的甲字形墓,墓道数量的多少代表着身份地位的高低,在所有陵墓中,拥有四条墓道的亚字形墓等级最高,属于帝王级的墓葬规模。我告诉你,现在全国发现的亚字墓你十个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最重要的是,一座墓要是有帝王级的墓葬规模,那它的反盗墓手段也就更加高级,更加残忍。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耳室时急着想逃跑的原因。”唐正操认真的说。

  “但你最后还是眼睁睁的把自己送向死亡。”我冷冷的说。

  “但是我现在还活着。”唐正操强调道。

  “但是你活不久了,也就只能多活几个小时而已。”

  “不是的,不仅仅是几个小时,万一事情还有转机呢?多点时间,就多点希望。”唐正操继续强调道。

  “你不会到现在还觉得有希望出去吧……”我苦笑道。

  “只要没死就还会有转机。现在不能盖棺定论。”唐正操严肃的说。

  “盖棺定论……我们现在就在棺材边上,离盖棺也不远了。”我把手里的金酒壶一扔,人之将死,纵使有千万财宝又有什么用呢。

  “你知不知道墓主人的身份?”我又问他。

  唐正操摇头说:“没发现任何文字记载,完全没有头绪。”

  “哎,死到临头了连死在哪里谁的墓里都不知道,真是可悲!”我感叹道。

  可能是受到我的消极思想感染,唐正操也不再说话。周围很安静,他扶着墙站起身来。

  “再看看吧。”他说。

  我护着后腰也打算站起来,这时,我的余光在无意间瞥到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这千年的墓室里,除了我和唐正操能自己活动,还有谁能?难道这里还有别的活物?

  我像触电了一样,赶紧回头捕捉!

  “怎么了?”唐正操见我神色异常,便警觉的问。

  “我刚才看到,有个陶俑,动了。”我小声的说。

  在手电的光束下,这些经历了几千年的人俑,一个个笑容扭曲,面目狰狞,张牙舞爪,说不出的诡异。

  难道它们活了?还是……我看了眼棺椁,瞬间后背发凉。

  唐正操大着胆子,凑上前去。

  “你干什么,别别过去。”我对他说。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

  唐正操转身对我说,他的话音未落,离我们最近的那个陶俑伸出只手,朝我们扑来,与此同时,陶俑的背后闪出个黑影,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昏暗的手电光下,我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我似乎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一个人,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