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十九章 宁凡子其人
  宁凡子瘫倒在地上,仿佛刚才那两枪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妖怪乘机上前夺回了自己的步枪,并且气愤的责问宁凡子:“什么狂犬病,我还疯牛病呢!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里哪里有狗,你找一只我看看!”

  宁凡子没搭理他。

  “你……”妖怪有些难堪,就在他恼羞成怒的时候,老鹰接过话茬。

  “不,这里有狗。”老鹰说道。

  “老鹰你说什么呢?”妖怪不可思议的说。

  “那只狗的确咬过秃子,而且只咬了秃子。”老鹰回忆道。

  “什么?!”妖怪皱眉道。

  “你还记得向导领我们上山的时候,带着一只狗吧,他把我们带上山以后,那只狗咬了秃子一口。”老鹰越说脸色越阴沉。

  “哦,对,的确有这么一回事情。”

  妖怪想了起来,我也想了起来。当时那只狗受了惊,毫无征兆的咬了秃子。但是以当时的情况,这只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我们随行的人都不曾在意,宁凡子是怎么知道的呢?想到这里我不禁脊背发凉!

  “你怎么知道他被狗咬了?”老鹰压低声音,用一种审问的口气问宁凡子。

  宁凡子面无表情,没有回答。

  “上山的人员中并没有你,但是你现在就在这里,还知道我们上山时的细节,所以,你跟踪我们!”老鹰分析道。

  墓室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除了小勇,刀疤、阿昌还有胖子,都是你杀的吧?还有堵住防空洞的出路,也是你干的吧?”老鹰的语气非常平静,平静的让人恐惧。

  我的头皮开始发麻,小勇惨死的场面我还历历在目,一刀封喉,结合前面几个人的死法,的确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想到这里,我倒抽一口凉气。

  “我之前就说过,杀死胖子、阿昌还有刀疤的肯定是同一个凶手,这个人擅长短兵相接,是白刃战的高手。你杀小勇的时候,一刀毙命,手法极其老辣。当时我就知道前面那些人肯定也是你杀的。要不是你受了伤,也许你的行动还会更佳利索,完全不留痕迹。宁有根的孙子果然不一般,我只是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老鹰微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说。

  “他们都该死。”宁凡子冰冷的说。

  “凡子,真的是你干的?”我震惊的问。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在车祸中受了重伤的人可以做到悄无声息的取人性命。

  面对我的质问宁凡子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仿佛这件事情他做得天经地义。我猜不透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但是我的内心已经受到了强烈的震荡。

  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宁凡子吗?这些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变得如此残忍?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狗日的,原来都是你小子使得坏啊!妈的,现在爷爷就送你上路!你也下去陪他们吧!”妖怪说着端起枪。

  “慢着!”老鹰阻止道。

  “大哥,你没搞错吧,这个人,杀了我们两个兄弟,还有李国强那一队人,都这样了你还不弄死他?!”妖怪难以置信的说。

  “他现在已经废了,没有威胁了,留着他,说不定能带我们出去。”老鹰说。

  “我靠……随你随你,你开心就好。我们在耳室的时候,你当时要是不护着他让我一枪崩了他,小勇也不会死。老鹰,别怪做兄弟的没提醒你,这小子杀人如麻,留着,就是个祸害!”妖怪无语的说。

  “唔……唔……”

  这时从墓室的西南角传来痛苦的哀嚎声。原来是那只被秃子咬掉半张脸的怪物没死透,还在地上做最后的挣扎。

  这会儿那家伙没了之前的凶狠劲,它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通过手电筒的光柱,我们终于看清了它的真实模样。

  这怪物通体黑毛,与常人一般大小,它的头很小,面部干瘪发青,布满沟壑,眼睛窄小,鼻部上翻,嘴很宽,嘴里还长满了獠牙。

  这似乎是某一种灵长类动物。

  “搞了半天,原来是一群大猴子啊!”妖怪咂嘴道。

  “这不是一般的猴子。”我说。

  “你这不是废话吗?一般的猴子能把李国强的头啃下来?”妖怪说道。

  “这个,应该是山魈。”有人在我们身后说。

  大家纷纷回头,那人正是唐正操。

  “你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刚干架的时候去哪里了!”妖怪指着他说。

  “我……刚才有点害怕,就躲在角落里了。”唐正操心虚的说。

  “哼,废物……”妖怪瞥了他一眼,摇摇头。

  “我刚观察过了,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山魈了。”唐正操尴尬的继续着之前的话题。

  “山魈?那不就是狒狒吗?”我接话道。

  “不,不是的。此山魈非彼山魈。早年间许多外来物种进入国内的时候,大家因为没有见过,就将它们和传说中的动物联系在一起,你说的狒狒就是其中之一。而我所说的山魈,却是传说中的生物,以前在山村里,人们管山魈叫做鬼先生,这种生物神出鬼没,喜欢吃新鲜的血肉,它们长的奇丑,脑子却很聪明,总是在深更半夜潜入山庄偷吃家畜。如果有人单独上山被山魈盯上,它们也会吃人肉。不但如此,它们甚至还会把被吃者的衣服穿在身上,学着人样在山里游荡,以便捕捉到下一个人作为食物。所以那个时候上山有个禁忌,如果看到失踪多时的人在山里失魂落魄的游荡,一定不能上前打招呼,因为多半回头的都是咧着宽嘴的山魈。”唐正操认真的说。

  “可是山魈怎么会出现在大墓里面呢?这里可是新疆。”老鹰问。

  “我也觉得很奇怪,这几只山魈看起来是误打误撞才遇到我们,它们进入大墓肯定有别的目的。”唐正操说。

  “会不会是大墓顶部有通往外面的通道呢?也许它们是为了寻找食物才钻进来的。”我说道。

  “食物?开玩笑,这里是古墓,你以为是超市啊!”妖怪反驳我道。

  “对我们来说,可能的确没有,但是对它们来说就不一定了。外面积水带里那么多的鳌鱼,也许山魈就是冲着它们来的呢!”我说。

  妖怪一愣,然后说道:“这个倒是有可能,这山魈吃鳌鱼、鳌鱼吃萤火虫、萤火虫寄生在树藤上、树藤又能让人产生幻觉。嘿嘿,这里真是一个响应国家政策走可持续发展的古墓啊!”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从这里出去,有没有可能从山魈进来的通道出去?”我问道。

  “本来还可以试一下,现在绝对不可能了,宫殿已塌,我们上不去的。”老鹰说。

  “你们呐先别想这么多,先从这里出去再说吧!”妖怪摆摆手。

  我的心里一阵失落,出去,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叶丰!让开!”

  这时宁凡子神色异常的对我大吼。

  “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有人在向我靠近,我一回头,只见一个没有头的人默默的站在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