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二十一章 生日快乐(part-2)
  我看了半天,实在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字全部认得,但连起来就是读不懂。
  “这是黑话。”唐正操看着字条说。
  “黑话?”我们三人吃惊的说。
  “旧时的江湖黑话。专门用来接头,黑市交易。”
  “不会吧,这个人是黑帮的?”妖怪登时来了劲儿。
  “从字面上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哥老会的成员。”唐正操迟疑了一下说。
  “哥老会?那不就是电视里面放的那个……袍哥吗!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和新四军一起抗日的那个?”妖怪眼前一亮。
  “你怎么知道是哥老会?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老鹰问唐正操。
  “白龙嗨皮,说的是有个叫白龙的人要入会,‘嗨皮’一词用的非常讲究,这个词语就是特指参加哥老会的意思,我也正是从这个词语上推测出这位前辈是哥老会的成员。三儿点水打启发,说的是有个叫三儿的人出卖了同伙抢走了财物,老表这个词我们现在也在用,就是朋友同伴的意思,落马我们也常用,新闻里面常常能看到,某某官员落马,就是被抓的意思,毛了应该是处死的意思。公口水涨,就是说聚集地被官兵包围。最后这句速归家就不用解释了。所以整句话连起来就是:白龙要入会,三儿出卖同伴劫走财物,同伴被捕处死,聚集地遭到官兵围剿,快点回来。”唐正操仔细的解释道。
  “可以啊圣手,民国的黑话你都懂。”妖怪拍拍唐正操的肩膀,继续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回家呗,咋到这里来了?”妖怪听后奇怪的问。
  “他肯定还有其他的同伴,他们和我们一样,进入地宫,进入宫殿,并且找到了真正的墓室,但是他们肯定遭遇了什么袭击,也许也和我们一样,不幸的是,他死了,他的同伴不想他死了也没有安身之地,就把他放入了棺中,他的同伴,肯定提前就翻过这口棺材。”老鹰肯定的说。
  “这边还有张老照片,好像还是个……集体照……”妖怪又打开另一张,结果从里面掉出来一张黑白照片。
  我们凑过去围观,那张照片很小,上面的人已经模糊不清了。黑白照的最上面还写着一排很小的白字。
  “大良……淘……民国……十二……色,这是哥老会的集体照吗?你看看。”妖怪把照片拿到唐正操眼前。
  “大浪淘沙,民国……十三绝!”
  唐正操呆呆的看着这张照片,难以置信的说。
  “这又是什么?你知道?”老鹰问。
  “这……是一个民国期间很厉害但是却很神秘的盗墓组织。”唐正操垂着眼睛说。
  “十三绝,就是说一共有十三个人?”妖怪问。
  “对,一共十三人,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他们与当时的各种钱权势力合作,也有自己的团伙,神出鬼没,趁着战乱,下过很多墓,盗出过很多宝贝。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我也只是听到过而已。”唐正操含糊的说。
  “这么说来,这个人,不会就是十三绝之一吧。”妖怪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认真的说。
  “很有可能,不过很奇怪,这些人怎么会和新疆哥老会有关系……”唐正操小声的说。
  我没心情听他们扯那些近百年前的东西,于是坐到宁凡子身边。我靠着墙,浑身酸痛,特别是后腰的那个伤口,更是疼痛不堪。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压缩饼干,这是在车上时刀疤分给我的,当时嫌这东西难吃就一直没拆。也是幸好没吃留到现在,可以充充饥补充点能量。
  “你在车上时就已经醒了吧,这么久没进食肯定饿了,吃吗?”我掰了半块饼干给凡子。
  “谢谢。”他生分的说。
  “你想起来点什么了吗?”我问他。
  他摇摇头。
  “我们两个是一起长大的,从小就特别要好。当时还有野鸡和佳佳,我们四个人,老老一起玩。因为你特别顽皮可爱,大人们给你取了个绰号就叫洋皮皮。两年级的时候你妈妈带着你搬走了,然后我们就渐渐失去了联系。十多年没见面了,奶奶她们还是会经常念叨你,我前些天特挺兴奋,又可以见到你了,没想到却遇上了这个事情……”我对着宁凡子无奈的说。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没关系,想不起来就慢慢想。你只要记住我是你的好朋友就行了。”我边说边啃着饼干。
  没有水的干粮实在是难以下咽,但是如果不吃,就会死得更快。我咀嚼着干涩的饼干,心里自问道:这样子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吃什么好东西呢也不知道分享一下!”妖怪看到我在吃东西,便凑了过来。
  “勾子挪挪。”他说。
  “什么?”我抬头问。
  “把你的屁股蛋子挪挪。”他边说边坐在我身旁。
  我懒得搭理他,也不想动,就分了点饼干给他。
  “还是你小子准备周全,还带了干粮。要是能有点水就更好了!”他把饼干塞到嘴里。
  “嘀——”
  “我靠,都他娘的五月一号了!我说怎么又饿又累又困的,我们在墓里已经整整呆了一天一夜多了!” 妖怪看着手上的电子表,不敢相信的说,
  “五月一号……劳动节……”
  我喃喃的说,心中忽然生出许多郁结之气,我想起了女朋友小红,我的奶奶、小阿姑、姑丈……鼻子一酸,哭又哭不出来。旁边的妖怪还在一直逼逼着没完,我越听越心烦,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吼了他一句:
  “妈的给老子闭嘴!”
  妖怪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发货,站起来问道:
  “怎么了这是?”
  “烦死了!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真是没完没了没完没了了!”我激动的说。
  “我说兄弟,我说什么了,哪里碍着你了吗?你这无缘无故的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呀?”妖怪哼笑着说。
  “你管得着吗?你哪儿都碍着我了知道吗,你,你们!哪儿都他妈碍着我了!”我指着妖怪还有老鹰。
  “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那些都是假的。”妖怪说。
  “放你的狗屁!都是因为你们!因为你们我现在才会在这里!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他妈是老子的生日!我本来可以在家里,和我的家人开开心心的度过这一天,但是现在,我他妈只能呆在这个死人呆的地方等死!都是因为你们!因为你们!这些卑鄙下流龌龊的盗墓贼!你们不是有枪吗?你们打死我吧,你们现在就打死我吧!”我失控的狂吼道。
  妖怪和老鹰听了我的话,起初有些气愤,后来又有点惊讶,最后变得心虚。
  “兄弟,你,你别难过,消消气消消气。哎呀,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你的确是无辜的,但是这个事情吧,也怨不得我们,都是李国强带人抓的你,我们当时要的只是宁凡子。你也的确是个好人,这一路上呢也没少帮我们,想点高兴的事情吧,想开点啊!”妖怪蹲下来拍拍我的肩膀,难得好脾气的说。
  猫哭耗子假慈悲!我在心里骂道。
  这时妖怪把他啃剩下的小半块饼干递过来,说道:
  “这个就当作礼物了,叶丰,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