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四章 胡三爷(part-2)
  “谁?”我和妖怪异口同声的问。
  仇英没理我们,他靠在墓门上,提高了声音,大声说道:
  “塌笼内的朋友,不必升点。这把合着已经有淘沙的了,到别处去吧,这儿不成。”
  仇英说的是江湖黑话,我虽然听不懂,但是也能猜到个大概。
  主墓室内没了动静,仇英等了一会儿,咒骂了一句,继续说道:
  “朋友,你天下都吃遍,把这个零毛碎琴的把合着让给师弟吧!”
  墓室内依然没有动静,我开始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人。心里抱着一丝侥幸:也许,刚才的是幻听呢?
  就在我一厢情愿的安慰自己的时候,墓室内,居然真的有人的声音传出来:
  “你支的什么杆?你靠的什么山呐?”
  那声音轻佻尖锐,既像是男人的又像是女人的,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不由的寒毛直竖,不过心中倒抒了口气,幸好不是文物局的。
  “我支的是祖师爷的那杆杆,我靠的是大浪淘沙的山山。”仇英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呵……”门后面传来一声很轻的冷笑声。
  “朋友,你要不扯,鼓了盘儿,咱都寸步难行。”仇英贴着门说。
  这时门后边传来一阵动静,过了会儿,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咱们走。”
  仇英连忙说道:
  “朋友顺风而去,咱们浑天不见,青天见。牙淋窑啃吃窑再碰盘。”
  “免了。咱们浑天不见,青天不见,有缘自会再见。哈哈哈哈……”那声音说完,里面便传来不断往外走的脚步声,伴随着令人不适的笑声。
  “继续挖。赶紧的!”等里面彻底没有动静之后,仇英低声催促道。他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还继续挖的话,万一他们没有真的走呢?”我说道。
  “不是,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妖怪对我说,“这事儿太邪门了,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才挖到这儿,那不男不女的玩意儿就像是在里面等着我们似的,要真有这么一个人,那我估计就是个住在坟里的人妖啊!还有你想想,要是位置对调一下,我们先到的主墓室,有一伙人来截胡,我们肯定不干呐!到手的肥肉能让它跑了!逮谁谁都不干呐!”
  “那你的意思是?”我问他。
  “我觉得可能是……胡三爷?”妖怪看着我说。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有点道理。虽然这家伙平时说话不靠谱,但是……毕竟我刚刚被那东西恶作剧过。
  “你不是不信这些吗?”我对妖怪说。
  “太邪门了,不信不行啊!你说这瓜狐狸也忒能返乱了。”妖怪咂咂嘴。
  还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你不惹那狐狸狐狸能来折腾我们?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墓门很快就被捣穿,在我们几个合力之下,门上被凿开一个可以通过一人的小洞。里面黑洞洞的,嘎鲁大着胆子往里面探了探,对我们做了个OK的手势。他进去以后,仇英也跟着钻了进去。
  我跟在仇英的后面,爬到一半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拽我的两条后腿。我心想妖怪这孙子开玩笑也不分分时候,正想踹开他的手,却发现自己的腿不能动了,两条腿都动不了了,就像被绑住了一样!我赶紧往回撤,这时我的双手也被抓住了——
  我抬头一看,仇英和嘎鲁蹲在地上,一人抓着我的一只手,他们两个人低着头瞪大眼睛看着我,脸上露出特别诡异的笑容,就像得了甲亢似的。
  “小子,胡三爷挑着你了。你跟着牠去吧!你要是不跟牠去,咱们其他人就都出不去了!”仇英的声音在此时变得沙哑尖细,就像是被刚才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附身了似的,特别恐怖。
  他说完以后嘎鲁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顿时觉得气血上冲,脑袋都快炸了!
  我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摆脱这几个人的束缚。但是越挣扎,越发觉得墓门的那个洞往下压,简直就快压断了我的腰!
  此时的我真切的感觉到生命在快速流失,绝望和窒息感不断涌来,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不清,耳边是尖细却沙哑的扭曲的笑声。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死去!在这一瞬间我想到了奶奶、小阿姑甚至还有……前……
  呃……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不能,绝对不能!
  “呃……呃!啊————”
  伴随着失声的是眼前一黑。
  我已经尽力了,世界再见。

  “饿贼!老四,老四你咋又晕了!”
  一阵熟悉的疼痛感从脸上传来。
  谁他妈又在打我的脸?
  我还活着???
  我睁开眼睛,他们其他四个人围着我。
  “我还活着?”我往后缩了缩。尽量离他们远一点。但是想想又不对——
  这不会又是胡三爷的幻术吧!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刚才过那洞过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犯抽抽,我们还以为你抽羊角风了呢!”妖怪不耐烦的说。
  “我刚才差点就死了!”我把我刚才中的幻觉告诉了他们,但是因为脑子特别乱,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述清楚。
  “这,这不会又是那只狐狸干的好事儿吧!真是欺人太甚啊!”妖怪听完我的话,跳脚大骂道。
  仇英一把按住他让他别说话。
  “不是胡三爷。我们都弄错了,一开始就不是胡三爷!这东西不是从外面带进来的。”仇英说着在墓道内来回踱步,像是在寻找什么。
  “那是啥啊!”妖怪问道。
  “老四,刚才进来的时候,你有没有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仇英问我道。
  “没、没有啊。”我回答道。
  “如果不查清楚你得罪了什么,恐怕那东西还会继续跟着你,指不定什么时候你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仇英的话让我浑身战栗。
  “挖洞的时候我一直在提土,我、我实在没有碰过什么不该碰的啊!”我强调道。
  “是啊,咱们挖土的时候,,除了土还能有啥。”妖怪接话道。
  除了土……
  “我还挖到过几块碎陶片,就在墓道的坍塌口!但是这不是……很常见的东西吗……”我想了一会儿说。
  仇英走到坍塌处,他在那里拨弄了一番,忽然看到了什么东西,手像触电一样收了回来。
  我们围了过去,只见坍塌处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散落着几块带颜色的陶片,仔细看,陶片上好像画着一张奇怪的脸。
  “你的腰怎么样?”仇英问我道。
  “有点疼,但还好。”我摸了摸自己的腰。
  “老大,这是啥玩意儿啊!”妖怪好奇的问。
  仇英没理妖怪,而是看着我打量道。
  “小子,你这命够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