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七章 真叫人头秃
  那边仇英的头上少了一大片头发,这边妖怪护着自己的头说道:“额贼我这儿怎么也少了一块!老四,快快帮我看看!”
  只见妖怪的左耳上方明显的少了一圈头发!
  我连忙往自己的头上摸了摸,心中大感不妙——我的头顶也少了一小块头发!
  不光是我、仇英和妖怪,噶鲁和凡子的头上也出现了头发缺少的现象!
  我看了眼那箱子里的团发,越看越邪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些头发看起来又多了一些……
  我挠了挠头皮,墓室里一共就我们五人,这头发是怎么少的!总不能是我们中谁没事偷摸着剪同伴的头发吧。而且即使是有人剪我们的头发,我们也会有所察觉!特别是像噶鲁这样的寸头,取他的头发难度最大,可是连他也是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缺失!这就很难解释了!
  “这不会就是那个叫魂的妖术吧!”我把大衣后面的帽子罩在头上,本能的问仇英。
  这其实是一个思维的惯性,正讨论着头发和妖术这个事情,结果说着说着我们自己的头发少了,大家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自己会不会也中了妖术”。我的心里是既觉得有点荒谬,又……将信将疑。
  只要一想到我的头发正在被某种未知的东西吞噬着,我的心里就特别不舒服,那会是一种什么东西呢?难道是地上的小纸人?我这样想着,脑海中开始浮现出类似鬼魂的东西,它们似乎正坐在我们五个人的脖子上拨弄着我们的头发……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一身冷汗,可见想象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妖怪把自己的头裹得里三层外三层,活像个非洲难民,他不以为意的说:“可拉到吧!这人都死了一百多年了,要我们的头发做啥!难道拿了我们的头发他能活过来啊!”他说完这个话愣了一下,应该是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随后又低声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感觉有点头昏眼花呀,额贼,这老变态不会活过来吧!”
  仇英板着脸,他从噶鲁的背包里取出一个罐子。
  “这是加了雄黄的黑狗血,你们快把它擦在头上!”仇英边说边用从罐子里倒出来的狗血像是打发蜡似的揉着头发。
  我们几个一一照做,妖怪抹得特别多,从仇英微微皱眉的表情来看,这小子应该用掉了大半罐狗血。血顺着他的头发流得满脸都是,那模样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他刚刚被四五个啤酒瓶爆完头。
  我看着他的模样想起一个成语:狗血淋头。
  这是真——狗血淋头啊!
  凡子在一旁看着我们擦头发不为所动。仇英把罐子递给他,他淡淡的说:“我不需要。”
  仇英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收起罐子。
  妖怪见状冷哼一声,嘟囔道:“大b哥就是大b哥么……”
  凡子瞥了瞥妖怪,像是想到什么,开口道:“是飞蛾。”
  妖怪皱着眉头:“你在说些啥!什么飞蛾?”
  宁凡子问仇英借来了那双发黑的银筷子,他拿着银筷拨撩着妖怪糊满狗血的头发。
  妖怪正要发作,凡子却从他的头发里夹出一斑灰尘,那“灰尘”扭动着翅膀拼命挣扎着,真的是只带有伪装色的飞蛾!
  “我观察了很久,是这东西在吃我们的头发。应该是从木箱里飞出来的。”他说着,一把夹碎小飞蛾圆鼓的肚子,只见那肚子里除了墨绿色的汁液,剩下的都是一小根一小根短短的头发。
  我看着这浅黄色的虫子,忽然恍然大悟:“这不是衣蛾吗?以前家里的衣橱柜子里很常见呐!这东西喜欢吃纺织品,看来是在那箱子的头发里大量繁殖了。”
  妖怪责备凡子道:“老幺,你咋不早点说,你早点告诉咱们,咱还抹这狗血干啥!”他擦着满脸的狗血,又说道:“这虫子钻了那箱子头发又在我们头上爬来爬去,咱们会不会中毒啊?”
  “这东西不咬人,你别再碰头发不就没事了。”我回答道。
  “狗日的,等它们吃爽,我们不都秃了!”妖怪翻了个白眼。
  仇英看了眼时间,打断我们说道:“看来今天只能到这儿了,你们把地上那些棺材钉放到棺材内,盖上棺盖,恢复原样,咱们要撤了。”
  “走都走了我们还得给他恢复原样?”妖怪诧异的对仇英说。
  “这是淘沙的规矩!”仇英瞪了妖怪一眼。
  “嘿你们淘沙的可真是,茅坑里面挂个钟,有始(屎)有终(终)啊!额贼……”妖怪一边帮着抬棺盖,一边没完没了的发牢骚。他别在胸前的那盏照明灯的光斑在对面的墓壁上晃来晃去,隐约间我的眼睛好像扫到那墙上的几道裂缝中杂乱的塞着什么东西。
  “额贼,臭小子你中邪了!砸到我的脚了知道吗!你跑到那去干啥!”
  一瞬间我整个人就像不受控制的跑了过去,完全把妖怪的不悦抛在脑后。我的手刚碰了下那个裂缝,旁边的墙体就哗啦哗啦的往下掉,再往墓壁内看,里面居然堆满了破旧褪色的线装书!
  “你们快过来,我找找到了!在在这儿!”我的内心一阵狂喜,真没想到这些珍贵的记录居然被我找到了!
  他们四人马上围了上来,也是又惊又喜。
  我们把这些书从墙壁内捧出,我顺手抄起一本,随意翻看了一下,书内有手抄的文字也有画的配图,还有大量的空白页没来得及抄的。
  我越翻越觉得不对劲儿,心中的欢喜一下去了大半——
  这书上潦草的繁体字我一下子认不全,但是里面的配图我能够识别。这配图画的都是男男女女,光着身体撅着屁股岔着腿抱在一起……
  “这内容,不对呀!”我对着仇英说道。
  “《花荫露》?这啥玩意儿啊!你这本儿是啥!”妖怪把他手里的那本书随手一扔,皱着眉头问他旁边的噶鲁。
  噶鲁尴尬的说:“《飞花艳想》……”
  我把我这本翻到扉页,只见扉页的左下角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小字:
  《肉蒲团》。
  “靠!搞了半天,这都……黄色小说呀!我就知道这老变态没憋啥好屁!”妖怪满脸鄙夷,又是气又是无语,“老四你这都找的是啥!赶紧烧了,真是辣眼睛!”
  仇英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马上他阻止妖怪道:“不能烧!这些书得带回去。”
  “还带这些玩意儿回去干啥!我说老大,你不会真觉得这些带颜色的书和那份墓葬记录有关吧?还是说你……也好这口啊!”妖怪打量着仇英道。
  仇英边捡书边说:“如果这只是一般的情色小说,张硕之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把它们藏在墓壁内?”
  “得得得,我也争不过你,反正你有你的理!不过也好,有点东西拿上去总比两手空空的好,到时候老鹰问你挖到了没?你跟他说,挖到了!都在这儿呢,你一本一本看吧!看不懂还带图片的!可劲爆了!”
  要说妖怪这张嘴也是真的厉害,他不带喘气的损了仇英一通。
  “来搭把手,咱们把棺盖盖上,趁早上去!”趁着妖怪打嘴炮的功夫,我叫上凡子,我们俩一起把张硕之的棺盖合上,移到原位。
  等仇英和噶鲁收拾完书,我们正准备出去,凡子却愣在了棺材前。
  我问他道:“怎么了?”
  “你看。”他指着棺盖。
  那块棺盖因为年代和人为破坏的原因早已破烂不堪,虽然它被我们挪来挪去,但是一块不起眼的棺盖,没有人会因为挪动它而在意它。
  现在凡子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东西上面,我也不禁开始仔细观察起这块棺盖。
  这上面的黑漆稀稀拉拉,大多数已经剥落,露出里面的木芯。在那木芯的表面,有许多人为的刀痕,连起来看,好像是几个潦草的简单字体。我看着这几个字,总觉得在哪儿见过,我正思索着,身边的妖怪大叫道:
  “这不是亚组墓里那块铜墓志铭上刻着的三个日本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