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九章 乱梦(part-9.1)
  王志荣受到指责,不服气的说:“你地追住我地我地唔跑点得啊!我地新I军就无投降嘅人!为佐我地先打*仗?边个会天生中意打*仗啊!如果有饱饭食,边个会将个头挂系裤腰带度去学人参*军啊!你地屋企系东北,我地唔同,我地系要背井离乡噶,你知道广东离呢度有几远嘛?你地挂住屋企人,唔通我地就无屋企人咩!我都挂住我丫妈啊。”
  第九章 乱梦(part-9.2)
  坐在梁灿身边的一个广东兵低声自言自语着:“指责来指责去有滴咩意思呢,当乒唔系就为佐稳餐饭食姐嘛?我之前都不过系个佛山嘅普通工人啊,呢几年钱都唔值钱喇,饭都快无得食喇,实在没办法啦我我先去参*军,三个大洋。我唔识得阿灿啊,距系个孤儿仔,我丫爸重病啊,我老婆个肚八个月啦,上面一声命令落黎,我唔离开距地都唔得啊……我宜家发梦都想翻去啊,我个仔连老豆都无见过啊!困系度,惨啊,比死仲要难受啊!”
  第九章 乱梦(part-10)
  周围的白雾稀薄了些,就像游戏的画质一下子变好了。我依稀看清了他们的模样。
  小宝是一个稚嫩的十三四岁的孩子,他现在正满脸扭曲的痛哭着。
  梁灿坐在地上,满脸落寞的发着呆。
  黑娃吴大鹏是个独眼龙,这会儿他正抹着从一个眼睛里流出的泪水,那模样,说实在有点好笑,不过我笑不出来。
  这些人一个个都穿着臃肿破烂的军装,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带着伤,现在,他们正或是悲伤、或是激动或是迷惘亦或是冷漠的沉浸在自己的过去之中。
  他们都是谁,他们在这里干什么?打仗?我又感到一阵晕眩。
  第九章 乱梦(part-11)
  我摇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这不就是一片山吗?你们怎么就困在这里了呢?”
  “当初咱们是追着他们到这儿来的。”谢大柱指指梁灿他们,“那天雪下得老鼻子大了,咱们追着他们,也不知道到了哪里,起了一阵很大的白雾,然后我们怎么走都走不出不去,就一直被困在这儿。开始的时候吧梁灿他们还避着我们,可是谁都走不出去,后来干脆就我们双方停战了。想个办法等出去了再打,可是就是出不去。走来走去吧就是这片迷雾,跟迷魂阵似的,比蹲笆篱子还难受!”
  “不会吧?我怎么觉得还好啊。”我说着,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周围的雾并没有谢大柱说的那么夸张。
  “还可以?你可以见得到一米以外滴野咩?”梁灿问道。
  “能啊!这前面不就是一条小溪吗?”我对着梁灿说。
  那梁灿不相信,我指着那条小溪让他过去看,但没想到他走着走着又绕了回去,就跟转圈似的。我拉着他往小溪那里走,可没走两步,他像是被一股什么力量拽住,又开始往回走。
  我试了好几次,拉着不同的人往小溪方向走,可是他们每次都会在走了没几步的时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住。我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片雾就是在他们的活动范围内浓一些,到小溪那里就没有了——
  他们看起来,像是真的被这片迷雾给困住了!
  “你们不会是碰到鬼打墙了吧?”我下意识的说。
  这些士兵不信邪,又来来回回试了好几遍。
  虽然他们很渴望走出去,可我看到的只是他们来来回回的原地打转。
  “这不对啊!你怎么能出去啊!为啥俺们不能!”小宝拉着我急道。
  “我不知道啊!”我也感到奇怪。
  “连长,这可咋整啊!咱们一辈子就困在这儿,出不去了吗?”大柱手下的一个小士乒急道。
  “叶大哥,你能出去对吧?”谢大柱拉过我,一脸绝望的问。
  我点点头。
  “你要是出去了,你就让富贵、铁蛋儿他们来找咱们……”他的眼睛中生出一丝丝微弱的希望。
  我连连答应。
  “兄弟,靠你了!”梁灿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
  临走的时候,黑娃塞给我一条玉坠子项链和一个压扁的罐头,让我给二妞。他还说如果实在找不到他们,就让二妞她妈翠花找个人再嫁了,但是绝对不能委屈他家二妞。
  见黑娃塞东西给我,其他人,都纷纷塞东西给我,没东西的就让我带口信。这个时候,大家的心中已经完全把战争抛在脑后了,他们更牵挂的是自己许久未见的亲人们。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迫切的样子,学着妖怪的口气,拍拍胸脯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把大家救出去的!”
  等等,妖怪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