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十章 闹剧(part-3)

  “你来这儿干啥!”妖怪问道。
  “这是咱们村子!我来找找人帮忙!”我连忙回答道。
  “少他妈给我扯犊子!装神弄鬼这套不项楞!”那个中年壮汉看破了我的计量,直截了当的说道。
  然而王富贵还有方贺年这几个老人听了我的话就像产生了化学反应一样!
  “等会儿!虎子你等会!”他们一把拦住中年壮汉虎子,王富贵转头问我,“你说你是谁!还有你这王八盒子哪儿来的?!”
  “我叫叫吴大大鹏!这枪就是我我的!”我俯视着他道。
  方贺年和姚广海面面相觑,他们走到我面前,看着我道:“你怎么证明你是吴大鹏?”
  我愣了一下,蹲下来对他们说:“我怎怎么证明!你你们都都是外地的吧!咱咱们村的人儿,你随随便找一个出来,谁不认识我黑黑黑娃呀!”
  我还没说完,谢小柱老人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说你是黑娃,那大柱呢?”
  “你咋咋知道我的小小名?!你还认认识大柱?!”我睁大张开的一只眼睛故作惊讶的看着他。
  “大柱是我哥!我是小柱!”谢小柱回答道。
  “你说你是小柱?扯扯犊子呢!我我们46年参的的军,走的时候小小小柱才八岁,你看你你这老头都快八八十了吧!你说你是谢小柱,谁谁谁谁信呐!”我指着他说。
  “现在已经2016年了大爷!这已经过去整整70年了!”妖怪适时补充道。
  “你说啥!70年?你蒙蒙谁呢!难道我我们在那后山呆了69年了?”我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们。
  “是啊,是69年了!”妖怪说着,指着谢小柱介绍道,“这位真的是谢小柱,是谢大柱的弟弟!”
  “啥?难道叶叶丰兄弟说的是是真的?”我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们。
  “是啊!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妖怪解释道。
  我表现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看看妖怪又看看谢小柱,王富贵。
  “你真的是小小柱?”我拉住谢小柱问道。
  “是啊,是我啊。”谢小柱回答道。
  “你你这倒霉孩子,刚出生的时时候吧得个天花差点嗝屁了,居居然活了这这么大岁数了?”我问他。
  “你、你真是黑娃哥?”谢小柱有点激动。
  “你真是黑娃呀?”王富贵、方贺年还有姚广海拉着我,也是一脸激动。
  “你们是……难难道你们是……铁蛋蛋儿……还有还有……?”我从桌子上跳下来,指着他们。
  “我是富贵儿……”王富贵哽咽道。
  “我是大海……”姚广海抹着眼泪。
  我瞪着一只眼:“你你们咋咋都变变样了呢……这么说,我我还有大大柱他们,真的在后后后山呆了69年?那我们,我们岂岂不是已经……我,我们……”
  三个老人此刻终于完全相信了我,他们一个个眼泛泪光。
  “兄弟啊……”随着一声呼唤,我们四个人抱在一起。
  这时,朱孝文从人堆里走出来,他拉开三个老人,说道:“你们仨糊涂啊,这小子分明是装的,他说的这些不就是咱们昨在酒桌上唠的吗?!”
  眼看情况不妙,我指着朱孝文问道:“你你谁呀!”
  “这是朱孝文。”谢小柱小声的对我说。
  “朱朱孝文!原来是是你小子,你也也配活到现在!”我指着他轻蔑道。
  “小子你别演了!这招对我没用!”朱孝文正色道。
  我指指他,哼笑道:“你你这小子真真是这么多多多年还是这副副德行!现在挺能逼逼逼逼的,当当年征兵的时候你死死哪儿去了!就知道整巴豆往往你那的得儿上摸摸了吧!”
  我的话音刚落,村民们一片哗然,朱孝文脸色一变,顿时没了底气:“这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你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瞎说啥呢!”
  我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我我瞎说?这事事儿儿咱们村谁谁不知道啊!你看你你你这怂样,老老子最看不惯你!”
  “黑娃大爷,你这,和我老弟叶丰是咋碰上的!”妖怪见我和几个老人扯远了,连忙把话题带回来。
  “你你是说叶丰兄兄弟?哎!这个说说说来话长,那那天柱子和我还还还有其他几个弟兄不是追追着几个新一军的兵油子上山去了吗?结结果不知道怎么着,被困山里了,那那里起了一一阵白雾,我们怎么走都走走走不出去!昨天叶兄兄弟从山上掉下来,他说他认认识富富贵儿大海还有铁蛋,我我们就托他出来让让富贵儿你们来来找咱们。他走走走的时候吧我心里特着急,就想快点儿出出去,不知怎的就就就跟着他出出来了……”我把我的遭遇添油加醋的改编了一下告诉他们。
  这时有人搀扶着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太太挤进人群,那老太太满头花发,手里拿着一只旱烟,看见我后,直奔我走过来。
  “娘!你咋来了呢!”中年壮汉虎子见到老太太愣了一下。
  “你给我起开!”老太太呵斥着推开虎子,随后声音颤抖的问几位老人,“叔啊,听说我爹回来了!”她虽然问着老人们,那眼光却盯着我。
  老人们指指老太太又指指我:“这是……这是……你爹。”
  我起初慌了一下,随后镇静下来,对着老太太叫道:“妞啊……
  “爹呀,你可回来啦!”
  老太太扑在我身上,嚎啕大哭。
  这种积压多年的感情一旦爆发出来,是非常有感染力的,我和她抱在一块,简直一秒钟就被她传染了。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穿着花棉袄,在雪地里追着自己马上要去参军的父亲的小女孩的模样,心里不是滋味,。
  “二妞,你是是你你真真是二妞啊?”我捧着二妞老太太那张饱经风霜的脸,泪流满面,“我走的时候你才三岁,我我当时我就记得你那小小脸,冻得通通红通红的,你看你现在,都都这么大了……你妈翠翠花呢?还在吗?”
  “妈早没啦,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爹没娘,我命苦啊……爹啊……”
  我们二人激动的紧紧抱在一起,父女相认的场面几乎感动了在场所有人。
  等缓和一点,二妞把她儿子虎子拉过来:“爹,这是我儿子虎子,虎子,快叫姥爷。”
  “娘,你这,这孙子就是个骗子!他昨天晚上还挖我们家祖坟呢!你别给他骗了!”虎子一脸难堪的说。
  “你这小瘪犊子,你胡说啥呢!!你姥爷挖咱家祖坟?这叫串亲戚懂吗?你管我爹叫孙子?瞧给你能耐的!”
  二妞听了虎子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拿着她的旱烟管,打的虎子到处乱窜。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叫了我一声姥爷。
  妖怪那家伙见状差点笑场,让我一眼给瞪了回去。
  我们说话的功夫,一辆警车驶过来。
  警察到了。
  我心想着一定要把警察打发走,于是拉着二妞还有王富贵几人匆匆说道:“你们一定要去后山啊!把把大柱小宝他们都都救出来!”
  说完我倒地“昏”了过去,妖怪连连掐我的人中,又把我给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