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刀疤就死在刻满大标语的那段通道里。地上流了一大片鲜血,刀疤的脖子被深深地割开。他的手里紧紧握着把带血的匕首,双眼圆睁,皱着眉头,看起来很痛苦。

  “他大爷的,你们想黑吃黑是不是!这他娘的哪个孙子干的!”秃子两眼发红,拿出黑星手枪指着老鹰。

  气氛突然变得很紧张。

  “黑吃黑?你们连个墓道都没找到,我们有必要黑吃黑吗?”不等老鹰发话,妖怪从大衣里亮出把AK47,“我看,是你们窝里讧想栽赃嫁祸吧。”

  “阿涛你干什么,把枪放下!”小胡子连忙喝止了秃子的行为,对着老鹰说,“老鹰,我什么底细你最清楚,这几个兄弟跟了我二十多年,绝对不会有问题。但是刀疤的死,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不是自杀。”

  “刚才你们几个是不是在这里有所逗留?”老鹰沉默了一会儿,侧头问妖怪。

  “就是瞎扯了两句,口号什么的,他也在场。”妖怪收起枪,指指秃子。

  “还有谁在场?”老鹰问。

  “阿昌,刀疤脸,还有他们这个新人。”妖怪指指我。

  “也就是说,他是在那个时候被你们当中的某一个人给杀了。”老鹰分析道。

  “当时我和秃子在争论,所以我们两个没有时间杀人,阿昌是第一个发现刀疤脸失踪的人,如果是他干的,他大可以不说。所以……”妖怪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把矛头指向我么!
  “这,这不是我干的!绝对不是我干的!”我大声辩解道。

  几道手电光一齐射向我,秃子恶狠狠的说:“不是你,难道是鬼吗!”

  强光的背后,我感觉到他们正拿着一支支枪指着我,似乎下一秒子弹就会打穿我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压抑和绝望扑面而来。他们步步紧逼,我连连后退,这时,我不知被什么跘了一下,失去重心跌坐在地。

  只听“呃……”的一声从我屁股底下发出。

  听到异响几只手电筒从我身上移到地上——

  只见我的屁股底下躺着一个人,他蜷缩着护着脖子,在他喉咙口,一边锋利的匕首几乎连根莫入!

  “阿昌!”

  小勇惊愕的叫道。

  被刺伤的人正是阿昌。

  “没死,昏过去了!”妖怪探探阿昌的鼻息对老鹰说。

  “等等,这把匕首,是刀疤的!”秃子突然大叫一声。

  当我们回头去找刀疤手里攥着的那把匕首时,他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们可看清楚了,阿昌的喉咙里插着的是刀疤的匕首,我刚才站在胖子后面,最外围,根本拿不到那匕首!这人绝对不是我杀的!是你们中有人拿了刀疤的匕首想杀阿昌!因为阿昌知道是谁杀了刀疤!”我壮着胆子,指着阿昌,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现在无疑是洗清嫌疑的最好机会。

  “谁会去拿刀疤的刀,大家都有防身武器,再说,这么明显的动作,那么多只眼睛看不见吗?”妖怪正色道。

  “那是谁拿的!那就是鬼拿的!”我特意大声强调了“鬼拿的”这三个字。

  众人都不再说话,深邃的防空洞一片死寂。

  我舒了口气,心里却不寒而栗。

  “当年,挖这个防空洞,隔壁那条道挖到一半塌了,压死好几个人,我们救人的时候,没有找到尸体,却挖到很多人形的树干,那姿势像是跪着,在做法事,总之特别诡异,后来,夜里的时候,防空洞的深处常常传来隐隐约约的谈话声,而其实里面根本没有人,有天夜里,我们中的一位工友莫名其妙在这里自杀了,死前疯一样的大叫另一个工友的名字,就是塌方事故中去世的其中一位,再后来可能是连领导都觉得这地方太邪门儿,就弃用了……我们这儿,除了刀疤和阿昌两人的两处伤,没有人身上挂花了吧。”胖子把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听得出他在发抖。

  我听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不由脊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