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阿昌的脸惨白无比,他的眼窝凹陷,两颊干瘪,完全和之前判若两人。那把匕首还插在他的脖子上,伤口的血迹由鲜红变成了黑褐色。

  突然,他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几乎就在那一瞬间,一连串的子弹打穿了他的身体!他的喉咙被打烂,头颅摇摇欲坠,那飞溅的血肉像是污泥般甩在我的脸上——

  老鹰默默收起枪,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出路。”他冷漠的说。

  此时此刻的我,莫名觉得十分悲凉,虽然老鹰的举动没有做错,但我的内心却受到前所未有的撼动,我感到自己就像一颗被狂风吹起的野草,没有落脚的地方,没有依靠,没有朋友,没有人可以相信,就像只黄狗被人牵着走。在黑暗里,我仿佛看到那群盗墓贼一张张没有五官的脸,以及手里端着的枪,也许会在下一秒,就把我打死,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如同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我这个人一般。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但这就是现实!
  “这里有条暗河!你们快过来!”胖子在洞穴深处冲我们喊。

  我们走过去,一条一米多宽的小河紧挨着穴壁,与其说是条地下河,还不如讲是个小水沟,顺着它的流向看,它的源头被埋在洞穴西北角的斜坡尾部,它的去处不得而知。

  “小宁,你看看,这里,有没有可能会有出口?”老鹰叫道。

  此刻的唐正操正蹲在地上研究一块石头,听到老鹰叫他,就招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这是什么?”老鹰问道。

  “瓦当,水里捞出来的。这上面刻着一种古老的图案,叫做?纹。”

  “夔纹?”老鹰反问。

  唐正操把瓦当递给老鹰,说道:“夔纹一般刻在青铜器上,商周时期比较常见。古书上说,夔,神魅也,如龙一足。就是说,这种动物,与传说中的龙非常相似。这种图案,不可能出现在拜火教信徒的墓葬中。夔纹是古时王权甚至神权的象征。地下河里出现这块石头,只能说明这座山里极有可能埋葬着一座帝王极的陵墓,而且离我们很近,很近。”

  听完他的分析,大家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那你倒是看看,墓的位置在哪里。”老鹰面露微笑。

  唐正操巡视着周围,我就站在他斜对面的位置,我们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在他眼里,我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安。
  “挖到了!”

  黑暗中,盗墓贼们欢呼着。

  在西北角的斜坡顶部往里两米深的位置,如蛋壳破碎状的穴壁下方裸露出一个小洞,那应该是地震、塌方和流水侵蚀造成的。

  “错不了,就是这嘞!”秃子正准备钻进去。

  “小涛!”小胡子拦住他,然后对我说道:“小叶,你先进去探探路,没什么情况就拿手电往我们这边画个十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判了死刑。然而我并没有害怕,说实在的,绝望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反正横竖都是个死,只是很遗憾,只能死在这么个破地方。

  我钻进盗洞,前方,一片未知正等着我。
  第六章 光芒中的坟墓
  幽长宽阔的墓道,充斥着腐烂和发霉的味道,两边是凌乱的木块、兵器和衣不附体的尸骨,此时的我已经不再恐惧尸体了,在阿昌的血肉飞溅到脸上的那一刹那,我就仿佛被注入了某种麻木的抗体。

  根据时间推算,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是后半夜,而整个通道里却闷热不堪。周围静得可怕,只有我那轻微的略带犹豫的脚步声在通道内回荡着。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诡异的画面,不管是在书籍里还是在电视里,从来没有,墓道的顶上,居然挂着会发光的丝线般的垂帘。起初我以为那是鬼火,三三两两的垂挂在墓道的顶部,并且越往里面走,发光丝线就越多,但是看着这奇特的画面,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正当我的注意力被这神奇现象吸引的时候,在墓道中间,出现了一条神秘的小河,直通墓室,那河犹如镜子般没有一丝波澜。墓道上方点点微弱的亮光倒影在小河上,就像一条星河,如果这不是在盗墓的话我会以为我在参观某个旅游景点。

  这真的是一座坟墓吗?谁会在自己的墓里挖一条小河呢?我在心里问自己。

  见墓道里没有异样,我转身走了几步朝盗墓贼们的方向画了个十字——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我赶紧把手电筒打向墓道内部,凝视着越来越明亮但却朦胧的墓道最深处,在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窥视我。这是一种真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到它,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它。在陷入绝境的时候,人的第六感往往无比准确。我感觉,在墓道里,除了我们这些人,还存在着别的人,也或许,那不是人,而是另一种未知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