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蝴蝶劫】——累世纠缠的恐怖轮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分类:鬼话

  蝴蝶儿,远天涯。
  三生沧海不相随,爱憎尽别离。
  殇饮千钟醉,谁人入梦来?
  铺笺研墨落书迟,又叹愁锁眉。

  一切都从那个恐怖的梦魇开始!

  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柳婉兒背心发梢全是汗水。那个梦境困扰她快一个星期了,每一次醒来,她都莫名恐慌,眼里忍不住盈满泪水,抓紧被子瑟瑟发抖。

  梦里,江帅的黑色路虎揽胜在宽阔的公路上失控打转,似脱弦的利箭,一头撞上前面的大货车。剧烈的撞击,让车头扭成变形金刚。而江帅,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手臂用尽全力向前伸着,似想要抓住很重要的东西。可是,除了空气外,他什么都没有抓住。

  “江帅!江帅!你一定要好好的!”柳婉兒咬住嘴唇,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个噩梦不要成真。


  

  3 一世一轮回

  “婉兒!我……!”江帅捂着嘴,疼得吐词不清的看着柳婉兒。眼前的女人满脸是泪,眼里全是隐忍的痛苦。正飞快抓起锁,把玻璃门关上,也把她自己的心门给关上。

  “江帅!我求你了!你走吧!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无意伤害更多的人,我只想这样静宁的把微少养大!我不要过那轰轰烈烈的生活,放手吧!这样对我们都好!”

  “我接毛毛虫去了!等下他要看见你在这里,又会乱想的。你自己先回去啊!路上开车小心点儿!回去好好待娇姐,忘了我这个无情的人吧!”

  柳婉兒说完,也不待江帅回应,捂着嘴转身,留给江帅一个绝决的背影。

  江帅看着近在咫尺的柳婉兒,心底有悲伤弥漫开来。这么近,却那么远,远到自己不管怎样努力,都留不住她。十年前留不住,十年后的今天,同样留不住。这天涯咫尺的距离,成为自己一生也无法逾越的鸿沟。

  可是,又能怎样呢?江帅无奈地摇着头,转身走向自己停在路边的路虎。柳婉兒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她有着与她外表不符的倔犟。因为深爱,江帅只有尊重她的选择,他舍不得看见她难过的样子。

  如果,他俩都能预知道后来的事,也许都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会冲破所有世俗的阻力,相守在一起。可是,他们都没有预知的能力,人生没有从来的机会。

  想到这里,柳婉兒的心就觉得莫名心慌。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下时间,才凌晨四点过,离她每天六点起床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想睡又睡不着的柳婉兒打开网络,缩在被窝里开时折腾手机。

  手机的短信箱里,躺着江帅出现来的所有短信。柳婉兒从来没有回过,但也舍不得删,就任它留在收件箱里。就如此刻样,夜深人静时,指尖慢慢滑过,从那些鲜活的文字里,去读江帅的深情。

  一条条的信息划过,柳婉兒心底升起了一丝暖意。毕竟,她和江帅都还深爱着彼此,从来就没有把对方真正放下过。

  “得给它们找个永远的家才对,不然,哪天手机掉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柳婉兒纤长的指尖划开常去的天涯社区APP,在部落页面上面点击了注册。她要注册一个私密部落,在里面存下和江帅曾经有关的所有甜蜜时光。

  “红尘小筑!”柳婉兒敲下这四个字时,嘴角又升起调皮的笑意。在她的心底,一只希望能又一方净土,容下她和江帅。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烦恼和忧伤,只有欢声笑语。

  募然,想起了什么。柳婉兒掀开被子,光脚踩在木地板上,掂起脚尖蹦到窗边。轻轻掀起窗帘的一角,偷偷往楼下瞄去。

  果然,不出意外的,昏黄的路灯下,江帅的路虎正停在对着她窗户的公路边。江帅坐车前盖上,像雕塑样呆呆地望向柳婉兒的窗户。

  “这个呆瓜!前天才给毛毛虫送了生日礼物,这会儿又来了。唉!病得真不轻!”

  柳婉兒看着江帅,轻声嗔道。可眼角,却有泪珠悄然溢出。她本非铁石心肠,江帅所做的一切,又怎会不被感动。只是,想到他那才几个月大的女儿,柳婉兒心就一阵痛。除了和江帅咫尺天涯的俩俩相望,她又能做什么?

  泰戈尔曾说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可放在柳婉兒和江帅这里,却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我们彼此深爱,却不能在一起。

  些许是感觉到了柳婉兒的目光,江帅拿起手机,飞快在键盘上按着。等他放下手机时,悠扬的《化蝶》声在柳婉兒手机上响起,它在提醒柳婉兒,有短消息进来。

  柳婉兒轻轻放下纱帘的一角,隔着夜空,她依然没有勇气与江帅炙热的目光相接。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飞快下楼,扑进江帅宽阔的胸里,放声痛哭。

  划开手机,江帅在问﹕“婉兒!是你是又做噩梦啦?见你房间的灯亮好久了!记得穿好鞋子,别光着脚在地板上乱蹦,会着凉!”

  柳婉兒再也忍不住,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江帅还是那么了解他,仿若在房间里安了摄像头般,能窥见柳婉兒的一举一动。

  柳婉兒想了想,还是和之前一样,咀嚼着江帅的每一个文字,依然不回复。只是,她听话的蹦回了床上。双腿瑜伽姿势盘上,拉过被子盖上膝盖。然后又点开天涯APP,把江帅刚发的信息给搬进了红尘小筑。

  “婉兒!我知道你没睡!我猜你是不是躲在窗帘后偷窥我?我告诉你啊!要看就大大方方看吧!谁叫本大叔长这么帅!又恰好是你的菜呢!我很高兴被你不转眼的盯着看!”

  见柳婉兒久未回信,江帅的短信再次在化蝶声中抵达。似猜到她在伤心般,他轻巧用臭屁地语气把柳婉兒逗得破涕为笑。

  “孔雀!就不理你,看你能把我咋滴!”如同江帅所期盼的那样,柳婉兒在看完信息的那瞬间,脸上就已雨转晴。当然,江帅的这条信息又被复制粘接进了红尘小筑。

  “婉兒!你知道我今晚在想什么吗?你还记得我们从认识到现在有多久了吗?十二年,整整十二年!时间过得真快呀!你在我的眼里,还是十二年前初见时那个需要人呵护的小女子。只是,我却变成了胡子拉碴的大叔,岁月不饶人呀!”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十二为一轮回,我们都经历了一个轮回了。这个轮回我们已经错过,下一个轮回,我们不要再留遗憾,厮守在一起到老,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