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蝴蝶劫】——累世纠缠的恐怖轮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分类:鬼话

  53 此消彼长

  江帅面见柳婉兒眼泪汪汪的样子,不由心疼,忙飞到她手臂上停下,安慰道。随即,又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他怕自己会伤害到她。

  “我不怕!只要你好好的,我愿意你吸走我身上的阳气!”柳婉兒眼中满是坚定地目光,并不在乎和江帅相处带来身体上的危害。

  “可是我不愿意!我爱你!更舍不得看见你身体虚弱,时间长了,真的会要你命的!乖!下次睡觉时别在把我放你床头了,就让我在阳台上。”

  “再说了,你这里供奉得有观音佛像。我不但没有觉察到应收的压迫,反而觉得体内气息越来越纯正,阴气也不像初时那么虚弱。应该是观音大师在可怜我,暗中渡化吧!我想,再过久些时间,我就能不在依赖蝴蝶,自由出现在你身侧了。”

  “真的吗?太好了!那还要多久你才能自由幻形?”柳婉兒听江帅一说,之前沉郁的心情一下大好,追着江帅问道。

  “这个我现在也说不准的。我只是凭自己感觉在说。我也很希望那一天早点儿到来,这样就没太多束缚了。”

  江帅见柳婉儿开心,他也跟着开心起来,煽动翅膀,绕着她翩跹起舞。

  果真如江帅所说,在天气越来越冷的某天凌晨,当柳婉兒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时,看见江帅正从阳台上大步过来。见柳婉兒满脸泪水,忙将她搂进怀里。

  “又做噩梦了吧?有我在这里!别怕啊!”

  “江帅!你可以出现了,我不是在做梦吧?”柳婉兒仰起脸,眼里还带着泪花儿。闻着江帅熟悉的气息,有些不相信地追问道。

  “傻瓜!还这么笨!不是我还能有谁?怎么?又梦到我出车祸的现场了吗?”江帅轻轻帮柳婉兒凌乱的头发理顺,柔声问她。

  “嗯!”柳婉儿把头靠在江帅的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情绪得到安抚,慢慢镇定下来。

  “要不明天去看看师傅,问她老人家,有啥好的办法能让我从梦魇中走出来不?我真的不想每天都被这样折磨,我觉得我都快得精神分裂症了!”

  “好的!那你明天把毛毛虫送到学校去后就直接过去吧!看着你这样天天哭着醒来,我心里也不好受!”

  江帅还和生前一样,爱柳婉兒胜过了自己的生命。是以,也希望她能早日从那梦魇中解脱出来。

  当柳婉兒被梦魇折磨时,重庆,相同的时间,谭娇也被噩梦纠缠着。至江帅离去后,她就不曾睡安生过。总是做一些千其百怪的梦,不同的梦境里,却总是相同的内容。她总被人追赶着,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也看不清是谁是身后追她。

  每一次从噩梦中醒来,谭娇都是浑身冷汗。大开着房间内所有的灯,生怕再睡过去,陷入梦境中不会醒来。她攥住垂在胸前的挂饰,在掌心摩挲着,期望能缓轻内心的恐慌。

  这个奇怪的挂饰是作天在街上,一身着苗人服饰的女子硬塞在她手心的。谭娇对突然出现的苗女些奇怪,正要开口拒绝。谁知那女人扔下句“我会再来找你的,你最好把它戴在身上,不然噩梦会更恐怖!”转身就走。

  那苗女这突然冒出的话让谭娇一怔,寻思苗女怎么会知道她晚上在做噩梦?刚想问个究竟时,那苗女已趁谭娇发怔时消失在人流中不见踪影。

  谭娇看着手中的东西,用五彩的丝线系着。材质好似木头,但又比木头重,拿在手里很有质感。形状也很奇怪,扁平的圆形,却又在上面系丝线的地方,多出一类似瓶口的结构。

  更让谭娇觉得奇怪的是,上面阴刻而成的图案。正面似凤非凤,反面是麟非麟,都绕成圆形,首尾相接。中间又分别刻有类似小篆的古文,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当谭娇看向那字的时候,心底有个声音在急切呐喊,“留下它!留下它!!”

  谭娇也很喜欢这古朴的挂饰,直觉告诉她,这不是普通的东西,应蕴含着某些神秘力量。所以,就把它放进了包里。晚上回家洗漱完,准备睡觉时,突然又想起了它。就从包里找出来,摩挲把玩儿后挂在脖子上进入了梦乡。

  只是,没想到它真的有让人安宁的力量。“我会再来找你的,你最好把它戴在身上,不然噩梦会更恐怖!”谭娇脑海里再次响起苗女的那句话。不由眉头紧颦,想找出丝蛛丝马迹来。

  “奇怪了!她怎么知道我在做噩梦?为什么要把这强送给我?为什么我没在她身上感受到恶意?还说会再来找我,莫非我们之间有什么关联?”

  所幸,谭娇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第二天,她正在别墅前的小花园里逗思沅,阿姨进来禀报﹕

  “夫人!外面来了个穿着奇怪苗女,说与您有约,前来相见!我见她面生,便让她稍候,过来问问夫人要不要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