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蝴蝶劫】——累世纠缠的恐怖轮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分类:鬼话

  63麻衣院

  柳婉兒正自言自语时,突然看见有辆空车过来,忙招手。待车停好,拉开车门今去坐好,报了地址后又开始摩挲手中蝶玉。
  车窗外,枯黄的树叶在风中瑟瑟发抖,仿若是舍不得离开枝桠,想要留住最后生的眷恋。奈何,却身不由己的被卷离,奔赴下一世的轮回。看着窗外的枝叶分离,柳婉兒眼里莫名生起丝伤感。晶莹的泪珠无声滑下,滴进掌心的蝶玉中。
  很快,出租车在麻衣院大门处停下。柳婉兒至钱包里摸出零钱付了车费,往门口行去。风掀起她围巾往上卷去,和凌乱的短发纠缠在一起,愈发衬得她身影单薄,不胜赢弱。
  麻衣院后院禅堂,柳婉兒的师傅镜缘师太正盘腿坐于蒲团上,双目微闭,朗声诵经。柳婉兒远远看见,便放轻了脚步,像只小猫样,轻轻走到禅堂门外。立在门口,打算等师傅功课完成再进去,省得扰了她静宁。
  “怎么?来了都不进来,你这身子骨,经得住这恶风摧虐吗?”镜缘师太像后脑长了眼睛般,头也不回的问道。
  “师傅!这都被您发现了呀?我怕打扰您老人家,想着等您功课做完再进来的!”
  柳婉兒被镜缘一问,有些不好意思地吐着舌头说。随即,听话的进到禅堂,至边上拉过蒲团放到镜缘身侧,双手合十向佛像参拜。
  “行了!心意到了就行啦!起来吧!”镜缘见柳婉兒长拜不起,有些爱怜的叫她起身。只是,当她看见柳婉兒起身后憔悴的面容,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柔声追问。
  “怎么搞的?比之前又瘦了不少,状态也不对,精气神也越来越差了。有什么心事瞒着师傅不成?”
  “没有!哪里会瞒着师傅?”柳婉兒一直把镜缘当成在这个城市最亲近的人。是以,至从皈依到她座前后,有什么事也从来不瞒着,总是会和她诉说。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江帅出事前后,我就一直被同一梦境困扰着。每天都在那个噩梦里挣扎,怎么也走不出来。然后就睡不好,所以才会身体状态越来越差吧!江帅也不想看见我这样被折磨,师傅帮我看看有什么好的破解方法没有?”
  “唉!你让我怎么说你们好呢?”镜缘是修行者,听柳婉兒说起,凝眸在她身上看了一会儿,心中便明了此间前缘后果,轻叹一声道。
  “你们真的是永世都纠缠不清的孽缘!唉!为师真不忍心拆散你们!只是,阴阳殊途!为了毛毛虫,你和江帅还是趁早断吧!他也要踏入轮回道,早晚躲着无常终不是个办法。”
  “最主要的是,长此以往,你身上阳气将会越来越弱。而江帅,虽然他不忍,可也不得不靠吸取你身上阳气来维持他的修炼,他身上阴气也会越来越重。到时候,不光你小命难保,毛毛虫也会被牵连身体欠安!你难道就忍心看毛毛虫受伤害吗”

  63麻衣院

  柳婉兒正自言自语时,突然看见有辆空车过来,忙招手。待车停好,拉开车门今去坐好,报了地址后又开始摩挲手中蝶玉。
  车窗外,枯黄的树叶在风中瑟瑟发抖,仿若是舍不得离开枝桠,想要留住最后生的眷恋。奈何,却身不由己的被卷离,奔赴下一世的轮回。看着窗外的枝叶分离,柳婉兒眼里莫名生起丝伤感。晶莹的泪珠无声滑下,滴进掌心的蝶玉中。
  很快,出租车在麻衣院大门处停下。柳婉兒至钱包里摸出零钱付了车费,往门口行去。风掀起她围巾往上卷去,和凌乱的短发纠缠在一起,愈发衬得她身影单薄,不胜赢弱。
  麻衣院后院禅堂,柳婉兒的师傅镜缘师太正盘腿坐于蒲团上,双目微闭,朗声诵经。柳婉兒远远看见,便放轻了脚步,像只小猫样,轻轻走到禅堂门外。立在门口,打算等师傅功课完成再进去,省得扰了她静宁。
  “怎么?来了都不进来,你这身子骨,经得住这恶风摧虐吗?”镜缘师太像后脑长了眼睛般,头也不回的问道。
  “师傅!这都被您发现了呀?我怕打扰您老人家,想着等您功课做完再进来的!”
  柳婉兒被镜缘一问,有些不好意思地吐着舌头说。随即,听话的进到禅堂,至边上拉过蒲团放到镜缘身侧,双手合十向佛像参拜。
  “行了!心意到了就行啦!起来吧!”镜缘见柳婉兒长拜不起,有些爱怜的叫她起身。只是,当她看见柳婉兒起身后憔悴的面容,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柔声追问。
  “怎么搞的?比之前又瘦了不少,状态也不对,精气神也越来越差了。有什么心事瞒着师傅不成?”
  “没有!哪里会瞒着师傅?”柳婉兒一直把镜缘当成在这个城市最亲近的人。是以,至从皈依到她座前后,有什么事也从来不瞒着,总是会和她诉说。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江帅出事前后,我就一直被同一梦境困扰着。每天都在那个噩梦里挣扎,怎么也走不出来。然后就睡不好,所以才会身体状态越来越差吧!江帅也不想看见我这样被折磨,师傅帮我看看有什么好的破解方法没有?”
  “唉!你让我怎么说你们好呢?”镜缘是修行者,听柳婉兒说起,凝眸在她身上看了一会儿,心中便明了此间前缘后果,轻叹一声道。
  “你们真的是永世都纠缠不清的孽缘!唉!为师真不忍心拆散你们!只是,阴阳殊途!为了毛毛虫,你和江帅还是趁早断吧!他也要踏入轮回道,早晚躲着无常终不是个办法。”
  “最主要的是,长此以往,你身上阳气将会越来越弱。而江帅,虽然他不忍,可也不得不靠吸取你身上阳气来维持他的修炼,他身上阴气也会越来越重。到时候,不光你小命难保,毛毛虫也会被牵连身体欠安!你难道就忍心看毛毛虫受伤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