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蝴蝶劫】——累世纠缠的恐怖轮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分类:鬼话

  48 蝶玉之谜

  这一夜,柳婉兒睡得格外香甜。而江帅,也就在床尾守候到天色发白,才回到蝴蝶身体内。
  当闹铃声响起,柳婉兒掀开被子,飞快跳下床,去准备早餐。忙过之后,才回房来看江帅。见他在红宝石上,不由欣喜奔过去,准备伸手去捧他。在刚要碰到蝴蝶翅膀时,才想起昨天的事,又赶紧把手缩回来,起身准备退开。
  “咦!婉兒别走!为什么今早你靠近我,我没昨天那种难受的感觉呢?”江帅至红宝石上飞起,绕着柳婉兒盘旋了一周,然后停在她手心,惊奇地说道。
  “我大慨知道怎么回事了!婉兒你是不是在枕头下放了什么东西?而那东西,昨天你带在身上,所以我才不能接近你!而现在,你把它放到枕头下,没带在身上,所以我才能又如以前样,和你亲密接触了!”
  “昨晚你睡着之后,我怕你做噩梦,打算来你床边守着。谁知,我根本不能靠近你一米之内。只要靠近,就会被金色的光线灼伤,还窒息得难受。退出一米外,就安然无恙。而刚才,过来,我又没那难受感觉。所以,我才猜测,因是你身上有高人相赠的法器。”
  “法器?我没有呀?”江帅的话,让柳婉兒满头雾水。“哦!我想起了!昨天有个叫拂尘的道长,给了我块名叫蝶玉的玉牌,并叮嘱说放枕下就不会做噩梦了。然后,我昨晚睡觉前确实放枕头下了。莫非真的是蝶玉让你不能靠近我?”
  “应该是!要不我再过去
  “应该是!要不我再过去看看!”柳婉兒的话,让江帅更加肯定,之前的猜测都是正确的。于是提出,再过去做次试验。说完,他就从柳婉兒掌心翩跹而起,往床那边飞过去。
  果然,如同他猜测的那样,江帅再次遭到了无形的阻力。灼痛感和窒息感再次铺天盖地席卷而至。柳婉兒见状,忙上前将将帅捧在手心,放回红宝石上面。
  “江帅对不起!我不知道蝶玉会伤害你!当时我本来不要的,但道长强塞给我。而且,我在拿到蝶玉时,莫名觉得很心安。后来,师傅看见它后,让我按道长说的做。所以,昨晚才放枕下了。早知道它会伤害到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要的!我这就去把它装好,一会儿送了毛毛虫给还回寨子城去。”
  柳婉兒说完,打开柜子,就要去找盒子装蝶玉。
  “别冲动!婉兒!”江帅见状,忙叫住她。“你还是留下吧!既然你师傅和道长都说让你带着它,肯定有他们的原因。再说了,我只要不靠近你一米内就不会有事的。以后,我和你保持距离就是。”
  “可是!我不想看见你难过的样子!”柳婉兒也觉得江帅说的有理,稍做犹豫之后,想出了个她自为很好的办法。
  “要不这样!在家呢,我就把它放到客厅!出门我就随身戴着。这样,我既听了师傅和道长的话,又不会伤害到你,两全其美!”

  76 边界纷争

  盘古仍不罢休,继续施展法术,将天地开阔到再高的位置。然后,这位伟大的巨人因为操劳过度,与世长辞。盘古死后,他嘴里呼出的气变成了风和天上的云雾;声音变成了天空的雷霆;盘古的左眼变成太阳,照耀大地;右眼变成皎洁的月亮,给夜晚带来光明;千万缕头发变成颗颗星星,点缀美丽的夜空;鲜血变成江河湖海,奔腾不息;肌肉变成千里沃野,供万物生存;骨骼变成树木花草,筋脉变成了道路;牙齿变成石头和金属,精髓变成明亮的珍珠,汗水变成雨露,滋润禾苗。
  这时候,世间万物已形成,山川河流间,也有兽虫出没。但是,还是没有人类。然后,女娲出现了。她行走在大地上,见不到人类,觉得特别孤单。恰好她在池边休息时,清澈的池水照见了她的面容和身影。她笑,池水里的影子也向着她笑。她假装生气,池水里的影子也向着她生气。女娲忽然灵机一动,想到这世间各种各样的生物都有了,可单单没有像自己一样的人。那为什么不创造一种像自己一样的人类加入到世间呢?"
  于是,女娲便取池边泥土和水捏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儿放到了地上。那小人儿一沾地气就笑着扑过来喊她妈妈,让女娲很是开心。欣喜之余,她又捏了很多这样的小儿。看到这群小人儿围在自己身边,女娲再也不觉得孤单了。
  这些早期被女娲造出来的人儿比较精致,在吸取了天地精华之后,他们最后飞升上天,成了神仙。而后来那些人儿,因为女娲太过疲倦,用枯藤沾泥挥洒在地上而成,就生活在的大地上,成了早期的人类部落。
  随着人的繁衍,人类的足迹也越来越广阔,经常因与山野中兽灵相斗,以取得更多的活动地方。这时,早期成仙的神们,因不忍见凡世生灵们自相残杀。遂下凡,为兽灵和人类画下界线,并约定,彼此不得逾越界线一步。
  初时,神仙们居于昆仑之巅,人类住于平原湖岸,兽族则盘踞于山川河泽中,都格守约定,倒也相安无事。可时间一久,兽虫们在山川河泽中吸取天地精华后,修炼得道,有灵气者,也能幻化成人形。它们就不不再满足于妖兽的身份,时不时开始骚扰人界和仙界,制造一些麻烦,以此来要挟仙族满足其愿望。
  面对兽灵们越来越过份的要求,神仙们终于忍无可忍,对其等不再理睬。一向求而必应的兽族见仙族突然对其等视若无睹,自是勃然大怒。它们先是频频骚扰居住在凡尘的人族,以为仙族会念在其同宗同源情面上,委曲求全满足其奢求。
  奈何,仙族依然不为所动,依然高高在上,藐视兽族和人类之争。如此一来,得道兽灵就大为光火,恼羞成怒之下,施法招来漫天洪水。意欲在淹灭人族后,再逼近昆仑,待水漫昆仑后,再突然发难,奔袭仙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