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蝴蝶劫】——累世纠缠的恐怖轮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分类:鬼话

  8 是谁导演了独角戏

  那相守一生的承诺,永远都无法再兑现。生离死别的痛,钻入骨髓深处,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最能感同身受吧。

  张睿搀扶着已哭得几近的虚脱的柳婉兒向太平间走去。安然则抱着大捧菊花,安静跟在身后。

  接到电话的谭娇,红肿着双眼在太平间门口张望,等待着柳婉兒的到来。她早已从江帅的那里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她不在他的身边,却一直在他的心底。所以,才会让自己拼尽所有努力,都不能踏进他心房一步。

  谭娇在心里是恨柳婉兒的,恨到了骨子里。恨她明明都主动退出了,却还霸着江帅的心。因为柳婉兒的存在,她才得到了江帅的人,得不到他的心。她也清楚,江帅之所以会娶她,也是因为长得和柳婉兒有几分相似。

  谭娇曾自信的以为,她能用爱捂热江帅那冰冷的心,能让他忘掉柳婉兒。所以,才在爱情面前,把自己低到了尘埃深处,希望能换来江帅的侧目。可是,她终究失算了。至怀孕起,一直到女儿出生后,江帅就不再碰她一下。

  她和柳婉兒相似的容颜,没能挽回江帅的心。相反,却把江帅推得更远。和柳婉兒相似的脸,让江帅愈发疯狂的想柳婉兒,更不愿呆在家里。除了在公司忙碌的时间,就是呆在林泉雅舍的房子里,不让人打扰。

  林泉雅舍的房子也是谭娇的禁地,从结婚时起,江帅就说过不要去打扰那里的清静。越是不让去,谭娇就越是好奇里面都隐藏了什么秘密,为什么江帅会那么严厉的禁止所有人踏足?

  于是,趁江帅去外地出差的时候,谭娇偷了江帅的钥匙,去探寻里面的秘秘。当门打开的那一刻,谭娇就知道,自己输了,输给了从未谋面的柳婉兒。

  四室两厅的房子里,随处可见的就是柳婉兒的照片。没有一张正面对镜头的画面,能看得出来,所有的照片都是偷拍所得。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季节,或喜或忧,都是同一个主角——柳婉兒。

  主卧的床头的墙上,挂着江帅和柳婉兒拥在一起的照片。笑容是那么的甜蜜,浓浓的幸福萦绕在二人周围。床上大红的七件套,在告诉谭娇,这里是婚房。只是,主人不是她。

  谭娇不敢去动房间内的任何摆设,流着泪悄悄退出去把房门锁好,选择了黯然离开。耳边,江帅的话再次响起﹕“结婚,是我爸妈的要求。除了爱情我不能给你,其他的都可以给。你可要想好了,然后再决定嫁不嫁我,我不希望到时大家都不愉快!”

  而谭娇,没有半秒犹豫就斩钉截铁地选择了点头。她爱江帅,超过爱自己生命,只要能和他朝夕相处,又有什么是不能答应的呢?只是,她没料到,直到江帅永远离去,她都没能踏进江帅心门一步。

  最让谭娇不能释怀的是,江帅给他们的女儿的取名,思沅!当谭娇欣喜地问江帅这名的寓意。他竟然脱口而出说,柳婉兒乳名叫沅沅。这让初为人母的谭娇很受伤害,可又不好违拂江帅之意,只好强忍着没有发作。

  想到这里,谭娇就如万箭噬心般难受。暗里忿恨道﹕这个柳婉兒,真是个祸害。霸占了江帅的全部爱不说,现在还害得他把命也搭上。待江帅安详走了,再和她慢慢算账。

  “你好!请问你是江夫人谭女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