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蝴蝶劫】——累世纠缠的恐怖轮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分类:鬼话

  28 人已非,空余恨

  “看来是我想多了,它怎么可能是江帅呢?江帅最讨厌我哭了,每次见我掉眼泪就急得不行,恨不能把我嘴给堵住!唉!不想了,由它去吧!”

  柳婉兒望着白蝴蝶消失在卫生间门口的白蝴蝶身影,怅然轻叹道。随即起身,打开花洒,冲洗身上的泪痕。

  待她洗完澡,再把衣服都扔进洗衣机。窗外已是华灯初上,触目处流光溢彩,一派红尘繁华景像。只是,柳婉兒却觉得,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她觉得自己只是这三千浮华中的匆匆过客,所有的精彩都与她没半分关系。

  取出水晶杯,倒上小半杯红酒,柳婉兒关掉客厅的灯。端着酒杯,坐到了卧室阳台落地窗前的小几旁。

  曾经,在这里,拉开窗帘,就能看见江帅在窗外守候的身影。只是,从现在起,那里将会永远空荡荡的,那个人影也不会再出现了。

  想到这里,柳婉兒不觉又黯然伤神,眼泪再次无声滑下,溅进红酒杯里。情深缘浅偏要相逢,有缘无份偏要深爱。上天,为何要这么捉弄人?

  将水晶杯送至唇边,柳婉兒和着心碎,浅饮一口入喉。自从生毛毛虫后,她就患上了抑郁症,依赖帕罗西汀的同时,也养成了睡前红酒的习惯。如果哪天不喝酒,根本就无法安然入睡。

  感性的她,也理智得可怕,总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才会在江帅离去后,悲痛欲绝时,强迫给自己催眠,以减轻轻生的念头。

  从十年前起,她就不再为自己活着。首先是个母亲,然后才是个女人。而毛毛虫,就是她活下去的全部勇气。

  取过笔记本,放在小几上开机。柳婉兒点进了天涯,进了那个只有她一人在的私密部落。柳婉兒需要一个发泄的树洞,而Mr唐推荐的的天涯,无疑是她最好的选择。在红尘小筑里,她可以肆意倾泄自己的悲伤和郁怀,不用担心被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

  点开发帖页面,柳婉兒的眼泪跟着文字一起涌出﹕江帅!今天是你离去的第二天,我要用这种方式来记住,你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我要你永远鲜活的留在我的记忆中。

  从哪里开始呢?就从今天为你填的那首《丑奴儿》开始吧!虽然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再看见这些文字,就如同你看不到我的心碎样,但我还是要敲下它们。这样,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想你了,就能看见和你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丑奴儿 缘落》

  缘来缘去回眸乱,思也牢笼。

  忘也牢笼,恨不相逢生死匆。

  殇肠泪洒轮回中,聚也成空。

  散也成空,守候忘川盼影重。

  (此处看掉虐心的五千字)

  而我,此刻正虔诚地跪在佛前,以余生与来世相许,求佛抹去你今生的记忆。这一世,所有的纠缠都尘埃落定。下一世,我们一定不要再相识,这样的痛,我不要生生世世和你一起承担。我要你永生都幸福!不要记得,我们曾经相逢过。

  当最后一字敲下,柳婉兒已泣不成声,端起酒杯将剩下的红酒全部吞下。合上笔记本,去厨房洗净杯子,放好。柳婉兒裹着有些单薄的袍子。带着些微熏的倦意缩进了被窝里。

  这两天里发生的事,每一件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过度的悲伤,让放松下来的柳婉兒备感疲倦。所以,当挨着枕头那一瞬起,眼皮便似有千重般。合上就不想再睁开。

  可是,柳婉兒很快就发现,自己并没有睡着,反而越来越清醒。在床上窝了半天依然没能入睡,柳婉兒无奈起身,打算起来抄经。

  可当她把窗帘拉开,习惯性向外看去时,不可思议的发现,江帅的路虎正停在对着窗户的公路上。而江帅,正坐在车头上,痴痴望向这边。

  柳婉兒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惊讶得合不住嘴。使劲揉了揉眼,再看,真的是江帅。他和他的路虎依然在那位置,没有消失。

  “江帅!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出车祸了吗?”虽然明知道隔了这么远,江帅听不见她说话,柳婉兒依然冲着江帅问道。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年少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这时。柳婉兒放在小几上的手机传出陈淑桦的《滚滚红尘》,在提醒她,有电话进来。

  柳婉兒不敢回首找手机,她怕自己一转身,江帅会再度从眼前消失。于是,摸索着从小几上抓到手机,凭着感觉划开接听键﹕“你好!柳婉兒!请讲!”

  “婉兒!是我!江帅!我看见你了,但听不见你在说啥,所以给你打电话!”手机里,传来江帅熟悉的男中音。柳婉兒怔怔盯着楼下的江帅,果然,江帅冲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怎么?傻了吗?你看你那花痴样儿,好像八百年没见过帅哥似的,就这样盯着我看不说话。要不,我上来,离你更近些,让你看个够可好?”

  见柳婉兒久久不说话,手机那端的江帅坏笑着说道。

  柳婉兒看着车盖上歪头看向这边的江帅,那略带些痞的语气,除了他外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可是,江帅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自己亲眼看着他下葬的。还有,他手机也放在骨灰盒里了,怎么又会打电话出来呢?

  “难道我这又是在梦里?”柳婉兒看着眼前鲜活的江帅,手机里也传出他真切的声音,倍感迷茫,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她将手指放进嘴里,狠狠一口咬下去。

  “呀!”有剧痛传来,柳婉兒忍不住轻呼一声。能感觉得到疼,这不是在做梦,是真实的。可是,那白天在墓地下葬的又是谁?眼前的江帅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