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我问她为什么想不开要跳楼。
  她说,她突然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我说,怎么没意思法,具体阐述一下。
  她说,她不漂亮。
  我说,你虽然不倾国倾城,但也算得上校花级别的,我这种长相就算给你提鞋也不配。
  她说,她不优秀。
  我说,你是名校毕业,名企工作,拿年薪的金领,我这种小记者就算拍马也追不上的。
  她说,她的丈夫不完美。
  我说,你丈夫温柔体贴,典型的白马王子长相,贾宝玉对林黛玉也不过如此了,你还要怎么着。像我这种大龄圣女,连个男朋友都找不着,岂不是要跳十八层地狱了。
  她想了想说,要这么说,该跳楼的那个人应该是你了。
  我说,要不是我还有点牵挂,我每天就想拿砒霜泡茶喝。
  她说,妹子,你怎么混的这么惨?
  我说,不是我混的惨,是老天要惩罚我,因为我不优秀,不漂亮,他觉着我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所以打算让我自我了断,姐姐,你别拦着我,我要从这里跳下去,从此一了百了。
  她忙拦住我,转头向她的直系亲属们喊,快过来,有人要跳楼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过来把我抓住了,顺便把她也带下去了,一场跳楼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回到家里,我很唏嘘,人果然是贪得无厌的动物,就算给他再多,也会不知足的。
  杰克说,你们人类占有了地球的所有资源,把其他的动物都豢养起来参观展览,看似很高级,实际上是最愚蠢的生物,你们终其一生都为一个能装自己的盒子奋斗,就算有了盒子,还想要更大的盒子,终有一天会自己把自己给灭亡的。
  我说,你不要这么愤世嫉俗,早饭我们吃什么?
  大黑拿着一袋子油条进门了,还带着一盘子榨菜。
  我说,你在哪儿买的,我不记得给你钱了。
  他说,你们都去看热闹了,我怕浪费了,顺手牵羊给拿来了。
  我刚想教育他一番,老孙进来了,带着一身的风霜。
  我很诧异,老孙你昨晚做贼去了,怎么这么沧桑?
  他不答话,把一个东西给了杰克,杰克看了一眼,脸色大变,双眼睁的可以媲美咸鸭蛋。
  他出现了。
  杰克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头也不回的进屋了,再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决绝的一去不回头的气势。
  我问老孙,杰克怎么了。
  老孙说,找他的仇人打架去了。
  我说,你怎么不跟着,万一杰克被人家打残了呢。
  老孙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很哲学的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两害相权取其轻。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摇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
  去他妈的天机不可泄露。
  杰克从早上到晚上一直没有出现,我很担心,问老孙。
  老孙叹了一口气说,该我们去了。
  我问他,去干什么,接杰克回家吗?
  他说,是,相识一场总归要让他入土为安的。
  我一把抓住他,勒的他的脖子青筋直冒,声音有些颤抖。
  杰克究竟干什么去了?
  老孙叹气,秦小妹,这不能怪我,我一直是帮亲不帮理的,虽然杰克占着理,但是对方是我们茅山的人,是我一直崇拜加敬仰的大师兄,虽然他横行无道,肆意的践踏人命,还好色成性,娶了十八房姨太太,生了一大窝的侄子侄女,但是,我还是不能和他作对。
  我颤抖着嘴唇问,为什么。
  大黑插了一句,因为老孙打不过他师兄。
  再见到杰克的时候,我已经为他烧了好几个月的纸钱,还把他的牌位供奉了起来。
  他浑身是血,脑袋上开了一个瓢,爪子都失去了原有的颜色,毛发都打了结。
  我给他洗了一个热水澡,还给他打了一针的破伤风,他总算缓过来了。
  期间,大黑和老孙都眼不错珠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嫌他们实在碍眼,说,你们能不能坐下再看,再这样我把你们撵出去了。
  他们两个总算老实了。
  后来,我从一些零星的信息得知,老孙的师兄夺走了杰克一件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关乎性命和修行,如果没有这件东西,杰克一生只能做杰克,而不能重新做回陆云声。
  我问老孙,就没有人能治得了你师兄吗?
  老孙考虑了一会说,没有。除非杰克重新变回陆云声,拥有一千多年的修行。
  我问杰克,当年你是怎么被人家战败的,还是你从一开始就技不如人?
  杰克说,我只是不小心中了计而已,非是我技不如人。
  我一直问杰克中了什么计,他却从不说。
  后来,我知道了,原来是美人计,怪不得这货这么难以启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