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正文十三:
  我大学同学来出差,顺便来看我。
  我很惊讶,才三年没见,怎么老了这么多?
  她很洒脱,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她都习惯了。
  我这才知道,她自从毕业后,连续经历了人生的三件惨事,失业,失恋,失身。
  不要误会,失身的意思是,她得了脑肿瘤,治不好的那种。
  我说,这不算什么,谁的人生没有几道坎坎坷坷,你看我,房子这么小,工资这么少,每天被人呼来喝去,没有一个人知冷知热,未来都是雾霾,什么也看不见。
  她说,从机场到你家,我被司机骗了一百块,被小偷偷走了五百块,路上被乞讨的要走五十块,现在我身无分文,谁能比我惨。
  我很汗颜,你真的是挺倒霉的。
  正好老孙那天没有开张,于是给她算了一卦。
  老孙很疑惑,从卦象上来看,你家庭幸福,事业美满,儿女双全,钱多到手软,好事多到心烦,怎么现实中全是反着来的。
  我嗤之以鼻,我早知道你不灵的,谁知道不灵到这种程度。
  他很气愤,秦小妹,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要侮辱我的职业。
  我们都没理他。
  同学很快就回去了,老孙可坐不住了,他说,这太诡异了,他一定要找到原因。
  为此,他跟我要了同学的地址,连夜出发了。
  我对杰克说,我只知道算命的最怕人找旧账,没想到还有上赶着回访的。
  杰克说,你不知道老孙的道行,这是他的看家本领,这里面真藏着什么也说不定。
  我想,明明是老孙的道行不行了,哪有这么多隐情可以挖掘,毕竟同学也不是高干之后,更不是富翁富婆养大的,有点过不去的事再正常不过了。





  但船忽然停住了,正是江心的位置。
  我很诧异,难道船故障了?
  船主很坦然,要走可以,先交钱。
  我说,我们船费不是已经付过了吗,难道一会的功夫你就忘记了。
  他说,那是看景的费用,现在是坐船的费用。
  我说,这不是强词夺理吗,我们不坐船怎么看景,不看景为什么坐船,这二次收费收的委实让人不服气。
  他环臂抱胸,不交钱可以,自己游回对岸吧,反正水里没有大型吃人猛兽,你顶多掉几层皮。
  我气的说不出话。
  他们三个磕着瓜子,正讨论一会去哪里吃饭呢,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意思。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识时务为俊杰,我认命的把钱包掏出来了。
  这时,一艘小木船悠悠的靠近了,掌舵的是个老大爷。
  老大爷问我,姑娘,要不要坐我的船?
  船主勃然大怒,老头,抢生意抢到我的头上来了,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老大爷呵呵的笑了,你个瓜娃子,我这是给你积德呢,要不你活到一半就挂了。
  船主拦着我们不让下船,说,换船可以,先交钱。
  我进退两难,不想老大爷为难,于是想破财免灾。
  这时,老孙吸吸鼻子说,什么味道?
  我也闻到了,说,是不是什么东西烧着了?
  大黑说,好像烧烤的味道啊,是不是对岸的人在烤肉啊。
  船主闻了一会,猛地一声叫,嗷的一声窜进舱里了。
  是他的裤子烤着了。
  我问老大爷,那个船主是你们村里的?
  老大爷一边摇橹一边说,他就是个地头蛇,靠坑蒙拐骗发家的,专坑你们这群外地客。
  我心有余悸,再次感谢了老大爷。
  老大爷摆摆手说,我这是为他积德呢,你们不用谢我,怎么说我也是和他有些亲戚情分在的。
  我再次对老大爷肃然起敬了。
  下了船,我对他们三个很不满,你们刚才一副隔岸观火的模样,难道这钱是大风刮来的?
  杰克疑惑的说,秦默默,这钱不是你挣得吗,怎么是大风刮来的呢?
  大黑舔着舌头说,一会去哪里吃饭呢,我饿了。
  我气道,饿着吧,今天的饭等着大风给你刮来吧。
  第二天,我听到一个新鲜事。
  一个船主送客人,到了江心,船忽然坏了,油漏了,方向盘也没了,船主冻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被人发现了。
  等到船主在医院醒来的时候,一直重复说,一定是那只狗在报复我呢。
  众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有一次打扫卫生,我在杰克的房间发现一个模型。
  一个方向盘,安在船上刚好的。
  第三次被宰是在一个名人的祠堂里,当时我带着大黑去感受人文气息,培养他的爱国情操,这是他布置的假期作业。
  我正琢磨怎么给大黑讲解呢,这时一个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