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大黑挤进来拉住我的手,朝那些想要揍我的人介绍:“这是我姐姐……”
  那些粗壮汉子扬起的拳头瞬间放下了,而那些摩拳擦掌的妹子更没志气,轻轻的捏着大黑萌萌的脸蛋,满脸艳羡的求亲一口,而我,被彻底的忽视了。
  大黑躲开那些咸猪手,继续拉着我给众人介绍:“我的姐姐有精神病……”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众人饱含同情的看着,呃,大黑,有一个妹子还抹起了眼泪:“多可怜的孩子,有一个精神病的姐姐……”
  呸,你们关注错对象了吧?
  大黑,你个死黑熊,抹黑我的形象,我要扣你三天的伙食!
  大黑顶着我杀人的目光继续萌萌的冲众人介绍我的精神病史:“我的姐姐本来好好的,就是因为我被这个女人拐走了,才伤心欲绝,精神错乱,以至于一口气没上来,得了精神病。”
  靠,大黑你个医盲,谁家的精神病是一口气没上来得的?
  大黑指的女人正是那个人贩子,见到大黑指她,她初时很慌乱,可马上底气十足的叫嚣道:“大家别信他,这个小孩子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说不定他和那个姐姐就是一伙的……”
  得,又是倒打一耙,不过,这次她可失算了。
  见众人怀疑的看向他,大黑嘴一撇,看似是想要哭了,几个男人犹可,妹子们可都忍不住了,纷纷指责那个人贩子:“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会说假话,他说你是人贩子,你就是人贩子,来啊,大家帮一把,把这个女人送到派出所……”
  那个女人被拉走的时候,望天长啸:“我冤啊……”
  嗯,碰到大黑,她的确够冤的。
  谁让世人这么双标,碰到萌萌的东西就丧失立场。
  那个差点被拐的小男孩也是心大,他一边静静的舔着棉花糖,一边看着那个人贩子被扯走,大眼睛湿漉漉的,眨的很是欢快,仿佛事不关己。
  嗯,的确不关他的事,他就是差点被拐卖而已。而且,他又找到了除了让唐僧破戒以外新的兴趣。
  只见他一边揪着杰克的耳朵,一边抱着杰克的肚子,扬着小手叫道:“大狗狗,说个hello……”
  杰克被他闹得烦不胜烦,一抖身子把他掀开了,小男孩一屁股蹲在地上,手里的棉花糖也呈抛物线滚到旁边的水沟里了,看着他的样子,我忍不住堵上了耳朵。
  果然,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哭开始了,接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我默默的数着,还没等我数到一百零八下,一个女人飞奔过来了,抱着他就一迭声的问:“轩轩,妈妈在这儿,别哭了,告诉妈妈,谁欺负你了……”
  小男孩看到妈妈哭的更厉害了,我功成身退,虽然做了好事,但不想留下姓名,更不想写进日记,只想世界和平。
  阿门!
  可是,我想世界和平,世界却不放过我,这不,我刚迈出第一步,就听见一声:“站住!”
  我无奈的转过身,好吧,既然你想感谢我,我就勉强收着吧,不过,口头感谢就可以,现金礼品什么的就算了,不过,如果你坚持,我也是会勉强接受的。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没有口头感谢,更没有现金礼品,有的是那个妈妈一迭声的怒斥:“谁让你走的,欺负完我孩子就想走,没门,道歉,给我孩子道歉!”
  我很尴尬的立在那里,杰克默默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扭过身,用屁股对准了我,老孙上看下看左看,就是不往我这边看,大黑吃着手指头,看着旁边的红油肘子广告流口水……
  好吧,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算我不是大丈夫,也能屈能伸,道歉就道歉吧。可是,还没等我的对不起说完,就听见那个孩子冲着杰克跑过去了,“大狗狗,说个hello,hao are you……”
  回去的路上,老孙教育我:“秦小妹,你好歹也是本科毕业的,连个不识字的老女人都讲不过,你说你丢不丢人?”
  我说:“这有什么可丢人的,所谓术业有专攻,她可是专业骗人的,就比如你跟厨子比烧菜,跟司机比车技,跟会计比算账,跟电脑比容量,这都是比不过的,所以,学历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杰克赶紧把老孙拉走了,还跟他说:“不要随便批评女人……”
  嗯,杰克果然是善解女人意,不愧是千年的老妖怪,可是,他的后一句让我哑口无言,他说:“因为女人总会为自己的愚蠢找一堆的借口……”
  呸!
  正文十六:
  近来天气忽然变得很反常,今天还可以穿短袖,明天就得揣着手炉裹着大棉袄,后天你本以为天气该转暖了,可天气预报说了,开车的要注意,路面结冰,注意缓行。大后天你已经适应了天寒地冻的生活,可中午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因为大家都在避暑,街面上的温度足以烤熟一个生鸡蛋……
  我啃着冰西瓜吃火锅,脚上套着棉鞋托,手里摇着蒲扇,跟他们讨论这天气。
  老孙高深莫测的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忙凑近他问道:“你的意思是最近要有大事发生了?”
  他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高深莫测的啃着西瓜,让我肃然起敬。
  论装逼,谁装的过老孙?
  还是杰克贴心,他说:“秦小妹,最近少出去,最好不要出去。”
  我以为他知道什么,可他说:“天气预报说了,明天下雪,后天下雨,大后天下冰雹,你要是出去淋病了,谁管我们吃饭?”
  呸!
  可是,真的有大事发生了,最近孩子丢失十分严重,一个星期有六起报案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失踪的很是诡异,都是在晚上失踪的,据公安部门说,门没有从外面撬开的迹象,换言之,那些孩子都是自己走出去的,然后杳无音信。
  有人说,这些孩子莫不是搞什么离家出走?可是,就算离家出走,也要准备一些衣物钱财吧,那些丢孩子的家长说了,家里的钱一分没少,衣裳也一件没少。好吧,就算他们不懂未雨绸缪,没有带任何东西就离家出走,那监控为何没拍到他们的任何身影,只要出了小区,就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你想,几个孩子,有这么大的能耐,能避过这么多的监控?
  最最诡异的是,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同一天生日,六月十三,这不可能是巧合吧?如果是,这也太巧了吧?
  我这几天跑公安局,采访丢孩子的家长,累的筋疲力尽,倒不是身体累,是心累。每天睡觉,环绕在我耳边都是,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儿?各种音色,各种音调,简直是魔音绕耳。
  我同他们讨论这件事,老孙半晌没出声,再出声忽然问道:“那个首富是六月十三生日吧?”
  我一怔,老孙怎么把话题转到首富那儿去了,我们讨论的是孩子,可还是回答他:“是,老孙,你问他做什么?”
  说起这个首富,可真是奇怪,前几天还风传快要入土了,他的儿子女儿,私生子,私生女都赶了回来,都想在最后尽一把孝,争取多分一点遗产,可还没等他们开始表演,首富竟然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媒体面前,那精神,说他再活五十年都信。
  我们原以为这不过是虚惊一场,毕竟首富有最好的医疗团队,最好的用药,换肝换肾都是小菜一碟,就算换个心脏,可能都有排队送的,毕竟钱嘛,可以要人命,也可以给人续命。
  可是,他那个主治医师悄悄的对我们透漏,不是他们不居功,是他们真的没做什么,因为真的什么也做不了,首富那晚真的已经回天乏术,纵使扁鹊重生,华佗在世,阿拉丁神灯再许愿,耶稣重新给他洗礼都救不了他,他们下的最后一个医嘱是,找个好点的风水先生,买块好墓地,如果要联系殡葬团队,他们可以打折……
  可就在第二天,等他们穿着黑衣服准备来送葬的时候,首富居然神采奕奕在喝豆腐脑,一边喝一边评价,这豆腐不够新鲜,把厨子给换了……
  老孙听完我说的,吸了一口冷气说:“看来我想的没错,这是一个续命阵,那几个孩子,恐怕都做了陪葬品。”
  我也吸了一口冷气说:“你是说,你是说……”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杰克善解人意的替我说了:“秦小妹是想问,那个续命阵你会不会,以后也给她续一下命?”
  呸,我才不是想问这个。老孙冲我们俩摆摆手说:“别开玩笑了,这个阵法据我所知,只有我师兄才懂,这一单应该是他做的。”
  我问道:“是你那丧尽天良,罄竹难书,天道不收,还在作恶的师兄?”
  老孙点点头,忽然,他看了一眼杰克,说:“据我所知,这个续命阵除了要用陪葬品,更重要的是要用千年妖怪的内丹,这些年,我只遇到你一个千年的妖怪,莫不是?”
  我很纳闷,问道:“杰克的内丹不是已经被人用过了吗?”
  老孙摆摆手说:“可以循环使用,毕竟在我们茅山,也讲究环保。”
  呸,明明是内丹难得,尤其是千年的内丹,要是内丹论斤卖,估计你们茅山都是反环保的卫士。
  那几天,杰克变得很暴躁,吃着吃着饭忽然就跳起来冲到窗户边自杀,哦,不是自杀,只是从六楼跳到一楼的地面,最后引来消防车,特警,还有兽医,还有发小广告的殡葬团队。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走,杰克又开始叫,还是晚上叫,最后引来了某些动物专家,满眼放光的说,你们这里谁养狼了?如此事情,让我很是烦扰,还是老孙看的明白,对我说:“秦小妹,杰克的事你帮不帮?”
  我很谨慎,问什么事。老孙说:“事关生死的大事。”
  这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于是我就被派到草丛里蹲着了,而他们,去首富那里,说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在草丛里喂蚊子,一直喂到半夜,终于有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