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老太太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回天乏术,在媒体的舆论下,那个女大学生终于说出了真相,其实就是她碰倒了老太太,以为只是普通的摔倒,没想到老人家骨头疏松,轻轻地一摔居然造成了重伤,这让女大学生很不安,恰在这时,她想到了舆论的压力,想到了先发制人,把老太太塑造成一个无赖,而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无辜者,用民众的口水让老太太一家不敢找她要赔偿……
  女大学生算盘打得很好,前期进行的也很顺利,全国的网友成了她助纣为虐的帮凶,而媒体,更是帮凶中的战斗机,让老太太一家成了众矢之的。
  老太太的死亡让整个事情反转,本来大家应该谴责那个颠倒黑白的女大学生,但是,大家却把矛头对准了我,他们说,就是你们这些无良的记者逼死了老人家,而我,就是无良记者的代表,因为只有我,在案发现场……
  我何其冤枉!
  老孙安慰我,让我以后上班的时候戴个帽子,围个口罩,穿宽松的运动衣,有弹力的运动鞋,这样逃跑的也快些……
  我沮丧的说:“上班?上什么班?我都被停职了,上哪门子的班?”
  他们大惊,尤其是大黑,可谓是六神无主,因为他刚刚报了一个夏令营,还没有交钱。
  我在家百无聊赖的过了好几天,忽然有一天,有人来敲门。我当然不敢开,上一次我开了以后,被泼了一身的红油漆,上上一次,我被砸了好几个臭鸡蛋,所以,我静静的在黑暗里坐着,不开灯,不开门,不出声,三不政策。
  可是,大黑却把门打开了,霎时,屋子里涌进来一帮人,手里提着,呃,脑白金,还有各种补品,我很错愕,这不年不节的,他们这么孝顺是为何?
  呃,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老太太的子女,对着我这个公认的杀母凶手,他们点头哈腰,满面笑容,这又是为何?
  但是,直到他们离开,我都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来的,只知道他们留下一句话,让我别担心,媒体方面他们会替我说话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杰克说,朗朗乾坤,天理昭昭,这是老天爷开眼了,让我不要多想,只管安心上班,安心领工资就可……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让那老太太的魂魄每天给那些子女托梦,说我的各种好话,让他们不要为难我,要帮助我,这样才是孝顺她。那些子女本来没在意,可重复的次数多了,他们就害怕了,怕的不是别的,就怕老太太不走,一直留在他们家,于是,他们赶紧买了礼品来看我,这才有了上面的事。
  正文二十:
  最近,某地的杀人事件上了大热门,一个男人杀死了一个人,捅伤了几个人,最后被判无期徒刑,本来这没什么可关注的,可公众偏偏关注了,不但关注了,还扬言要有关部门给个说法。
  其实事情很简单,这个男人杀死的人是个恶棍,侮辱了他的亲人,他冲冠一怒,于是自己进了监狱。
  我同他们谈起这个案子,他们很不耐烦,说在古代这就是替天行道,有什么值得宣扬和讨论的?我说:“难道你们不认为替天行道是错的吗?毕竟天道轮回,你凭什么能代替天的职责呢?”
  杰克问我想表达什么,我想了想说:“我觉得这件事上法律被玷污了,总觉得有阴谋在里面藏着,毕竟杀死坏人的例子那么多,就这件被单拎出来了,还引起这么大的反响,连最高院都被惊动了,你们不觉得细思极恐吗?”
  他们摇摇头,说不觉得。
  呸,一群没有思考能力的家伙!
  主编看准这件事的热度,特别邀请了那个男人的辩护律师来做一场专访,让我负责。
  我问那个律师是不是用舆论在向法院施压,或者说,在利用大众让法院改判,以此达到自己扬名立万的目的?
  他愣了愣,说了两个字“有病”,然后抬起屁股走了,还说不跟这么有病的媒体合作,这样会拉低他们的智商……
  我一愣,赶紧过去想拦住他,毕竟他是主编千辛万苦请过来的,我一句话就让人家走了,主编会煮了我的。
  我刚跑到楼梯口,就听见他在打电话,于是站住等着他打完。
  我本无意偷听,谁让那扇门不隔音的,这可怨不得我,于是我听到他说:“让你多买点水军,把舆论搞起来,不要管那些有关部门的警告,风口浪尖上,他们不敢怎么样的,公检法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焦头烂额,我们就是要打他们的七寸,让最高层看看,舆论的力量不可忽视。当然,重点要放在他的母亲是怎么受辱的,他反击是多么的不得已,他那是正当防卫,不是故意杀人,知道吗?要找准重点,重点!我们不缺钱,刚刚有境外的一家企业给了我们丰厚的资助,放心,大胆的搞起来,只要法院改判,我们就是救世主,以后要什么有什么……”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咳嗽了声,他看了我一眼,挂了电话,给了我一张纸,说让我按照上面的问题进行提问。
  我看了看上面的问题,你为什么要零报酬给嫌疑人辩护,是因为正义感还是因为同情心?有人说你们在干预司法进程,你们说这个说法很可笑,能说说有什么地方可笑吗?你们说为了司法公正,为了还嫌疑人一个清白,为了人间少一个冤案,能具体说说吗?……
  这些问题让我很恶心,但让我更恶心的是,他的回答。
  不过,主编很满意,杂志的销量也很满意,我们又被加了奖金,人人都很满意,除了我。
  我忍不住在自己的微博上说了几句话,天地良心,我觉得自己说的很公道,让人很信服,可没人觉得公道,更没人信服,大家都攻击我,说我不配作为记者,是记者的毒瘤,是有关部门的走狗,是……
  简直冤死了我了!
  老孙劝我不要太较真,本来就事不关己,何不高高挂起?
  杰克也劝我不要太心塞,虽然别人骂我让我很难过,但我可以当没听见……
  只有大黑,大喝一声,说:“秦小妹,这个月的网费你交,因为就你用的多……”
  后来,这件案子当成了司法公正的一个缩影,被树立成了典范,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毒瘤,是妨碍司法进程的毒瘤,他开启了舆论影响司法的一个口子,让以后的媒体可以肆无忌惮,也让司法人员如履薄冰,让法律的威信荡然无存,就像当年的老太太扶不扶一样,那个案子也开启了一个毒瘤,让真正的见义勇为,真正地同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他加剧了人跟人之间的不信任,后来,我们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的撞了那位老人,而他当时利用媒体为自己辩解,现在却让整个社会买了单,一个社会的风气变坏很容易,但是要想变好却很难,所以说,那个案件真是贻害万年,这根本不是多少钱能衡量的,他甚至比一颗核弹的威力还要大,破坏更严重,那个人,他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坏的事情,一个国家好建,一个好的国民风气却难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