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我想同她们做一下深入的交流,譬如,她们对于现状是真的满意还是装作满意,对于未来有什么设想,有没有考虑过冰冻卵子或者借精生人?还有,她们对男性如此的不满,会不会考虑蕾丝的可能性?如果做蕾丝,会不会承受什么压力,譬如别人朝你吐口水?可是,我的这些问题根本没有时机问,她们自顾自讨论的热火朝天,我插不上话啊!
  A说:“我前天认识一个男人,胸肌不错,腹肌很有力,脸长得也算是过得去,就是年龄大了些,过了二十五,真是可惜。”
  B说:“你那个还算大啊,我这个才大呢,不过不是年龄大,是……”
  她说到这儿忽然停住了,其他两个心照不宣的笑了,我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她们,问道:“那是什么大?”
  她们看了看我,问我道:“妹妹,你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上一次泡温泉么?我想想,应该是去年,我们社开年会的时候,我抽奖中了农家乐,后来农家乐搞了个特色服务,提供泡温泉服务,我当时兴冲冲的去泡了。后来,才知道这个温泉就是洗热水澡,而且还要另收费的,那天我回去的时候,身上只有一块钱,连做公交都是蹭的。
  于是,我说:“是去年过年的时候。”
  她们点了点头,接着问:“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不好,真的不好,他们的暖气不够高,热水不够热,隔壁还有搓澡的,油泥都能泡脚了,环境卫生都不好,最重要的是,价格还很高。
  见我摇头,她们同情的看着我,其中一个说:“妹妹,下次记得换一个,女人在这方面千万不能亏待自己,知道吗?”
  我点点头,觉得深以为然,泡温泉就得要找好的,今天这个就不错,就是美女多了些,穿的少了些,身材比我好些,让我有些心塞,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和谐。
  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在热水的氤氲中,我们渐渐有了睡意,忽然,我听到一声尖叫,是B发出的,赶紧睁开了眼。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一个男人赤裸着胸膛靠在对面的池子旁,下半身没在水中,不知道有没有穿裤头,虽然他看起来很年轻,也长得很帅,气质也不错,身材更是有料,但,这不妨碍我们惊声尖叫,因为这是女澡堂,不,是女部温泉,出现一个男人,那就说明,这里的安保真的很不尽责……
  听到我们尖叫,那个男人睁开了眼,哦,眼睛又大又有神,还是迷人的琥珀色,睫毛又长又密,好像小扇子一样,嵌在那张棱角分明阳刚的脸上,居然是不输任何小鲜肉的民间大帅哥。他朝我们看过来,刚想问什么,A就过去了,媚笑着开口:“帅哥,怎么称呼?”
  他看了看A,又看了看我,什么也没有说。
  A很是挫败,她的36D居然没起作用,接着B又过去了,C也过去了,帅哥同样是先看了看我,然后同样什么也没有说。
  ABC很是挫败,但又不肯放弃,我劝她们:“这可能是个哑巴,我们还是叫保安吧,兴许他不仅是个哑巴,脑袋还有问题,可能是个傻子,不然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我还没说完,就听见帅哥大声吼叫:“秦默默,你个缺心眼的,不是你告诉我不能说话,怕吓着别人吗,现在居然污蔑我是哑巴,还是个脑袋有问题的哑巴,我陆云声这辈子认识你,真是瞎了眼!”
  陆云声?杰克?我擦了擦眼角屎,终于看清了,这不就是我的电脑桌面么,老孙好像说过,那是杰克做人时候的样子。我擦,老孙竟然说了一回真话,真是,真是惊着我了!
  见那个帅哥跟我认识,好像还很熟的样子,她们忽然朝我神秘的笑笑,低声说:“妹妹,看不出,原来你是个老司机了。”
  啥老司机?姐姐们,你们真的眼拙了,妹妹我是个新手,还是个未开封的新手。
  A勾着我的脖子跟我说悄悄话:“妹妹,这个小鲜肉我喜欢,借姐姐两天怎么样?姐姐新入手一辆小跑车,就送给妹妹做见面礼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B就开始出价了:“妹妹,一辆小跑没什么,姐姐这里还有二手的保时捷,有八成新,最适合妹妹的气质了。”
  C也不甘示弱,“妹妹,我市中心有一套房……”
  我心里大喜,难道是想送给我?不过我想多了,她接着说:“里面设施很完善,尤其是健身的,小帅哥一定很喜欢,妹妹就让小帅哥去玩两天,怎么样?”
  我左右为难,不是因为不知要答应哪个,是因为她们如狼似虎,把我逼进了墙角,让我的脚抽筋了。
  这时,还是杰克懂事,懂得我的处境,朝我大声说:“秦默默,记得给我买内衣内裤,我的尺码是……”
  他说的太大声,周围的女人都看过来,狠狠的吸了一口长气,也把这里的工作人员给招来了。
  工作人员让他赶紧出去,可他就是不起,非但不起还污蔑我,让我把内衣内裤给他。
  周围的女人听到这话,都开始窃窃私语,有的说:“真是世风日下,居然在这里玩鸳鸯浴,真是没有公德心……”有的说:“可是小帅哥很帅啊,能跟这样的帅哥玩,我也愿意……”有的说:“为什么要赶人家走,人家又不是没买票,这工作人员真是不要脸……”有的说:“……”
  我听着听着冷汗直下,姐姐妹妹们啊,大家谁有多余的男装,匀我一套可以吗?
  最后,我领着穿着三条内裤,两件衬衫,五身名牌的杰克回家了,为什么要穿这么多呢?没办法啊,姐姐妹妹们很热情,不收谁的谁就不高兴啊。
  回到家,我刚想跟老孙他们介绍,陆云声回来了,可是扭头一看,杰克的狗头卡在衬衫的领子里,勒的直翻白眼,原来,他的内丹还没有恢复,什么时候会变成人形,什么时候保持狗形,没有闹钟提醒啊。
  换言之,一切都是未知,既可以是惊喜,也可以是惊吓,还可能是当街耍流氓……
  这次温泉之行最高兴的莫过于老孙,他平白得了好几套西装,还都是名牌的,不过,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老孙穿着西装去工作,还没走出去就被人打了,因为人家说了,你一身的假名牌,还敢嘲笑老子一辈子买不起名牌,不打你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