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正文二十四:
  有个偶像明星自杀了,在网络上引起一片的轰动,我想起之前还采访过他,想起当时他说的话,心里就一阵的唏嘘。
  他说:“我从小的梦想是搞创作,写出最好的音乐,后来签约了,我以为自己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可是,他们说我创作的作品不符合市场的需求,不会引起什么反响,一次次把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否定了。我说既然你们这么不看好我,为什么还要花费这么多钱来包装我?他们说我长得帅,很适合吸引一些女性群体,让我多上一些综艺节目,还接拍广告,演一些看似制作很大的电视剧。可是,我没有综艺细胞啊,在里面像个傻子一样,除了压抑还是压抑。而且,我不是演员,演戏我不在行啊,如果遇到那种所谓的老戏骨,我就是批判的对象。网上骂我的人很多,他们说我没有作品,整天只知道炒作,上节目像个痴呆一样,演戏像个智障,简直是辣眼睛,也不知道这种人为什么还要活着……连我最引以为傲的音乐,他们说我的歌曲就像垃圾一样,除了会迎合市场,什么价值也没有……可是,那些音乐不是我的音乐,是别人做好以后让我挂个名而已,而我的音乐,都在废纸堆里……我不知道我的那些粉丝喜欢我什么,她们有时候很疯狂,接机送机,还给我准备生日会,可我不喜欢,但我还得笑着面对她们,不能说一句不高兴的话,因为公司说了,这就是我的全部资本,是我往上走的基础……”
  等到他去世以后,所有的媒体都对他的公司口诛笔伐,说他们是吸血鬼,把一个这么有才华的年轻人逼到绝境,尤其是那些粉丝,在他公司门口静坐,要讨一个说法。
  可是,他公司的人也很委屈。
  他们说:“我承认他很有才华,可是有才华的人多了,真正出名的又有几个?我们不是不关注他的作品,只是我们花了很多力气,费了很多功夫,说是斥巨资也不过分,想把他的作品进行推广,可结果呢?结果是,一点水花也没有,就像石头沉进了大海,没有一点的响动。后来,我们找来一些有知名度的作者,操刀完成一些作品,然后挂在他的名下,这才让他有了知名度。你们知不知道,光是那些作者的费用,就够买好几个他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其实就是商品,公司花钱买了他,包装他,不是为了实现他的什么梦想,而是为了赚钱,你能赚钱,就说明你还有价值。后来,公司安排他上一些节目,演一些电视剧,一方面是为了提高他的知名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他曝光更多一些,粉丝数量再大一些,当然,我们不否认,做这些也是为了钱,为了钱就可耻吗?一点都不可耻,我们是商人,当然要追求利润……”
  我同杰克他们谈论起这件事,他们说我是势利眼,每年自杀的人这么多,我都不关注,这才死了一个明星,就大张旗鼓的讨论,讨论什么?难道想让他死而复生?还是让他死后也不得安宁?
  我很是无语,年龄差太大,有代沟啊!
  老孙说:“听说他房子都有好几个,都是二环以内的,每天吃的都是鲍鱼燕窝,偶尔打个牙祭都是小龙虾系列,出门有司机,做饭有保姆,还有一些小女孩前呼后拥,把他当神一样守护,你们说这样的人,为啥会要死呢?难道是对地府的风光很慕名,想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围,于是迫不及待的出发了?”
  对于他的话,我很是无视,还是杰克看的清,讲的话很有深度。
  他说:“高处不胜寒,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有人为了物质活着,有人为了精神而活,我们不能当上帝,对人家的选择指手画脚……”
  我很是赞同,刚想表扬一下他的超高觉悟,就听见他继续说:“就像秦默默一样,她活着就是为了那点工资,为了三餐吃饱,为了有屋住,有衣穿,间或还能上个淘宝,她就很满足了,可是我不一样,我有精神追求,我有世界需要守护,有理想需要努力,我的责任重大,大到我整日的失眠……所以,秦默默,你不能按照你的活法来想我,说我白吃白住什么的,我一不小心也会得精神疾病的,譬如想要自杀什么的……”
  面对他的言论,我们集体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呸”的一声给了他三口口水。
  还是大黑这个校园王子有发言权,有超多女粉丝的他言简意赅的说:“他们不懂我们的苦,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们想想,每天一睁眼,就有数百个或者数千个女生喜欢,她们喜欢到恨不得跪下舔我走过的路,唉,真是痛苦……”
  面对他的不要脸,我们集体把他推出家门,让你得瑟,得瑟死你!
  一个疯狂追星的女粉丝曾经对我说过,说她追过的明星比我采访的还要多……我问她喜欢他们什么,她说,喜欢他们帅啊,有才华啊,穿衣服有型啊,红啊,大牌啊……
  可是,她曾经喜欢到等了三天三夜的一个明星后来不喜欢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他过气了呗……可是他仍然帅啊,仍然有才华啊,仍然穿衣有型啊?
  女粉丝睁大眼睛看着我说:“帅的人很多,有才华的也很多,我干嘛要喜欢他,他又不红?”
  我知道了,她们并不是喜欢明星这个人,而是喜欢明星这个身份,只要这个明星不是明星了,或者不是那么红的明星了,她们就转而喜欢别人,一点愧疚也没有,觉得很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