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那伙人邀请我们和他们拼桌,叽叽喳喳的说自己的冒险经历,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于是虚心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的鬼?”
  他们对我的提问嗤之以鼻,“当然。”
  我又问:“那些鬼们都是什么样子,怎么说话,是不是也说带方言的普通话呢?”
  他们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韩范的妹子说:“他们很善良,很帅,还会和人类谈恋爱。”
  得,这姑娘韩剧看多了。
  韩范姑娘刚说完,旁边戴眼镜的书生就说:“我遇见过一次鬼,在我们老家,一直走一直走,怎么也走不出去,幸好碰到一个叔叔,他才带我走出去,据说,我徘徊的地方有一座坟,我一定是碰到了鬼打墙,鬼打墙你们知道吗?”
  老孙问:“当时是子时还是丑时?”
  那名书生愣了愣,马上打开百度,搜索子时和丑时分别是几点,终于百度好了,他抬起头来说:“当时是白天,太阳还没落山。”
  杰克问道:“那你多久没回老家了?”
  他想了想,掰了掰手指,“有三年了吧,家乡变化真的好大。”
  老孙了然的点点头,屁鬼打墙,这个书生只是迷路了而已。
  接着,他们问我们是否见过鬼。
  老孙说见过,还不少,不过都被他降服了。
  那群人听完哈哈大笑,拍着老孙的肩膀说:“老兄,你真会吹牛逼,佩服!”
  老孙饮了一口茶,不跟井底之蛙一般见识。
  终于吃饱喝足,我们大部队开始出发去鬼屋,只是后面还浩浩荡荡跟着一群,我问老孙,这个阵仗会不会吓得鬼躲起来?
  老孙嗤笑道:“大白天的哪来的鬼,这里风景不错,我们就当旅游了。”
  走着走着大黑忽然兴奋起来,东张西望的开始找什么。
  我问他找什么?他说荒山野岭,看看有没有同类。
  杰克使劲拍了他一下,“整个世界都在搞野生动物灭绝,你有没有点常识,还同类,就是深山老林里就没见到几个……”
  这话让我们很是伤感,后面一个妹子听到我们的对话,忽然说:“你们要找野生动物,去动物园里找啊,那里有狮子有老虎,还有萌萌的熊猫呢。”
  我们集体卡了壳,谢过妹子的好意,也许她分不清野生和家养的区别,不过,家养的狮子还是狮子吗?熊猫宝宝是可爱,但除了可爱,它们还有别的吗?
  一路游山玩水,终于到了鬼屋,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惊恐的盯着前面的三间小平房。
  我问旁边的妹子怎么了,为什么大家要停住呢,进去看看吧。妹子惊恐的回复我:“阿姨,你不害怕么?”
  我看了看妹子的长相,二十五六,又看了看我的长相,二十七八,凭什么她要喊我阿姨?这辈分不对啊,她怎么自甘堕落的要降辈分呢?让我这个占了便宜的一肚子闷气。
  更气人的是,她顺势拖住旁边的杰克,一迭声的说:“哥哥,我害怕。”
  你害怕?你害怕?你怎么不吓得尿裤子呢?绿茶妹妹!
  看着大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问老孙:“这里面真的有鬼?”
  老孙一边嗑瓜子一边闭目养神,见我问他,撑开一点眼皮,巡视了一圈,“一群神经病,理他们干嘛?”
  我还是不确定,继续追问:“这屋里面真的没鬼?”
  老孙说:“有鬼也让他们吓跑了,一群白痴,对着一个破房子搞得战战兢兢,大黑,给他们加点料,别让人家白演一场。”
  大黑得令,去了。
  然后,就在大家克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恐惧,准备推开门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于是,伴随着开门声,一大波尖叫响彻天际。
  我们几个看着众人尖叫着从身边跑过去,然后再尖叫着拿着烧火棍跑回来,一个个灰头土脸,有几个还尿了裤子。大家探头探脑的在门口徘徊,一个都不敢进去。
  就在这时,门忽然自己关上了,还发出“嘭”一声巨响。再然后,我又听见一大波尖叫,又有几个人吓得尿了裤子。
  就这样,门自己开自己关,来来十几次,我看见众人跑过来跑过去,但一个离开的都没有,虽然尿骚味已经很大了,但还是前赴后继的有人湿了裤脚。
  大黑终于玩够了,众人也被折腾够了,既然大家都舍不得走,于是,我们几个身先士卒的进去了。
  我好奇的打量了一番,想发现一点特别的地方,可是,整个屋子毫无特色,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横梁是黑色的,上面挂着一条红色的破布,有那么一点恐怖效果。
  我失去了兴趣,想离开,刚迈步就听见外面“嗬嗬”的吸冷气声。我朝外面看去,一大拨人的脑袋挤在门口,你推我搡,没一个敢进来,他们的眼睛盯着大黑,那些吸冷气的声音就是对他发出的。
  我问大黑刚才干了什么,他坐在唯一的座椅上莫名其妙的说:“没干什么啊。”
  可是众人还是朝着他“嗬嗬”的倒吸冷气。
  这时,老孙踢了大黑一脚,说:“起来,让我坐一会。”
  大黑只得乖乖的让位。老孙刚坐下,外面排山倒海的吸冷气声就对准了他,让他很是莫名其妙。
  这时,杰克推了推老孙,说:“我累了,让我坐一会。”
  老孙不愿意,但还是起来了。于是,当杰克刚坐下,外面倒吸冷气的声音马上就对准了他。
  我很是莫名其妙,这群人到底在怕什么,不进来倒也罢了,在门外一阵的倒吸冷气,摆出一副惊恐的表情,真是让本宝宝诧异万分。
  杰克问我累吗?我点了点头,于是,他让我坐在椅子上歇一歇,我从善如流的坐上去了。可是,我的屁股刚挨到椅子,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跳起来了。
  这时,外面忽然一阵大乱,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我耳朵好,听到有人喊着:“看吧,看吧,我就说这个椅子不吉利,谁坐谁倒霉,听说这个椅子是鬼的专属座椅,不准人坐的,谁坐上去轻则会倒霉,重则会死,而且死的很蹊跷……”
  我吓得面色惨白,你们怎么不早说?怎么不早说?
  杰克问我:“你也听过这个传言,不然为什么忽然跳起来了?”
  我哭丧着脸说:“哪有,我只是忽然想到这个椅子是不是脏的,我想起来擦一擦而已……”
  既然有我们这群小白鼠,那些人忽然就有恃无恐,一个个慢慢的进来了,有的人还拿着相机,咔咔的按快门,有的更离谱,对着椅子就开始磕头,就差点根香了。
  其实,三间房子很小,这么多人涌进来,瞬间就有点盛不下了,我和杰克他们退到外面,看着外面的日头,马上要偏西了,于是准备离开。
  可是老孙忽然说:“你们不好奇吗,为什么几间平平无奇的房子会被叫做鬼屋,还吸引来这么多的游客?”
  我想了一想说:“难道这是地方政府发展的特色旅游业?”
  确实,有鬼也是一种特色,这不,里面的游客就是例子,只要有特色,就会有游客,只要有游客,就会有GDP。
  可是,杰克说:“难道你认为这里面有鬼?”
  老孙点点头,“这里没有鬼,却被叫做鬼屋,然后还吸引来这么一大批人,连一把破椅子都有人给它编了故事,这是不是很蹊跷?”
  我觉得这没什么蹊跷的,中国人素来有想象力嘛,在编故事方面很在行啊,可是,杰克说:“那我们留下来,晚上过来瞧一瞧,看是什么人在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