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久而久之,新夫人病了。于是,仇宗再次急坏了,把天南地北的神医又请了一遍。这次,有个老神医很靠谱,捋着一尺长的白胡须说夫人这病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啊……
  仇宗问什么是心病。老神医给他举例:“譬如说相思就是心病的一种,还有……”还有后面是什么,仇宗根本没有听,他只听到相思两个字,脸顿时绿了。他想,怪不得夫人每日的愁眉不展,心思不属,原来是得了相思病,于是,他得出一个结论,夫人定是有心上人,她与心上人不能在一起,于是夜夜相思,然后就成了相思病。
  仇宗的这个结论得出的很是莫名其妙,就像天上飞过一群雁,中间有只掉队的,你就得出结论说,这个雁肯定是不合群的,很是有些牵强附会。但仇宗是个好人,于是他委婉的跟自己的夫人说:“我们和离吧。”
  面对他的委婉,新夫人暴怒了,她指着仇宗的鼻子半晌说不出话,再出声就是痛骂:“我不会便宜你和那个狐狸精的,你们这对狗男女!”
  这话委实有些耳熟,仇宗还没想起在哪里听过,新夫人就一命呜呼了,眼睛大睁着,很是死不瞑目。床前的仇宗再次哭的稀里哗啦,他很想解释,自从上一世的夫人没了,他就再也没管过那个狐狸精,任由人家在人世间自生自灭,很对不起自己的故友,但就是这样,为什么夫人还不放过人家,每次死之前都骂人家一顿呢?
  新夫人死不瞑目,除了吓坏几个盖棺材盖的,似乎没人怪仇宗人品太渣,但是仇宗不放过自己,他发誓,要找到夫人的下下一世,然后和她白头偕老,生死与共,再也不让谁玷污他们纯洁的爱情。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感叹一声,这一对奇葩啊,可真奇葩!
  我问杰克,仇宗和那女人的下下一世是否白了头偕了老?杰克摇摇头。我很震惊,忙问是为什么。
  杰克说:“还是因为那只狐狸精,新新夫人开玩笑的问仇宗在外面是不是认识了哪只狐狸精,怎么这么骚?仇宗很老实,痛快的承认了,他是认识一只狐狸精,刚说完,新新夫人就病了,这一病还是不轻。”
  我问道:“为什么他不解释,此狐狸精非彼狐狸精呢?”
  杰克说:“他解释了啊,可新新夫人病的更重了。”
  我奇怪的问道:“他是怎么解释的?”
  仇宗对他的夫人说他所认识的狐狸精不是人,于是夫人反问道,那她是母的吗?仇宗点点头。于是夫人又问,那她漂亮吗?仇宗想了想,那只狐狸皮光水滑,额上一撮金毛,生的当然漂亮,于是,他又点点头。这时,夫人的表情已然不对了,但还是问出下一个问题,比我还漂亮吗?仇宗老实的回答,你们根本没有可比性……仇宗的意思很明白,你是人,人家是狐狸,怎么比美呢?当然没有可比性啊。可是,新新夫人还没有听完他的话,就呕出一口血,然后一命呜呼了。
  唉,真是可怜的狐狸精,每次都当背锅侠!
  我问杰克,不会他们每一世都是这样结束的吧?杰克摇摇头说,当然不是。
  我很欣慰,总算这俩奇葩不折腾了一回,可是接下来杰克说:“我记得民国的一次,这个女的投身成为一个进步女学生,很是能折腾,每天的主业就是上街游行发传单演讲,要多激情有多激情,这样的女学生当时有很多,当然下场都不是多好,毕竟当时世道正乱,正需要革命烈士捐躯铺路。当仇宗找到人家的时候,那个女学生正对着敌人的枪口,敌人正好扣动扳机,下一秒那个女学生就要为国捐躯,仇宗马上施展神通,救下了她。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那个女学生出口的第一句话不是谢谢,也不是什么感叹词,而是骂出了四个字,你个懦夫!然后,不等仇宗反应过来,毅然决然的又冲上了敌人的枪口。仇宗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骂他,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于是再次从敌人的枪口上把她救了下来。这次,这个女学生更生气了,指着仇宗的鼻子就开始演讲,主题思想是,为国捐躯,从我做起。当时,周围人仰马翻,哭声震天,枪声不时的从身边钻过,死人不断刷新记录,仇宗真想对那个女学生说,你演讲能不能换个地方?最后,仇宗救了她七次,她最终还是死了,谁让第八次没拉住呢。”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还是杰克给我解释,当时的人视死如归,把信仰当成一种使命,认为死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尤其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而死。好吧,我承认自己理解不了,但是,现在的人十个有九个半理解不了,想想我还是很随潮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