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好不容易找到上山的路,我却越走越后悔,原因无他,只因为我是个特别容易放弃的人,只要给我一点挫折,我就会想想这条路是不是走不通,要不要换一条新的路?后来,一个心理学家告诉我,这是一种病,俗称自卑症,是内心极度的不安全,不自信造成的,患这种病的人不是害怕坚持,也不是不能坚持,只是害怕坚持到最后还是一场空,这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打击,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譬如自杀,厌世,抑郁等。其实上山的路也不是很难走,但周围的环境太吓人。明明外面是晴空万里,里面却是阴森黑暗,再加上时不时传来的乌鸦叫,还有路边窜出的不知名生物,譬如像蚂蚱却比蚂蚱大的大蚂蚱,像毛毛虫却能飞的伪蝴蝶等等。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罢了,可我似乎听到动物磨牙的声音,还有某种血腥味,当时我吓得一激灵,腿脚开始酸软,转头就想回去。
  当然,我没有回去,而是继续往上走。这倒不是我勇敢坚强不抛弃不放弃,而是,下山的路我找不到了。在摔了一个跟头以后,我看到一个状似灵芝的植物,上面还停着一只美丽的蝴蝶,我蹑手蹑脚的过去,兴奋的把灵芝捧在手里,想着发财了发财了,这样的宝贝怎么让我遇上了?是不是上天终于看不过我贫穷的样子,送一颗灵芝让我风光一番?事实证明,我猜的不对,上天根本不是让我风光一番,而是让我风光好几番,我往前面一看,乖乖,到处都是灵芝,一个个饱满红润,就等着我辣手摧花……
  我一路走一路摘,慢慢偏离原来的路,等到我直起腰来,前面是一株荆棘,左边是荆棘的叶子,右边是荆棘的刺,后面是荆棘的根,我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我迷路了。虽然迷路了,我却并没有很不安,因为我怀里都是灵芝,这可是价值不菲的宝贝,有宝贝在怀,我笑都来不及,一点小小的迷路算什么。其实人都有一种惰性,在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之前,总会想着前面定然会有转机,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等到我向左走向右走向前走向后走都没有找到回去的路,我才有点慌了,心里慢慢浮现一个念头,但凡老天送给你一样珍贵的东西,必定要你付出相同的代价。换言之,老天今天送给我这么多珍贵的灵芝,而我必须接受迷路的考验,只要我过了这关,这些灵芝才真正属于我。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后来,收药材的告诉我,这些是毒蘑菇,跟灵芝半点不沾边,只是长得像而已,他们一般采药材的时候都会避开它,因为这些灵芝是某种蛇类喜欢的,而这种蛇类是剧毒,只要被它咬到,顷刻就会毙命。他还说我真是命大,前年某个孩子不懂事就采了一颗,就被攻击了,至今连尸首都是带毒的……
  当时,我抱着上天考验我的想法大胆的往前走,走着走着,我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人影,土布衣裳,身材不高,看着像是个老妇人。我心里一喜,忙上前跑去,可是,等到我看见那个老妇人的样子,心里一咯噔,顿时坐在了地上,怀里的灵芝“哗哗”的往山下掉。
  等我回过神来,杰克已经跟老孙商量,是不是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因为我看起来特像吓傻了。我顾不得不满,忙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原来,我久久不归,杰克他终于知道急了,不顾老孙这个说风凉话的,自己上山来找我了。虽然这山很大,但杰克终归是妖怪,找个人还是很容易的,他找到我的时候,我怔怔的看着前面的尸体,不动不说话,手里抓着一个毒蘑菇,一直不松手。杰克吓坏了,他以为我吃了毒蘑菇,忙背起我下山了,至于那个尸体,他也顺便报了警,现在警察正在山里调查。
  其实,我隐隐约约已经知道怎么回事,山里的老妇人,国外回来的夫妻,他们应该是有某种关系的。事实证明,我这次终于猜对了,那个老妇人就是这对夫妻一直找的老娘。那对夫妻来不及悲伤就被警察叫去问话了,看着警察凝重的表情,我大胆的猜测,这个案子看起来不简单。
  我猜测,这个老妇人的孙子莫不是被某个人贩子组织给拐走了,而老妇人因为碍事被他们灭口了,被抛尸在山里,被我无意间发现了。
  老孙反驳我,只听说人贩子拐人,没听说过还负责杀人灭口的,秦小妹你刑侦剧看多了。我不满的提醒他,现在的人贩子不仅贩卖人口,有的还穷凶极恶,你没看过新闻报道吗,哪个人贩子手里没有几条人命……
  见我们快要打起来,杰克忙说:“这跟人贩子没有关系,据我来看,人是在这两天死的,而且没有外伤,看着像是中毒而亡。而且,据我观察,她在山里已经生活了很长时间,起码有一个月了,跟这对夫妻回来的时间恰好对的上。”
  我惊了,难道是这对夫妻杀人灭口,可为什么啊?还有,孩子去哪里了?杰克敲了敲我的头,恨铁不成钢的说:“秦默默,你想象力不是太贫乏就是太丰富,他们看起来很正常,干嘛一回来就杀自己的娘啊,还有,就算人是他们杀的,他们干嘛不埋了或者烧了,还非要等到你看到啊?”
  我也模糊了,老孙分析,那个老妇人在山上生活一个月,是靠什么活下去的,单纯的靠野果和野菜?这根本不现实,一定还有别的人帮助她,而这个人,才是案件的关键。
  杰克听完老孙的分析,附和着点了点头,他说在山上看见馒头屑,还有几个包装袋,看着是新近丢弃的,最重要的是,还有几个矿泉水的瓶子,很新,像是喝完没多久。所以,那个悄悄上山送东西的人一定知道所有的一切。
  我以为找到那个人会很麻烦,起码要过好几天,毕竟这村子里的人不少,慢慢排查需要不少时间,可是,那个人很快找到了,居然是对门的邻居,一个头发发白,后背伛偻的奶奶,总是对着我们笑,还给我送过韭菜馅的 。
  面对警察的询问,她一直沉默。至于如何找到她的,还是因为几个包装袋。那对夫妻回国,带来很多外国特产,其中有一种饼干,带回来两盒准备送人。后来,这两盒饼干都送给了对门的邻居,而惊悚的是,这种包装袋居然出现在尸体的身上,还被紧紧的揣进里面的兜里。所以,这个邻居的嫌疑很大,非常大。
  面对她的沉默,那对夫妻很激动,要不是警察拦着,他们能把那奶奶给活剥了。其实也怪不得他们,好不容易回国,原想一家团圆,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冰冷的尸体,这还就罢了,孩子至今还不见踪影,可唯一的嫌疑人居然死不开口,这叫他们如何忍的下去。
  看到他们那么激动,那位奶奶忽然抬起头,冷漠的开口:“三年的时间,你们连个电话都没有打,你们知道你妈和孩子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那对夫妻愣了,良久,还是媳妇开口:“我们每月都寄钱的,他们的日子应该过的挺好的吧,我觉得……”奶奶听完以后,冷笑了两声,再没有开口。
  等到我们以为她再也不会开口的时候,她忽然要求去看一眼尸首。警察把她带过去,她怔怔的瞧着,忽然跪下喊了一声:“大妹子……”然后,她丝毫不顾忌周围的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警察面面相觑,不知该把她拉起来还是让她哭个痛快。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她抬起头,目光冷静,对警察说:“我说,我全说。”
  后来,我看到她的证词,她说:“他们以为把孩子扔给老人就万事大吉,自己的外面挣钱快活,想起家里就打个电话,没有想起可以好几年不联系。可是,他们不知道吗,老人老了,腿脚不灵便,而孩子却是最好动的时候,要老人照看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万无一失呢?他们怎么会放得下心呢?挣钱难道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家人都可以忽略不管吗?”
  她说:“对门的大妹子和我是老姐妹,我们年轻的时候照顾儿女,老了照顾孙子孙女,一直是互相帮衬的,这几年,她的儿子儿媳出国挣钱,她一直很不同意,因为孩子还小,她真的怕照顾不过来。可是,她不敢说,因为她老了,老人是很遭人嫌的,她还要靠儿子儿媳来养老。她把孙子看成眼珠子,一刻都不敢放松,生怕孙子摔坏哪怕一点点,儿子儿媳回来跟她没完,当然,孙子也是她的大宝贝,她喜欢的很。”
  她说:“我们这里前几年发生过火灾,死了几口人,她怕的很,轻易不敢生火,还买了很贵的煤炭,用她的说法,只要孩子没事,钱花了也就花了……可是,她防的了火防不了水,谁知道那孩子会掉进水缸,那水缸那么深,平时都用石头压着,可是那孩子却爬上去把石头推开,然后一头栽进去,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气很久了……当时,她怕的很,我也怕的很,她怕的是怎么跟儿子儿媳交代,我怕的是她会寻短见。果然,晚上的时候,她出门了,把腰带系在树上就想上吊,我拼命把她救下来,当时,她一直哭,哭自己的孙子,哭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哭着哭着她又想寻死。我劝她看开点,人死不能复生,儿子儿媳还年轻,可以再生一个。她当时应该听进去了,后来几个月,她虽然还悲伤,但不去寻死了,可是,就在她儿子回来的前一晚,她找到我,害怕的发抖,她说她儿子儿媳不会原谅她的,他们会打死她的,她不能呆在家里,她要跑……我当时觉得她躲出去一段时间也好,于是把她送到山里废弃的小屋里,定时给她送吃的。后来,她儿子回来了,给了我两盒饼干,问我知不知道他娘和儿子去哪儿了,我很害怕,怕说漏嘴了,幸好,她儿子没有怀疑,报了警还请了个算命的过来找,一直也没找到。”
  她说:“我一直给她送吃的喝的,送了一个月,也一直劝她,她儿子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会原谅她的,我让她回去说出真话,这样一家人才好过剩下的日子,毕竟,她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娘……她当时被我说动了,说想两天再说。当时,我把那饼干给了她,说这是她儿子带回来的,她抱着饼干流泪了,包装袋舍不得扔,直接揣兜里了。这两天,我风湿犯了,走不动道,更爬不上那么高的山,于是,我让隔壁的小孩送馒头和水上去。我叮嘱他们要送到那附近,一定不要随便给扔了……唉,那几个孩子都是贪玩的年纪,他们怎么知道这几个馒头是救命的呢?我想一定是那几个孩子没有把馒头送到,她才吃了野蘑菇,这才中了毒,唉……这是她的命啊……”
  可是,警察调查走访的结论却是大相径庭,那几个孩子没有贪玩,把馒头送到了地方,靠着那几个馒头,她是可以撑两三天的,可是,从小生长在山里,对一草一木极其熟悉的她,却误食了毒蘑菇,这根本让人很难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