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就听见手机响个不停,等我不耐烦的接起来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凄凄惨惨的女性哭声,连续不断,铿锵有力,如果不是在床上,估计我会吓得摔个跟头。
  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姑娘,说她早上打了电话,知道一个惊人的消息,现在情绪很不好,急需跟我见面细谈。听到她这么说,我很兴奋,果然,留下名片是正确的,这不,马上就有新闻可以写了。我们约定了见面的地点,等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哭过七回了。为什么我会知道呢,因为整个餐厅的人都在告诉我,快去把她带走,我们到这里是吃饭的,不是来扫墓的……
  我本以为她会给我提供一个惊人的内幕,譬如言情一点的,她男朋友得了不治之症,为了不拖累刚求婚的女友,毅然决然的自己去化疗,自己去治病,现在他命不久矣,只求再见最爱的女友最后一面。悬疑一点的,她男朋友被诬陷杀了人,这五年一直在追查幕后陷害自己的真凶,这五年,他颠沛流离,苦不堪言,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毅然决然的放下了最爱的女友。玄幻一点的,她男朋友穿越到平行空间,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关系整个地球的未来,为了隐藏这个秘密,好多大佬对他进行了追杀……可是,真正的真相真的很不像真相,他这五年一直生活在邻市,有一个老婆,是小学老师,有一个儿子,今年四岁,现在,他的老婆正在积极备孕二胎,听说备孕很成功,二胎指日可待。
  我神色复杂,真的不想说什么话,这他妈就是一个渣男而已,值得你哭这么大声吗?就算值得你哭,可肯定不值得我大老远的早饭都不吃就赶到这里,为了尽早赶来,我还打了车,车费还没地方报,我冤的很呐。
  我不咸不淡的安慰了她几句,指望她明白我们俩的关系,不是什么亲闺蜜,只是昨天才认识的陌生人而已,不要一直用我的袖子擦你的脸,你的脸上都是鼻涕泡,更不要指望我同仇敌忾的骂那个渣男,因为我还没吃早饭,没有力气。可是,她没有明白,最后气吞山河一声吼,带着我要去捉奸。我简直欲哭无泪,姑娘啊,你要去捉奸,可人家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你捉的哪门子的奸啊?
  我自然是不肯去的,一般没有什么价值的事情我都是不干的,这件事,说到底就是一个每天都在发生的,司空见惯的,连知音都不屑写的小事,可是,最后我还是去了。没办法,这姑娘力气忒大,拉着我就不放手。嗯,其实也不怨我力气小,谁让我没吃早饭呢!
  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我心里骂了句,我x,这,这真的是那姑娘口中的又高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怎么长的这么的,这么的一言难尽呢?其实他长得不丑,但实在说不上帅,高么,也不是很高,一般男人的水平,至于富么,怪我眼拙,实在看不出他是有钱人。我以为姑娘认错了人,可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又不像,于是,我只好得出一个结论,情人眼里出西施,连眼屎都带着滤镜。
  那男人见到我们很冷淡,问了一句:“你来干什么?”丝毫没有被前女友捉到的羞愧,内疚和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我顿时气了,这渣男,如此的镇定,真是不要脸,对于不要脸的人,我向来是敬而远之的,但面对面,我还是可以骂两句的。我说:“一个人,抛弃了刚刚求婚的女朋友,一点不交代的自己跑了,然后在邻市结婚生子,让女朋友一个人痛苦煎熬了五年,现在,女朋友找上门来,那个人却问,你来干什么,她能来干什么,她不过是想要渣男给她一个交代而已,毕竟,整整五年,她都在痴情的守候,而渣男,却快活的结婚生孩子,听说还要生两个……”
  那男人听我说完,指着自己问我:“你是在骂我吗?”显而易见,我当然骂的是你,但我没有回答,毕竟,这里没有杰克,我要是挨揍了,估计会很惨的。他显然也没要我的回答,直接冷冷的看着那姑娘说:“我为什么会离开你你最清楚,现在却来兴师问罪,你觉得很好玩吗?”
  这男人说,他的确很爱这姑娘,嘘寒问暖,关心体贴都是真的,他知道自己不高不帅也没有多少钱,很是委屈了姑娘,所以,只有加倍的对姑娘好。可是,有一天,他发现,在姑娘朋友口中,他成了痴情的王子,富二代。他用半年时间攒钱为女孩买了一个包,在女孩朋友的口中就成了他吃个早饭的功夫随手买的。他去高级酒店谈事情,拿回来一支笔,刻着酒店的logo,在女孩朋友口中成了他是那个酒店的vip,定期去酒店打高尔夫。他坐了一趟朋友的豪车,拍了个照片,在女孩朋友口中那辆豪车是他用旧的,现在准备换新的。他的头像很多出现在某高级别墅,某度假山庄的石子小路上,据女孩的朋友说,这些都是他的,他的!这些还不够,他常常为女孩的虚荣买各种不适用的奢侈品,明明可以坐火车,偏偏要坐飞机头等舱,明明可以在国内玩,偏偏要去国外逛一圈……如果他能负担的起也就罢了,可他为了买一张飞机票的头等舱差点去卖肾。他劝女孩,我们不吹牛逼可好,大家都是普通人,干嘛要装逼给别人看呢?可是,女孩说,我这么漂亮,从小就是焦点,那些同学朋友如果知道我找了一个普通人,会在背后怎么笑话我呢,尤其是那些没有我漂亮的,就等着看我的笑话呢。可是他们现在都在羡慕嫉妒我,在每年的同学会上我还是焦点,这就够了。
  可是,他很忧虑,这种谎言迟早有被拆穿的一天,而且,整天撒这种谎,他很烦。女孩却说,这有什么,谁比谁高贵到哪里,大家都在撒谎,你看我的那个闺蜜,手上戴的表说是二十万,其实就二十块,小摊上买的,连高仿都不是。你看我那个同学,明明老公是工地搬砖的,偏偏告诉大家她老公是工程师,还是高级工程师……所以,大家不怕撒谎,就怕撒的不够大,你撒的足够大,大家还会高看你一眼,因为大家都不清楚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这男人被深深的教育了。后来,就是求婚仪式,女孩坚持要包下中心广场的电子屏,还要一千朵玫瑰,并且要很多很多的气球烘托气氛,她说,求婚就一次,她要做被全城女人羡慕的女人,被人羡慕嫉妒,就算倾家荡产也认了。
  男人实现了女孩的愿望,他的这场求婚登上了头条,女孩如愿被全城的女人们羡慕嫉妒恨,顺便男人也拥有了自己的粉丝后援会。可男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不愿做一个假人,不愿过一个假日子,不愿生活在假的社会里,即便那是美丽的,但都是泡沫,一戳就会碎,所以,他逃了,没有留下任何的遗言,哦,是留言。
  听到这里,我有点瞠目结舌,忍不住对那姑娘说:“你这谎也撒的太大了吧,虽然我知道女生爱虚荣要面子,不愿被别人比下去,但你,你这,也有点太……简直是吹牛不上税,吹的都没边了。”
  女孩反问我:“难道你不希望昨天的求婚仪式自己是女主角吗?”
  我说:“我本来就是女主角,那求婚仪式就是我男朋友为我而办的,只不过……”只不过被我搞砸了而已。
  “你看。”女孩一摊手,“我们都一样,在虚荣和面子面前,都会产生幻觉,都想当那个被人羡慕嫉妒的女人。”
  我急了:“我才没有产生幻觉,昨天那帅哥就是我男朋友,他叫杰克,不,他叫陆云声,是大学教授,烟花是为我放的,蜡烛是为我摆的,花也是为我准备的,还有……”
  女孩没有打断我,但她那眼神传递出的无限同情和感同身受让我怎么也说不下去了,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到自己或许在撒谎,昨天的一切难道都是幻觉?
  最后,男人留给女孩一句话:“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找一个好男人,不要拿他和任何人比,日子是自己过的,不是活给别人看的。”
  我不知女孩听懂了没有,有没有醍醐灌顶,但她望着男人的目光让我明白,她后悔了,错过了一个爱她的男人,她后悔了。
  回到家,我对杰克说了这件事,杰克说:“你们女人就是爱攀比,过的好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过不得不好恨不得全世界把自己遗忘,有的还以次充好,把虚荣面子当成生活的里子。”
  我反驳道:“那是她们,我才不是这样的人,我这么的低调,这么的务实,从来不做显摆让人嫉妒的事。”这时,老孙拿着手机过来了,对我抱怨道:“秦小妹,你的朋友圈为什么都是杰克,他上课的照片也就罢了,怎么连喝个水都发朋友圈,人家谁看你这些垃圾啊?”
  我指着下面的评论对他说:“你念,你念一下。”
  老孙捧着手机一条条的念:“鱿鱼炖兔子说,秦默默,你不就是找了个帅哥小鲜肉吗,显摆什么,害得老娘整天舔屏。活着不如自杀说,秦默默你个贱人,你男朋友真的有这么帅吗,拉出来遛遛,让我们看看,你到底加了几层滤镜。荔枝熟了不想摘说,秦默默,告诉你一句话,秀恩爱死的快,等到这小帅哥甩了你的那一天,姐们借个肩膀给你靠……”
  老孙念着念着忍不住说:“秦小妹,这都是骂你的,你这到底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哎,不对啊,人家骂你,你为啥这么高兴?”
  我往嘴里优雅的送了一个荔枝,然后拍拍手说:“人家这么羡慕嫉妒我,我干嘛不高兴?她们骂我,说明嫉妒我,为什么要嫉妒我,当然是我比她们过的好,找的男朋友比她们的都帅,所以,我当然很高兴了。”
  杰克和老孙对看了一眼,忍不住双双打了个寒噤。
  我对他们科普,“其实我们女人不是最爱攀比的,你们男人要起面子来那可是无人能敌,就比如说,杰克,如果有一天,老孙的法力很高强,强到比他师兄还强,然后一大堆的达官显贵们围着他要签名,一大群的妖怪要跟他做朋友,你的手下把他当偶像,你会怎么办?”
  杰克说:“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怎么办?”
  我循循善诱:“你不会嫉妒吗,不会吃醋吗,不会气的吃不下饭吗,不会想把老孙打败然后把这一切据为己有吗?”
  杰克淡淡的回答:“不会啊。”
  我很不甘心,好吧,你不嫉妒老孙,想必是老孙的外貌不合格,那大黑呢?于是,我再拿大黑举例,“要是有一天,大黑比你长得帅,比你更年轻,比你更招小姑娘喜欢,他的女朋友比我漂亮一百倍,他的备胎都能排到黄河两岸,他的追求者遍布世界各地,从人类到妖怪,都把他当天下第一的美男,你不会嫉妒的要死吗?”
  杰克说:“不会啊,男人干嘛要这么多的追求者,麻烦!”
  我看着他,很不相信这是他真实的想法,可是,他面色坦诚,一看就是在说实话,让我很有点为自己的论点站不住脚。忽然,我想起一件事,怒气冲冲的说:“刚才我说大黑的女朋友比我漂亮一百倍,你干嘛不反驳我?”
  杰克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不懂我为何发火,我更气了,“这世上有比我漂亮一百倍的女人么,有么?”
  杰克愣住了,老孙端着茶缸悄悄的溜了,然后,我就听见杰克咳嗽一声,对着门口说:“大黑,回来了啊,秦默默问你呢,你女朋友是不是比她漂亮一百倍……”说完,他赶紧也溜了。剩下大黑抱着一摞作业跟我面面相觑,他摸着脑袋问我:“他们这是干嘛呢,我怎么有点糊涂了呢?”
  我说:“没事,等你长大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