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正文五十:
  有一段时间,老孙的生意很不好,有时候一个月也没一分钱进账。我很疑惑,老孙的法力虽然不说有多高强,起码也能糊弄住一般人,他算卦的技术虽说不能到泄露天机的地步,但也能糊弄住一般人,何至于此呢?
  大黑帮我解惑,他说老孙的那一套是封建迷信,课本上说那是封建糟粕,老师说迷信害人,统治阶级们信奉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信奉辩证法,在辩证法的世界里,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没有神的,所以,老孙注定是人人喊打的糟粕。
  我说周易是科学,五行八卦也有科学依据,星象什么的虽然不懂,但也有一定的道理,何必一棍子打死呢?杰克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一个国家想信奉什么,那是由统治阶级说了算的,但凡跟他们的思想相左的,都被归到岂有此理的范畴,这是统治的艺术,一个国家,不能有两种声音,你说你的,我反对我的,那这个国家迟早要完蛋。
  我还是不解,最近寺庙建的多,和尚都成了新兴职业,为什么不见国家来禁呢?杰克说,这你又不懂了,佛学讲究普度众生,劝人向善,和统治阶级的思想基本一致,再说,中国的寺庙早就成了文化遗址,有的还带有武侠意味,譬如少林寺,所以,文化要包容,只有包容才能发展呢。
  听到最后,我还是不解,既然要包容,为何建国后不许动物成精?既然不包容,为何基督徒们越来越多?
  可是,老孙痛定思痛,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找到了一个新工作。某一个夜晚,我在路上走,前面出现一个光头,光头下面穿着袈裟,脚上穿着布鞋,走的摇摇晃晃。我思忖,前面这是个真和尚还是个假和尚,后来,这和尚一回头,嘴里啃着猪蹄,欢快的跟我打招呼:“秦小妹,回来了。”原来是老孙。
  老孙说,他现在当了和尚,就是郊区那个最火的寺庙,他有工资还有提成,寺庙为了留住他这个人才还给他买了五险一金。我愕然,这,老孙,你不是道士吗,现在皈依了佛门,算不算是叛徒,师门败类?
  老孙不高兴了,我就是当个和尚,算什么叛徒,要这样说,秦小妹你一年换了两份工作,那对于前一个公司来说,你算不算叛变了?我反驳道,这能一样吗,工作可以随便换,跳槽而已,这叫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可一旦入了师门,就终身入了师门,你没看武侠小说里,令狐冲被赶出华山就被叫成叛徒了。何况你的行为比令狐冲都严重,人家就是换个师父,你倒好,直接改了信仰,你师父要是知道了,要从棺材里爬出来掐死你的。
  老孙笑我太迂腐,看不透这世间万象,我笑他看的太开了,都开到没有任何原则了。他不服,非要领着我到他工作单位,看看他究竟是怎么当和尚的。去之前,我抱着偏见,老孙这个和尚,无非是个浑水摸鱼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等到人家寺庙有了新人,他迟早要被扫地出门的。可是,去了之后,我改变了看法。老孙,竟然真的是个人才。
  寺庙的主持是个得道高僧,这是他们宣传手册上印的,说他五岁就能看懂佛法教义,六岁就能登坛授课,他博览天下经文,出国和人斗嘴,哦,是斗法,就是辩论,佛法辩论,无往而不胜,让天下高僧纷纷为之侧目,称他是个难得的后起之秀。总之,不管这宣传手册有多夸大,这寺庙的和尚总是会念经的,我问老孙会念经吗?他摇摇头说,我念那东西干什么,我又不失眠?我愕然,你一个和尚,连念经都不会,你们主持为何要留下你这个废物?
  老孙被叫废物很不高兴,一拂袖走了,留下我愣在那里,被一个小和尚追着要买票,不买票就不让进。我只好出了五十大洋,心里像是割肉般难受,小和尚告诉我,前面有做法仪式,是他们寺庙新推出的项目,广受好评,让我不要错过。
  我信步而去,还没靠近就看见一圈又一圈的人,个个虔诚的不得了,果然是广受好评的项目。我好不容易挤进去,看见一个僧人肃穆而坐,手里一串念珠,嘴里正叭叭的念个不停,也不知念了什么。我离得近,听得清楚,他念的是,一个鸡蛋一块钱,二个火烧三块钱,一份豆腐脑两块钱,我今天吃了两个鸡蛋,三个火烧,两份豆腐脑,一共多少钱?我愕然的看了一眼那个僧人,老孙,原来你就是这么工作的,你糊弄人可以,但可不可以不要糊弄的这么明目张胆?可是,看着上面的老孙,我周围的观众一个个很虔诚的双手合十,听他算一顿早餐花了多少钱。好吧,我承认,他们听不懂老孙在说什么,毕竟,老孙那陕西的方言还是很地道的。
  后来,等老孙算完,不,是念完,睁开了眼,随手在人群中一指。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看见那个被指中的大嫂欢欣鼓舞的要跳起来,嗯,实际上她真的跳了起来,四十多岁的人,蹦蹦跳跳的到了老孙身边,认真的跪了下来。只见老孙的手掌虚虚的在她头顶移动,嘴里念念有词,这次我真不听不懂念的是什么了。过了约莫一刻钟,老孙的手掌放下来了,那大嫂也睁开了眼睛,面对老孙虔诚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到了一边的功德箱,把早已准备好的毛爷爷放了进去,我目测,应该有好几千呢,果然是大手笔!
  接着,我就看见老孙手又一指,一个小朋友被选中了。我愕然,老孙啊老孙,你要糊弄人也要找个有钱的,何必对着一个小盆友下手呢,他往那功德箱里投的可能是游戏币啊?可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小朋友会哭的让老孙下不来台,更或者揪老孙的衣裳,摸他的光头,可是没有,小朋友规规矩矩的跪着,然后规规矩矩的磕头,最后掏出一沓人民币,扔进了功德箱。随着他的动作,功德箱颤了颤,我也颤了颤。乖乖,那厚厚的一沓,比我的工资可厚多了。我对老孙很是佩服,果然人不可貌相。
  最后,老孙指向一个中年大汉,又是一样的流程,不过,中年大汉最后扔进功德箱的人民币有点少,让老孙很是皱了一下眉头。三人过后,老孙站了起来,念了句阿弥陀佛,今天佛祖度化的人已满,各位明日再来吧。没被选中的众人不想走,依依不舍的对老孙说,大师,我都排了一个月了,您今天能不能开开恩,让佛祖他老人家费费心,多度化一个,您瞧,我这跑的腿都跑细了……
  老孙面无表情的再次念了一遍佛号,对着众人说,佛度有缘人,各位还是散了吧。众人见他这么说,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那个腿都跑细的,蹲在地上不肯走,止不住的叹气,嘴里一个劲的念着,为啥我不是有缘人啊?
  见众人都走了,我悄悄的给老孙竖了一个大拇指,高,真高,你骗钱的手段真是越发高了。老孙不乐意了,我怎么骗人了?那三个人都是邪气缠身,心思抑郁,身体受损,我施个法术帮他们净化身心,祛除邪气,让他们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这哪里是骗人呢?
  我说:“那两个大人也就罢了,人家一个小孩子,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怎么就邪气缠身,心思抑郁了?”
  老孙说:“你懂什么,那小孩是个自闭症患儿,我这法术能促进他的血液循环,让他敞开心扉,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好事。”
  我对老孙油然而升起一股敬意:“所以,你是看那孩子是个自闭症所以才选中他的?”老孙淡淡的看着功德箱的方向说:“当然不是,我是看他是坐玛莎拉蒂来的才选中他的。”
  果然,老孙的人设还在。
  在我要走的时候,忽然出了一个小插曲。一个中年女人拉着一个僧人的胳膊,一个劲的哭诉,没良心的,你怎么舍得抛下我们娘俩,没了你,你让我们怎么活啊,孩子,快求求你爸爸,让他跟咱们回家……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一边打着游戏机一边斜觑了一眼自己的妈,妈,你out了,我爸不想回去就不回去吧,反正做和尚挺好,多时尚……他还没时尚完,就被当妈的一巴掌把游戏机拍地上了,这孩子,会不会说人话?
  看着这对母子,那僧人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号,两位施主,请回吧,我心已归佛门,万万不能再入红尘了。那中年女人听了,双眼含泪,眉目凄苦,很是无奈。可那孩子马上回了一句,爸,你不回去可以,千万不要忘了每个月给我们打钱啊,这可快到月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