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进入一户人家以后,我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真是见鬼了,屋里比外面还冷,而且还冷的这么的阴森森,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屋里黑漆漆的,我摸索着想开灯,但被杰克制止住了。
  “别开灯,他怕光。”
  哦,原来是个畏光少年。在我面前出现一个轮廓,看着年纪不是很大,浑身上下罩着一层的寒气,慢吞吞的从窗户边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我们。
  “你又来了。”语气很是不耐烦,还有丝厌恶在其中。很显然,他对话的对象是杰克,不包括我和老孙,因为我们俩肯定是第一次上门。
  还没等杰克说什么,他又转过身,用屁股背对着我们,声音更加的冷冽:“你别以为救过我的命就能让我感恩戴德,告诉你,我不会走的,永远也不会走的!”
  这话说的很莫名其妙,不过一想就明白了。杰克看中了人家的房子,恰好那人有难,于是他顺手救了人家一命,然后,杰克就以救命恩人自居,让人家麻利的把房子腾出来让给他,人家不肯,杰克就过来劝,一次不行就来第二次,二次不行就组团来。
  想到这儿,我有些羞愧,都是平时我逼迫的太紧,把房子这事看的太重,导致杰克心理扭曲,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来满足我。嗯,是我的错,我得认。于是,我忙说道:“这位小兄弟你别怕,房子我们不要,你安心住着就好,今天我们就是来串串门,没什么别的意思。至于杰克的救命之恩,你不想报就别报,反正忘恩负义的人这么多,不差你一个。”
  我说完以后,空气瞬间凝固,所有人都没有吱声,包括被骂忘恩负义的小兄弟。我这才想起,自己又说错话了,平时这么怼老孙他们行,可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这样的话,人家肯定以为我在讽刺他。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在讽刺他。因为在我看来,救命之恩,就算你不能给我们一套房,起码应该给我们点感谢费吧,虽然我不是贪财之人,但该贪的财我也是不怎么客气的。你倒好,被杰克救了命,连个门都不登,你要是登门道谢,然后买点果篮什么的,我也不会讽刺你不是。
  良久,那位小兄弟开口了:“我知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是,我真的不能离开这里,这是我唯一能等到她的地方,万一有一天她回来了,而我却走了,我就算投胎也不会安心的。”
  我这才发现,这个小兄弟不是人,只是一团虚影,按照通俗一点的叫法,他是鬼。鬼小兄弟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很纳闷,既然这鬼小兄弟已死,就算他离开了,这屋子也不会属于我们啊。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这房子是遗产,不管是按照法定继承还是遗嘱继承,都轮不到我们啊。杰克告诉我,这鬼小兄弟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孑然一身,没有人跟我们争遗产的。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得劲,这,这怎么好像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人家生的时候孑然一身就够可怜了,死后连唯一的栖身之地还要被剥夺,我们是不是有点趁火打劫啊?
  杰克却不这么想,他觉得人死了就该去投胎,飘在人间算是非法入侵,不管按照哪家的法律,非法入侵者都是应该被驱逐的。再说,这个房子给我们住是积德行善,给一个鬼住那就是暴殄天物,所以,鬼小兄弟再不走,他就要动用武力驱逐了。
  我拦住杰克蠢蠢欲动的暴力行为,问那鬼小兄弟,他在等何人?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能让一个男人牵肠挂肚,死后也要魂牵梦萦的肯定是个姑娘,而且应该是个漂亮的姑娘。果然,鬼小兄弟说,他等的是个姑娘,一个漂亮的姑娘,住在对面,长长的头发,颀长的身材,喜欢穿白色连衣裙,喜欢用手绢扎头发,喜欢一个人坐着发呆,喜欢蹦跳着上台阶……我忙打断他的描述,问他那姑娘姓什么,叫什么,是干什么的,祖籍哪儿,父母兄弟都是谁,喜欢交的朋友有哪些……
  我每问一个问题,他就摇头,直到我问出第十八个问题,他忽然点点头,高兴的说了句,我知道,她是双鱼座,她那么美,那么浪漫,绝对是双鱼座。
  我无力的看着他,鬼小兄弟啊,你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家庭籍贯更是一无所知,工作爱好更是没有头绪,就这么死了都要爱,你爱的到底是个啥?你生前除了偷窥,就不能跟踪一下,了解一下隐私信息,你看现在,你知道的都是没用的,她用什么扎头发对找到她有什么帮助?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