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我很惊奇,问他:“难道你不觉得,这姑娘的罪受得有点罪有应得么,毕竟,她妈当了小三,破坏了人家和美幸福的家庭……”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急切的打断了,“你怎么这么无情,这么无耻,这么没有同情心,她妈妈那么的优雅,那么的温柔,哪个男人不喜欢?更何况还有这么一个漂亮懂事的女儿。在感情的世界里,只有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吧,所以,如果说小三,那个原配夫人才是……”
  我再次被震惊了,下巴险些脱臼,忍不住问了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你和琼瑶阿姨是本家么?平时的爱好是不是喜欢撸新月格格?”
  杰克告诉我,这是直男思维,在直男的世界里,颜值即正义,如果这个女孩除了颜值性格还不错,那她做任何的错事都肯定是有苦衷的。我怒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简直狗屁不通,灭绝人性!
  杰克再次告诉我,这个狗屁逻辑适用的范围很广,百分之八十的男生都是这么想的,一个美女楚楚可怜的哭诉,那叫梨花带雨,一个不那么美的女孩哭诉,那叫泼妇……
  我气的质疑他:“你说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是这么想的,那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杰克赶紧赌咒发誓,他绝对是那仅有的百分之二十例外,没有一点所谓的直男思维。
  我气的乐了,你没有直男思维,难道因为你不是直男?杰克愣住了,很大一会,他咬牙切齿的冲我说:“秦默默,如果有一天你被小三了,一定是你自己作的!”
  事情到现在线索已然断了,既然那女孩的母亲是小三,自然会藏的比较深,再加上那富豪的身份,估计这母女二人跑到大洋彼岸镀金去了。可是,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老孙居然带给我惊喜,说人被他找到了。在看到人之前,老孙先给我讲了个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生的粉妆玉琢,煞是可爱,见到的人无不夸一句,好棒的美人胚子,以后不定便宜哪家的小子。小女孩不想便宜哪家的小子,因为在她看来,所有的小子都很可恶。不是揪她的辫子就是扯她衣服,再不然就在她的作业里夹毛毛虫,更有甚者,所有的小子打了个赌,看谁能最快把她惹哭。如果说这些小子在她眼里是可恶,那班里的女同学就是可怕了。她们自动自发的跟她划清了界限,上体育课的时候,女同学踢毽子,她来了,人家马上就挪地方,老师让组成小组讨论问题,只有她被排除在任何一个小组之外……除此之外,班级里流传着她的流言,说她是没有爹的孩子,她是她妈和别的男人恶搞生出来的……


  学校的生活如同地狱,但女孩没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勇气,她不想在地狱呆着。但她的妈妈不同意,为什么人家别的小孩都能在学校好好的呆着,就你不行?这个问题问出了广大父母的心声。每当你在学校被打的时候,老师说,为什么他不打别人就打你呢?每当你被同学排挤,不想上学的时候,你父母会说,为什么这么多同学偏偏要排挤你呢?每当有人为你打架的时候,你总是被叫家长的那个,因为老师很疑问,为什么他们要为了你打架而不是别的同学呢?这些问题,我们回答不出,小女孩也回答不出。
  幸好,班级来了新班主任,高高帅帅,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来就注意到了小女孩,对她格外的关注。在班主任的淫威下,不,应该是公正的感召下,班级里的孩子再也没有欺负过小女孩,相反,为了讨好新班主任,对小女孩格外的好。小女孩很感动,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新班主任,譬如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卡通画,斥巨资购买的小熊娃娃,得奖抽到的小蝴蝶发卡……只是,小女孩不知道,她最好的东西根本不是这些,而是她纯净可爱的眼神,穿裙子露出的一截小腿,白袜子包裹住的小脚,还有头上那晃啊晃的马尾巴。每当新班主任盯着这些部位瞧,露出痴迷的眼神,小女孩就很迷茫,新班主任的爱好还真是,呃,别具一格,那么漂亮的发卡不喜欢,却喜欢抱着自己的脚给自己穿袜子,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
  既然新班主任喜欢,小女孩虽然不解,但并没有拒绝。她想的很简单,新班主任对自己这么好,摸摸自己的小手怎么了,亲亲自己的小脸又怎么了?可是,有一天,几个穿警服的叔叔过来,严肃的问她,你的新班主任对你做过什么?小女孩如实的回答了。她看到几位叔叔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有的还痛惜的弹出一滴眼泪,说了句,可怜的孩子。小女孩不明白,她现在在学校很快乐,并没有人要欺负她,哪里值得可怜了?最后,他们让小女孩回去上课,但小女孩不想走,新班主任好几天没来了,她很担心,想问问他是不是生病了。听到小女孩的问题,那几个穿警服的叔叔愣住了,其中一个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禽兽,放心,你永远也不会在学校看见他了……
  这次轮到小女孩愣住了,要不是屋子里很多人,她只怕要哇的一声哭了。新班主任离开了,她的日子又要不好过了,班里的同学又要开始欺负她了……好在,小女孩并没有担心多久,她的妈妈紧急帮她办了转学手续,她到一个新的地方去上学了。
  转眼,小女孩到了十四五岁,正是豆蔻年华好光景,出落的更是美丽,连宽大的校服都不能隐藏她美丽的本质。这么一朵美丽的花,自然是有人想摘下,有人想踩一下,有人拼命护着她,为此,女孩每天过的很忐忑,小学时候的阴影时不时的会冒出来,这时的她,迫切希望有一个像新班主任一样的男人会护着她。有一天,她妈妈神秘的问她,想不想家里有一个男人,为她们遮风挡雨,为她们提供锦衣玉食的环境?然后,女孩就见到了一个男人,那人长得普通,行为也不够磊落,看她的目光很是炙热,但女孩并不反感他,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或许是她未来的爸爸,能给她和妈妈提供未来的那个男人。
  果然,这个男人除了长得普通其他的都不普通,随随便便一个栖身之所就是大别墅,上个学要司机接送,衣服要穿最新款的,旅游要选格外远的,吃饭有专门的厨子,养的狗都有专门的宿舍……这样的生活很新奇,女孩虽然过的舒心,但总有不安的瞬间,凭什么人家要这样养着她们母女两个,是感情的驱使还是利益的觊觎?这是一个很需要思考的问题。可女孩并没有思考,因为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感觉和新班主任一模一样,让她格外的安心。
  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他们搬到了一个新家,像城堡一样漂亮的小屋,对面是一栋高楼,里面的人正好可以看到她家的全貌,如果架上望远镜,绝对是个偷窥的好地方。晚上,她喝了杯牛奶刚要入睡,她妈妈进来了,欲言又止,半天也没说清来意。女孩困极了,模模糊糊听到她妈妈说,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女孩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道歉,是不是明天的家长会不能去了,不去正好,她这次考得不怎么样,刚好不想让妈妈知道。女孩是怀着美好的愿望入睡的。睡到半夜,她感觉到旁边多了一个人,熟悉的气味,不熟悉的气息,还有陌生的感觉,不舒服中夹杂着混乱的思维……
  女孩就这样失去了她的第一次。事后,她妈妈说了很多,说起了她的生父,一个长得不错但好赌好打人的男人,生活的很多不如意,买个菜都要价比三家,衣服从来不敢买当季的,被人欺负了只有打落牙往肚子里咽,工作中受了委屈不敢反抗,即便领导是故意的,使着老黄牛的力气,拿着最低薪的工作,路人的冷眼和嘲讽……女孩明白妈妈的意思,以前的生活不堪回首,她不想再回去,现在的生活她很满意,她不想再失去。
  妈妈说现在享受的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赐予的,他想要的只是女孩年轻的肉体,这是一场公平至极的交换,谁都没有损失什么。她还说,年轻男人幼稚不懂事,除了年轻什么也给不了女人,但这个男人不一样,成熟有钱对她们又好,托付给他才是正确的选择。她还说……
  其实,不管她妈妈说什么,女孩都没有特别的生气,在她心里,这些根本就不重要,她会为了女同学的排挤生气,会为了一场电视剧结局不好生气,会为了一场考试考不好生气,会为了最喜欢的手办被人买走生气,在她心里,这才是天大的事情,但那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不值得她妈妈跟她道歉道这么久,她其实不是很在意。但是,有一天,她碰上了一个男孩,她知道,她错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她经常看见他,一个月至少有十五天,他们都会见面。女孩走路,他在旁边不近不远的跟着,女孩看他,他赶紧看天,女孩走近一点,他撒腿就跑,每次都这样。有一次,在蛋糕店,女孩稍微走近了一点,男孩转身就想跑,但错估了周围的环境,一头扎在玻璃门上,嘭的一声,响彻整个蛋糕店。更可笑的是,就在店长过来扶他想跟他道歉的时候,他二话没说推开店长,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让店长伸出去的双手瞬间尴尬了。
  后来,他们开始了说话。女孩的风筝挂到了树上,他呼哧呼哧的爬上那棵歪脖子树,把风筝帮女孩取下,女孩说谢谢,他红着脸挠头,说不用谢。女孩被猥琐男吹口哨,他跟猥琐男打架,把猥琐男赶跑,女孩说谢谢,他睁着被打肿的眼,被打破的嘴,艰难的说,不用谢。女孩最喜欢一款蛋糕,但是店里已经没有货了,就在女孩失望的时候,他捧着蛋糕过来,说恰好他不喜欢这种口味,不如送给你吧。女孩接过说谢谢,他红着脸说,不用谢……
  渐渐地,女孩想跟他说更多的话,见更多的面,女孩知道,她喜欢这个男孩,而这个男孩也喜欢她。可是,那个男人知道了,禁止女孩再跟男孩见面,并撂下一句话,我养着你不是为了让你跟别人谈恋爱的。女孩很坚决,她就是要谈恋爱,并且不准男人再碰她,因为她会觉得自己很脏,配不上自己的男孩。可是,她太天真了,初出茅庐的她哪是老奸巨猾的男人对手,几个会合就倒地不起了。最后,她妈妈苦口婆心的说,女儿啊,认命吧。
  她不想认命,也不能认命,但只能认命。在那个暴风雨的下午,她被男人安排紧急搬家,因为他的老婆发现了这里,这里变得不再安全了。女孩被拽上了车,关门的那一刻,她看见男孩在大雨里奔跑,嘴里喊着什么。她知道男孩在问她要去哪里,在哪里可以找到她,可是,她不能说,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男孩在风雨里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转弯再也看不见……
  后来,她知道男孩在那个雨天掉进了下水道,死了,然后,她就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割了腕,也死了。她的母亲在她的尸体旁跪了很久,久到所有人都开始赶她走,而那个男人,远远的看了她尸体一眼,没有说话,没有留言,只给了一张支票,让她的下葬不至于太寒酸。
  听完这个故事,我哭的满脸都是泪,一直重复着,太感人了,太感人了。我一边哭一边擦鼻涕,转头却看见杰克正淡定的喝水,忍不住责怪他:“你怎么不哭?”他纳闷的说:“我为什么要哭?”
  “这么感人你都不哭,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面对我的责难,杰克坚决祸水东移,指着老孙和大黑说:“你看,他们也没哭。”正在吸溜面条的大黑见我看过来,为难的想挤出两滴眼泪,但很难,他是妖怪,不是学表演的妖怪,于是,他继续吸溜面条。
  呸,一群铁石心肠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