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同居场景十九:
  A大学发生命案,一个女生跳楼自杀,引起全市的轰动,全部的网民都奋战在键盘上,充当福尔摩斯,寻找着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
  警察很头疼,他们居然比记者们后到,现场被践踏的一片混乱。
  我作为领导安排的记者,专门跟这场命案的后续,可是警察同志守口如瓶,根本不提供一点的线索,甚至连案子是什么定性都不告诉我,美其名曰有保密条款。
  我只有靠自己天马行空的猜测。
  跳楼的女生有三名室友,分别为A女,B女,C女。
  A女是名乖乖女,齐耳的短发,小小的脸庞,一笑起来,还有个梨涡,可爱极了。我采访的时候,她很伤心,一直说不敢相信,问起她和死者的关系,虽然不是一起吃饭上厕所的姐妹,可也是生病了能送上一杯热水的中国好室友。
  B女是个傲娇女,俗称高干子弟,父亲是为祸一方的大员,俗称镇长。她说话总是抬着脖子,像是得了某种看不起人的疾病,我采访的甚是费劲。问起她和死者的关系,她说就那样呗。我问哪样啊?她说就那样呗,你自行体会。
  C女是个叛逆的妹子,染着一头的黄毛,我觉得她青春期的时候没有叛逆过,可能觉得甚是遗憾,于是过了青春期的她把叛逆的劲又补回来了,俗称回锅肉。她说话的时候,总是不断的抖腿,我问她腿是不是有风湿或者老寒腿,不然一个劲的抖什么,没听说过女抖贱吗?这一句话让她炸毛了,招呼几个朋友把我请出来了。
  晚上的时候,我对着电脑屏幕奋战,可是稿子一个字也写不出,线索太少,警察的嘴太严,我的脑子的容量也不太够。
  于是,我问杰克,这三个人哪个像是杀人犯。
  杰克随意瞟了一眼照片,指着A女说,她像。
  我说你有什么依据,凭什么这么胡说八道。
  他耸耸肩,说就是胡说八道呢,不凭什么。
  我一脚把他踹出去了。
  下次采访的时候,我带上了杰克,因为,他听说A大学的食堂新添了一道菜,芒果炒月饼,都是他喜欢的食材,出来的味道一定是他喜欢的味道。
  采访的时候,A女一直离杰克远远的,说自己对狗毛过敏,让我见谅。
  我忙说没什么,让杰克出去自己逛逛,可他就是赖着不走,真是见鬼了。
  正采访呢,忽然外面一片吵吵嚷嚷的声音,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A女说我们去隔壁吧,这是家属又来闹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警察不是守口如瓶,是不知怎么定性,毕竟现场被破坏的不轻,但是死者家属坚持要学校给一个说法,学校不能给什么说法,于是他们经常组队来学校闹一闹,讨一个说法。听说他们刚在警察局闹了一拨,这是第二拨。
  采访结束的时候,A女忽然脸色大变,两股战战,脸上冒着冷汗。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她想静静。
  回去的时候,我特地打包了一份芒果炒月饼,可是杰克好像不爱吃,剩下一大半。
  第二天,听说A女自首了,说是她把死者推下去的,因为她不喜欢死者,觉得死者该死。
  我觉得这很不可思议,问杰克他的感受。
  他丢下一句,我早知道是她了,有什么可惊讶的。
  我获得采访A女的机会,在看守所里,她已经憔悴不堪,一身的狼狈。
  我问她为什么要来自首,明明没有一点的线索指向她啊。
  她说,证据都被他们拿走了,我自首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怀疑我,难道我平时演的不像吗?
  我从警察口中得知真相,死者是小动物协会的,每天都会给周围的流浪猫猫狗狗喂食物,那天,她正好新买了一袋狗粮,放在自己的包里。在楼顶争执的时候,狗粮被落在天台上了,被慌乱的A女捡起来了。那袋狗粮是致命的证据,她一直没想好怎么处理,只好一直锁在自己的抽屉里,可是,就在死者家属来的那一天,狗粮不见了,锁却完好无损,于是她认为证据一定是死者家属拿去的,所以,第二天,她就来自首了。只是,死者家属说他们没有拿什么东西,再说,A女那么好的人,他们怀疑谁都不会怀疑她的。
  我听的时候冷汗直流,回到家以后把杰克关到厕所里,逼问他真相。
  他丢给我一句,我吃那袋狗粮也是为了能早日破案,让凶手不再逍遥法外,我错了吗?
  真的,他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