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和妖怪同居的日子悬疑爆笑


作者:素沫儿姑姑  分类:鬼话

  正文三:
  从孙老道出现的那一刻,我就致力把他赶出去,只是他的撒泼耍赖运用的太纯熟,再加上大黑的神助攻,我屡次败下阵来。
  大黑就是那只黑熊精,仗着萌萌的外表骗了不少人的性命,自从被孙老道收服以后,一直吃他的喝他的,让孙老道很是头疼。
  现在大黑也让我很是头疼。
  我说,老孙,大黑还是个孩子,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你至少要懂点事,交点伙食费吧。
  老孙很义气,我们虽然白住,但是绝不白吃白喝,伙食费是一定会交的。
  我问,那钱呢?
  他说,钱先赊着,等有钱了一块结账。
  我和杰克终于把这俩东西给撵出去了,顺便换了把大锁。
  老孙在门外叫,秦小妹你不公平,凭什么收留一个妖怪都不可怜一个人?
  我说,我乐意。
  他不吭声了。
  家里少了这俩货,太平了许多,起码马桶不会无缘无故的堵了,沙发不会无缘无故的着了,厨房里的鸡腿不会无缘无故的少了。
  可是,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有些东西我明明放在一个位置,再找的时候,那个位置往往不会有我要找的东西,而下一次,那些东西出现的位置,经常出人意料。
  比如,厕所的马桶刷会出现在厨房的冰箱里,厨房里没有刷的碗会出现在阳台的洗衣机里,我脚下的袜子会出现在正在烧水的壶里,而客厅的茶叶经常飘散着洗衣粉的味道。
  我问杰克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搞得恶作剧。
  他斜我一眼,家里闹鬼了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吓得赶紧出去找捉鬼师,门口正候着孙老道,边上蹲着大黑。
  他朝我嘿嘿的笑,秦小妹,干啥去啊?
  我总觉得这笑容里不怀好意。
  可是,再怎么他也算是茅山的关门弟子,即使是个赝品,也应该是个高仿的,起码不会见到鬼撒腿就跑。
  果然,自从孙老道再次住进来,家里的东西就再没有自己长过腿。
  我放心了,只好认命的供他们吃喝。
  幸好,他们懂得感恩,经常帮我做些家务,比如在我拖过的地上,不会再出现瓜子壳了,在我换过的壁纸上,再也不会出现大黑到此一游了,在我想看电视剧的时候,不用把遥控器藏起来了。
  可是,我得知上次的闹鬼事件都是孙老道搞得鬼,于是第二次把他和大黑请出家门了。
  这一次,他们倒还知趣,没有再玩同样的伎俩吓唬我。
  只是,我的邻居们遭殃了。

  以前,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小区里都循环着最炫民族风,广场舞的大妈和大爷们都兴致勃勃,还有遛狗的,遛孩子的,一片的欢声笑语,一片的和谐。
  可是,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小区里的广场舞大妈们不见了,遛狗遛鸟遛孩子的也不见踪影了,巡逻的警察倒是换了一拨又一拨。
  我问对门的邻居怎么了。
  他打着哈欠说闹鬼了。
  我见他的黑眼圈都快掉到地上了,往日的肌肉都黯然失色了,可见这鬼闹的不轻。
  往日,小区的人打招呼会说,早啊,你吃了吗?
  现在全换成了,早啊,你家闹鬼了吗?
  在全小区闹鬼的时候,我家的平静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于是上面的孙大妈问,小秦,你家真的没闹鬼?
  好像我不养一只鬼就对不住他们似的。
  我告诉完孙大妈,隔壁的刘大妈又来问,然后是孙大叔,刘小妹,最后连隔壁楼的都来凑热闹,一时间我家门庭若市。
  我闭门谢客,再也不接待这群来访群众。
  可是,晚上的时候,我一推门,吓坏了。
  从我家门口延伸到楼下一层,到处是打地铺的身影,全是拖家带口的,有的还冲我打招呼,秦默默,你家里还有没有空,我们好打地铺。
  我快疯了,问杰克这是怎么了。
  杰克淡定的说,把家里的窗户都打开吧,以后我就拿它当门了。
  这时候,孙老道和大黑手挽手的出现了,一见面,大黑就送上了见面礼,一笼兔子,都是血管爆裂而亡的。
  老孙出手,小区的鬼们都撤了,我家门口的地铺都消失了,我气的哭笑不得。
  这俩货就在我家安营扎寨了,幸好他们平时也接点业务,虽然不够塞牙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