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过了10天,山下又下雨了,下雨的时候智空就在庙里面,当时山峰微震,雨丝落到手心中是淡淡的红色,接起来一闻,略有腥味.
  智空的师傅难得的一脸严肃,负手站在庙里,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去找大方丈.
  晚上,智空的师傅和大方丈召集全寺的僧人做道场,看样子是在超度,超度谁又不说,这道场智空平生仅见,场面虽比不上城里那些富贵人家做的排场大,但是做道场的时候阴风阵阵,智空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害怕,就仿佛鬼门关开了一样,坐在师父身后,大方丈身后金光若隐若现.
  然后,就看见一个人.
  山下的老板娘,长发束起,一身劲装.
  老板娘手里提着三尺长剑,剑身如秋水,印的道场中金光更盛.
  老板娘昂首走进道场中央.
  大方丈霍然睁开眼,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却是谁都不看,只是看着场中央.
  大方丈轻轻叹了一口气,智空看见大方丈身后的金光渐渐隐去.
  就看见场中央慢慢出现一个身影.
  智空揉眼睛,没错,出现一个人影,刚才场中央明明是空地.
  那身影渐渐聚起,仰天长啸.
  智空就觉得浑身发冷,这啸声恰如山间鬼啸,尖锐嘶哑,就像是破铁磨在烂铜上发出来的声音.
  智空躲在师傅身后.
  就听长剑龙吟,偷眼看去,老板娘长剑提起,斜斜指着那身影.
  啸声听了,那身影已经凝聚成形,却是一个男子,生得面如冠玉,微微一笑,眼睛弯弯,开口,声音颇为悦耳,怎么也跟刚才那个破铜烂铁的声音达不到一起:”常三娘,你就为了那么个臭道士就要跟我翻脸?”
  老板娘看着男子,眼神凄苦:”我前世作孽落入鬼道,所幸遇到你,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男子伸手冲圈子里一指:”我虽然杀了那道士,却也受伤非轻,你替我料理了这些人罢.”
  老板娘眼泪落下:”你杀了他,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男子愕然:”你我形体不灭,你就算死怕也死不成吧,我倒想听听你想怎么个死法?”
  老板娘凄然:”心死了,形体就算不灭,也该回到应该回到应该回的地方去.”
  男子突然睁大双眼,怒道:”你疯了!”
  老板娘看着他,眼神渐渐朦胧起来,朦胧间,眼白尽去,满目黑瞳,看起来颇为吓人.
  那长剑剑身轻抖,就觉得刚才的阴风一阵阵的又起了来.
  智空隐隐的就听见无数的哭喊之声越来越响,颇为骇然,紧紧贴在师傅身后,师傅倒也没有斥责,背脊紧绷,蓄势待发.
  就听场中无数的撕咬声咆哮声剑尖与牙齿的撞击声响成一片,智空探头出去,就见道场中一片血光冲天,大方丈和师傅的金光在道场四周形成一道光墙,似是将道场中的腥风血雨均留在这一小片道场中一般.
  然后就听见一阵炸雷,天上一震雨飘过,智空抬手,手上腥红一片,分明是血.
  再看场中,场中人影却都不见,只有大方丈金刚怒目站立场中,挥动法杖似在做法.
  师傅也站起身来,一起做法.
  智空识趣,退出老远.
  
  
  我听得很是紧张,手中握了一把汗:”下面呢?”
  智空的声音飘飘忽忽的在风里面传过来:”下面没有了.”
  我一口气噎在嗓子里,感情你太监啊,下面没有了.
  夜风中,似有鬼哭,我手心出汗:”你大半夜的给我讲这些故事吓人不是?”
  智空在电动三轮车上嚎叫:”吓你做啥啊,咱们现在脚底下的路就是当时的道场.”
  我郁闷:”道场不是在你们寺院?”
  智空也郁闷:”谁告诉你道场在我们寺院了?我们大方丈说,当时老板娘强行打开鬼门关,放出许多孤魂野鬼,凭着大方丈和师傅两人之力,虽然收回了七七八八,超度了七七八八,但是保不齐还有些孤魂野鬼没有收干净,这条路上从此就不清净了.”
  我吼:”那你还要走这条路?”
  智空边飚着小三轮边说:”我师父说了,那天我太没出息,一个劲贴着他,贴的他跟烙烧饼似地难受,为了磨练我的意志,锻炼我的精神,我但凡下山必须走这条路.”
  我要不是跟智空还不熟,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你磨练你的意志,你太监你的,我找谁惹谁了陪你磨练意志?!
  正气不打一处来,就觉得手上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