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没见过方丈,有些紧张,临时问清川:”清川师傅,你说方丈为什么要叫大方丈呢?是因为有两个方丈吗?”
  清川摇头:”非也,是因为为了突出我们方丈高大伟岸的形象,其他庙的方丈都叫方丈,寺庙的方丈叫大方丈,这就好比几个人拿出名片,我的拿出来一看,嗯,经理,你的拿出来一看,嚯,高级经理一个意思.”
  嚯,有这么比方的吗?
  
  闲话少说,进了山门,四处随喜,就看见这庙虽然小,香火倒也鼎盛,正殿前面一个大胖和尚笑眯眯的站着看着我们,这和尚穿着袈裟,拿着法杖,很是有派头.
  我有些紧张,到底没和出家人打过交道,不晓得为什么卓轩要带我来这些个地方,见这些人?
  卓轩施礼:”大方丈好!”
  大方丈倒是客气,忙还礼:”卓先生客气.”
  说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面那个别扭.
  我扯扯脸皮笑了:”大方丈好!”
  大方丈也笑:”道姑娘客气了.”
  我就觉得大方丈笑的咋就这么古里古怪的.
  再看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和卓轩含笑不语.
  我一扯柳妍的袖子:”柳妍姐,我咋就觉得这么古里古怪的?”
  柳妍搂住我悄悄说:”古怪啥啊?卓轩第一次带姑娘回来见清川,大家当然要三八一下了.”
  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这门子尴尬事从何说起?
  卓轩见我脸红,笑眯眯的开口了:”大方丈,昨天晚上听智空说你出去做法事了?”
  大方丈听了这话,眉头稍微皱了一下:”这件事情说来麻烦,刚好卓先生你在这里,且听我慢慢跟你说.”
  柳妍笑:”你们慢慢说,我到厨房看看有什么菜去,今天贵客来,我好好给你们做一桌子.”
  说罢,挽起袖子进厨房.
  我好奇大方丈的事情,跟着卓轩迈进后院,找了个石墩子坐下,听大方丈说话.
  
  大方丈去的那户人家姓冯.
  冯家有个姑娘叫冯晓莲,去年刚考上大学.
  去年走的时候好好地一个姑娘,今年寒假回来瘦的一把皮包骨头.
  家里人吓一跳,以为是上学辛苦,加上一个人在外面想家所致,因此好吃好喝的调养一阵,不想在家住了几天,越发的瘦了,白天蔫蔫的,也不大跟人说话.
  冯晓莲的妈就琢磨,这是不是失恋了?
  找个跟冯晓莲以前关系好的姑娘,让帮着套套话,看到底在学校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这一问不打紧,把冯晓莲的妈连急带吓差点生出一场病来.
  冯晓莲悄悄跟女孩说,冯晓莲有男朋友了.
  有男朋友没什么好稀奇的,可是冯晓莲这个男朋友却与众不同.
  白天不见影子,晚上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如影随形,同寝同卧.
  冯晓莲最开始怕,骂了几句,宿舍同学还以为冯晓莲犯神经病,不敢再骂,也不好意思跟老师说.这男人就夜夜都来.
  时间久了,冯晓莲倒也有几分喜欢这个男人.
  夜深人静悄悄聊天,就问起这个男人的来历:”你到底是谁?”
  男人搂着冯晓莲倒是柔情蜜意:”我是你前世的丈夫,为了等你,三十年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就是为了今日和你重逢,他日就算我魂飞湮灭,我也心甘情愿.”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冯晓莲感动万分,也不寻思着这男人到底是鬼是妖,这么痴情的人,如此相守一场,也不枉今生了.
  
  小花絮-关于小心的故事
  小心有的时候会把耳朵竖起来,样子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一样.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拎拎小心小朋友的耳朵:”耳朵尖尖,像只狐狸.”
  小心睁着黑亮无尘的眼睛:”狐狸是什么?”
  一边正在切菜的杜若”哚”的一声,剁菜的声音不免大了些.
  我和小心回头一起瞅瞅杜若,杜若若无其事的咧嘴笑笑:”菜梗硬了些,你们继续,继续.”
  我扭头瞅着小心,小心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
  我拿出一张纸,画狐狸:”你看,狐狸的耳朵尖尖的,狐狸的毛红红的,狐狸的尾巴长长地.”
  小心看着狐狸尾巴,琢磨:”这就叫狐狸尾巴啊,我也有!”
  正在切菜的杜若又”哚”的一声,切菜声音又大了.
  我和小心一起回头看着杜若.
  杜若微微一笑:”菜梗又硬了,这把菜买的有点老,你们继续,继续.”
  小心拉拉我的手:”真的真的,道阿姨,我给你看看我的尾巴好不好?”
  说着就要脱裤子露小屁屁.
  就看杜若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把小心的裤子提起来:”不许随便脱裤子!”
  小心委屈的扁了嘴:”不脱裤子怎么给阿姨看尾巴?”
  杜若一口气憋在嗓子里呛着了,咳了几声:”阿姨是女的,你不能在女的面前随便脱裤子.”
  小心还是很委屈:”那妈妈也是女的,怎么就能帮我擦屁股洗澡呢?妈妈还看过我脱光光的样子.”
  杜若郁闷的看着小心,我快要笑死在一边.
  就听张子亮开口:”小心,你怎么还不睡午觉?等会你师父来了……”
  话音未落,小心双手拎着裤子屁颠屁颠冲进卧室:“我睡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