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话说人这一辈子,希望和现实总是不能很好的重合,偶尔重合一次,就像中了大奖一样。
  我最开始听清远方丈说顾六郎要上山,心里就寻思着能看打架,不,斗法。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结果呢,结果冯晓莲把心硬生生塞给顾六郎,顾六郎临走的眼神那般的无奈不禁让我想到,也许顾六郎也不想要这么一颗人类的心吧,不过他自己去招惹冯晓莲,自己收获了一颗心,也算是因果循环,这个事情顾六郎大约也没有看到。就像清川师傅说的那样,他自己能够看到自己和冯晓莲今生的姻缘,但是猜得中开始却猜错了结局,是修为不到还是其他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得到人心的顾六郎,神色非常的复杂,复杂的看我半晌,然后说了一句:“待我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后会去北京找你。”
  我张大嘴巴看着顾六郎,我跟他有交情吗?他找我干嘛?当北漂打工?
  卓轩很不高兴的企图拉开我,我看着卓轩的样子就来气。
  我认识什么人跟卓轩有关系吗?然后我脑子一热,干了个事情。
  我从兜里掏出名片,递给顾六郎:“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到了北京找不到工作我们刚好缺一个快递员。”
  顾六郎大概是没见过名片,瞅了瞅,也不晓得该横着看还是竖着看,反正就收了。一脸无奈的复杂就此下山。
  所以,我预期的精彩斗法是没得看了。然后这趟旅行的结局也和期望大不相同。
  期望是这样的,卓轩最后和我手拉手回来,来个大团圆,大家都开心,我终于脱离剩女行列跟着帅哥幸福去,然而现实是卓轩自从看见我给顾六郎名片后对我就没有好脸色,第二天甩袖子走人。
  我憋着一股气跟卓轩坐火车,你说帅哥再帅,拉长了一张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不相信?不相信请参见马教主。这一路为了不自我找虐,我的小说开始以惊人的速度突飞猛进的更新。
  火车到了北京,我终于长出一口气,这一路受的这罪哟。
  
  我由于痛恨卓轩的那一张脸,所以下车也没想着跟他打招呼,自顾自的找出租车。
  卓轩一把拉住我:“你干嘛去?”
  我愤怒:“我干嘛去?我打车去,卓总你该干嘛干嘛,我跟你在一起别扭。”
  卓轩看着我,目光深沉。
  我抬头看着卓轩,目光坚决。
  话说卓轩,你都不晓得我跟客户谈合同谈项目都是怎么谈下来的,你以为你深沉一点耍酷一点就能成功?我道茜该油盐不进的时候那是坚决的油盐不进。
  卓轩咧咧嘴,突然笑了,这一笑在北京的朝阳里面云淡风情,好看极了。所以说帅哥就是有帅哥的优势,稍微一笑,你都不忍心生气。但是我道茜岂是那种好色之徒花痴之辈?
  我硬着心肠还是保持坚定的目光和严肃的表情。
  卓轩拍拍我的脑袋:“好了好了,是我对不起你,我请你吃早饭好不好。”
  我不是嗟来之食:“不去,我回去有事。”
  卓轩微笑:“好了好了,我对不住你,昨天给你气受了,不过你说你也是,那个顾六郎你一点都不害怕?他是九幽之下的精怪,是由于前世吃人太多才被罚在九幽之下受苦,眼下刑期将满,这才能出来转转。他要是真来北京找你,吃了你,你可怎么办?”
  我在生气的时候,说话是不过脑子的,一句话不知怎地冲口而出:“吃了我最好,风泠和你乐得开心。”
  话一出口,我就傻了,看来睡眠不足容易导致精神分裂,如果可以的话,我此时真想抽自己一嘴巴。
  卓轩也愣了,然后颇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小道,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还在吃醋?”
  
  我很难回答这句话,但是看着卓轩似笑非笑的脸,我又不能不做解释。
  正困难的时候,一个女人抱着小孩子冲我走过来。
  我抬头,这个女人精致的漂亮,我想说,你真是人民的大救星。
  女人的身上有一层淡淡的香气,怀里面的小女孩眉目如画,精致的漂亮。
  卓轩看着女人,神色微微一敛。
  女人微微笑,站在离卓轩几步开外的地方站定了,看着我,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我快步走上前去,卓轩看着我,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只是远远地看着。
  我问:“怎么了?”
  女人微微一笑:“姑娘,我看你手腕上的串珠很是眼熟,想问一下串珠的主人杜十六娘你认识么?”
  杜十六娘?
  我看看手腕上串珠,这串珠是出门前杜若送给我的,戴上后很是舒服,清清凉凉。杜若难道排行十六?
  我皱眉头:“杜十六娘?”
  女人哦了一声,笑:“从小一起长大,总是叫排行,习惯了,她本名杜若。”
  这就对了。我点头:“嗯,我认识杜若,你是她什么人?”
  女人微笑:“我是她的故友,这次来北京,就是想找她叙叙旧,没先到她原先住的地方已经变化太大,想来已经搬家了,所以无可奈何,本想就此离去,没想到看见你手上的红麝串,想来你应该知道她现在在何处?”
  我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精致漂亮的脸上看不出好意还是歹意。
  我回头看卓轩。
  卓轩微微一笑:“这位夫人,杜若眼下正在北京,不如你和我们同去看看她?”
  女人的笑容灿如春花:“多谢公子。”
  我听着这两个人的称呼如此奇怪,似乎不是新中国的称呼,我什么时候得找个人看看命去,整天见到的人都是奇奇怪怪,真实莫名其妙啊。不过话说回来,人生如此无趣,像我这样周围能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是一种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