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这是多么两小无猜啊,我站在旁边跟看卡通片一样,正看得高兴,就觉得脑门一疼,猛地睁开眼睛,出租车刹车了。
  连着几天没休息好,我竟然在出租车上睡着了。
  转头,就看见身边小妹妹跟我说话:“阿姨睡着了。”
  我摸摸小妹妹的头:“小妹妹乖,你叫什么名字?”
  小妹妹朗声说:“我叫蕊珠,我妈妈叫李寒烟。阿姨你叫什么名字?”
  我心里面咯噔一声,刚才我做梦到底是真是假?
  揉揉太阳穴,我说:“我叫道茜。”
  李寒烟微笑:“道小姐,今天多谢你了。”
  我客气的笑了笑,看李寒烟,李寒烟美丽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有的时候觉得颇为不真实。
  拉开车门,我长出一口气,小区最近树都绿了,看起来赏心悦目。
  李寒烟抱着蕊珠出来,微微笑:“这个地方看起来倒是不错,草绿花香的。”
  微微低头,看着蕊珠:“蕊珠,你喜欢这个地方吗?”
  蕊珠小嘴一撅:“不喜欢。”
  李寒烟笑了,眼中却殊无笑意。
  我看着李寒烟,身上没有来的一阵泛寒。
  卓轩皱了皱眉头,刚要跟我说什么,就看见那边杜若笑眯眯的拉着小心走了过来,边走边说什么,小心手上拿着根棒棒糖,看起来小小的人精神帅气。
  我转头看了看蕊珠,就看蕊珠舔了舔嘴唇,小人儿想必是馋了。
  刚要喊杜若,就看见杜若不晓得为什么,突然抬头看着这边。
  风乍起。
  
  卓轩一把把我拉到一边。
  我不明所以,但是我就觉得这会冷风嗖嗖的,杜若看着这边的眼神精光闪动,看的我都有点害怕,离远点没错。
  杜若站到小心身前,微笑了:“我说今天妹子怎么这么心神不宁,原来是姐姐大驾光临,妹子有失远迎,还请姐姐莫要怪罪。”
  李寒烟也微笑:“我怎么敢怪罪十六妹?这两年我找十六妹找的好辛苦,想来十六妹这两天过的逍遥自在,怕是早就忘了我这个姐姐吧。”
  我从来没见过杜若今天这个样子。
  就像年初那个穿红衣的莫名其妙的女人来找我麻烦的时候,杜若救我都非常的不动声色。
  今天我见杜若这个样子,突然觉得陌生起来。
  杜若站在那里,笑的灿如春花。
  但是浑身上下气势凌厉,如果我能形容我感受到的这股气势的话,那就是杀气腾腾。
  不错,杜若杀气腾腾的站在这里,却笑得艳丽无匹。
  对面李寒烟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股冷风从李寒烟身上嗖嗖的往外冒。
  蕊珠仿佛有些饿了一般,舔着嘴唇,看着小心手上的棒棒糖,抑或是看着小心?
  我突然非常后悔把这两位带回来见杜若。
  
  天色悄悄的暗了下来,就仿佛沙尘暴要来了一样。
  卓轩皱着眉头,看着对面这两个,不,这四个人。
  小心在杜若身后伸出脑袋,看着我,欢乐的笑了:“道阿姨!”
  我心里面就是一哆嗦。
  我看向卓轩,卓轩皱着眉头。
  正在凝神静气和李寒烟对峙的杜若突然间朝我和卓轩看过来。就在这一刹那,我和杜若仿佛心意相通一般,我读懂了杜若的心思。一定要把小心带过来保护好。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突然有了很强的这种感觉,但是小心从小在我眼底下长大,我自然不容小心有什么闪失。
  有什么闪失?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
  卓轩缓步朝杜若走过去,风越来越大。
  卓轩的衣衫却纹丝不动。
  李寒烟微微笑着,蕊珠却又舔了舔嘴唇。
  不晓得为什么,我看见蕊珠舔嘴唇心里就别扭。
  杜若也不动,小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颇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卓轩的脚步声音在风中渐渐大起来,一步,一步,仿佛走在每个人心上一样。
  我的心里面不晓得为什么就开始紧张起来。
  前面卓轩挺拔的背影,杜若灿如春花的微笑和小心天真无邪的小脸仿佛离我那么远,又仿佛离我那么近。
  李寒烟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风却越来越大了。
  就在卓轩离小心只有两步之遥的时候,杜若不晓得从哪里掏出一条手绢来扇了扇,笑道:“北京天气就是不好,动不动起这么大的风。”
  杜若不掏手绢还好,一掏手绢,突然间沙尘漫天。
  风却小了。
  李寒烟清清脆脆的说:“十六妹,你为了这个宝贝儿子真是煞费苦心啊。”
  杜若长叹一声:“没办法,天下父母心嘛。”
  李寒烟咯咯轻笑:“原来这当了父母,天底下别人的命也都不是命了?”
  杜若也笑:“这小子真是让人费心,没奈何,只要他在我眼前一日,少不得得操心一日。”
  说话间,卓轩已经走了过去,这么几步路,卓轩竟然走的如此之慢。
  卓轩抱起小心:“走,我们去跟道阿姨打个招呼。”
  小心看看卓轩,又看看杜若,再看看我。
  杜若爱怜的看了看小心:“跟卓叔叔和道阿姨玩一会吧,妈妈说会话。”
  小心乖巧的应了。
  那边李寒烟却笑道:“我说十六妹啊,你们家名扬天下的青凌公子今天怎么没看到呢?我们都说,姐妹中就属十六妹嫁得好,青凌顾公子要样貌有样貌,要本事有本事,还是世家公子,更难能可贵的是心狠手辣,啧啧,真是个绝世的人物。”
  说着,弯腰把蕊珠放到地上:“珠儿啊,去跟小哥哥玩吧,他的心,好吃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