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蕊珠听了这话,又舔了舔嘴唇,满眼渴望的看着卓轩怀中的小心。
  杜若脸上笑容一敛,神色突然变得可怕起来:“李寒烟,你为了替萧瑜报仇,竟然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李寒烟听见“萧瑜”二字,仰天长笑,笑声中,长发飞散,双目赤红,双手突然变得筋节纠错直是野兽的手臂般。
  双手一伸,蕊珠仿佛被推了一把似地,向卓轩怀中的小心走过去。
  卓轩刚要动,突然间就停了下来,抬头,荆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边。
  荆浩长叹一声,把小心放在地上,对着小心的耳朵不晓得说了些什么。
  杜若眼见卓轩把小心放在地上,面对着蕊珠,神色一变,却看荆浩眼神微微示意,方才强自镇定。
  荆浩和卓轩退去。小心一个人站在地上,面对着一步步走过来的蕊珠。
  李寒烟长笑道:“杜若,你那好夫君今日为何不在场?这样正好,我刚好也要他尝一尝妻离子散的滋味!你请这些帮手来,倒是不吃亏!”
  杜若沉声道:“你我两家的恩怨,自然是你我两个人解决,不过我的脾气你也知道,只要能护得我儿子平安周全,规矩对我而言一文不值。同是为人父母,我倒是奇怪你怎么朝蕊珠下得了这个狠手?”
  李寒烟双手往前轻轻推送:“她为了替父亲报仇,替母亲解忧,这样有何不可?我是她娘,自然做得了她得主。”
  杜若素腕一翻,掌中突然多出一柄青锋长剑来,那剑身如秋水一般,我站的这么老远都能感觉到一股子寒意。
  杜若咬牙道:“抽骨剥皮,剜心取肺,熬油做偶,将魂魄生生拔出做傀儡,从此不得超生,纵然你非人类,这等惨事也当遭天谴。”
  李寒烟长笑,笑声中阴风阵阵:“她是我女儿,萧瑜生前爱她如命,她替爹爹报仇,有何不可?天谴?倒是你们夫妻两个为了这臭小子的性命强抢了我夫君混元伞,害我夫君被仇人所杀,你们两个连带着个臭小子才该遭天谴!”
  说着,双手猛然一推,只见蕊珠一个踉跄往前,嘴中忽地一股幽蓝的火焰喷了出来,直奔小心。
  杜若长剑出鞘,一剑朝李寒烟刺过,李寒烟笑:“这下你也尝到着急的滋味了?”嘴上说话,手上不停,十指如钩,与杜若长剑相撞之下竟有金属声音。
  杜若咬牙:“你这个疯婆娘,萧瑜气量狭小仇家太多,你不好生反省,反而怪罪于我们,可怜蕊珠,竟有你们这两个疯子当父母,年纪小小便成行尸走肉,你与族人如何交代?”
  李寒烟嗤笑:“我与那帮糊涂虫有什么要交代的?都说你们家这小子是族中不世出的天才,几千年才出一个的仙种,为了替他度劫,族中不晓得费了多少事,我今日便杀了他给大家一个清净了事。”
  杜若更不多废话,长剑如虹,与李寒烟缠斗在一起。
  转头看小心,小心的掌中不晓得什么时候也冒出了一团火焰,红色的火焰与蕊珠口中蓝色的火焰相比小的多,但是却并不熄灭,顶住了蓝色火焰,两团火一大一小的僵持着。
  李寒烟突然长啸一声,笑声中,阴风四起,就看蕊珠双目蓝色血液缓缓流出,全身筋络暴起,煞是可怖,那蓝色火焰突然间就大了,直往小心面门上去。
  卓轩手一动,却被荆浩压住,就听荆浩对卓轩说:“小心今年命中当有一劫,眼下如不应劫,日后还不晓得有什么样的麻烦,倒不如应了此劫,此后能保15年的太平。”
  卓轩苦笑:“蕊珠已成魔道,小心修为尚浅,这不是对手吧。”
  荆浩叹了口气,凝神观战,不再说话。
  小心的红色火焰越来越小,几乎被包裹在蓝色火焰中,就看一道符纸突然间从红色火焰中飞出来,幻成一只九尾狐,张牙舞爪的朝蕊珠门面扑过去。
  蕊珠大概是不防这个,猛的一愣,蓝火顿时就减弱了,小心的红火趁势大增。
  卓轩奇道:“他当真是天生仙种?这狐族幻术他这么小居然就会用?”
  荆浩笑的颇有些得意:“收徒弟这种事情要看眼光和机遇,当时我住在这里不走,阿穷只不过是借口罢了,这小子真是好苗子,我这么多年来就收过三个弟子,他是第三个,资质还在他两个师兄之上。”
  李寒烟和杜若那边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就听李寒烟长啸一声,突然间蕊珠惨叫一声,只见蕊珠浑身蓝色血液喷涌而出流出,那朵蓝色火焰一下子暴涨,淹没小心的符纸,再一次压住红火冲小心过去。
  小心小小一个人脸色煞白的站在那里,腿能看见的在抖。
  可是小心却没哭也没跑,就这么小小一个人站在原地硬撑着。
  那朵小小的红色火焰几乎看不见了。
  小心整个人都在抖。
  荆浩长叹:“这蕊珠竟然如此厉害,若非小心,恐怕阿穷都对付不了。”
  李寒烟却骂道:“蕊珠,你连小小一个小孩子都收拾不了,娘要你干什么?”
  蕊珠浑身蓝色血液喷流不止,这么小一个身体里面怎么装了这么多血?
  杜若长剑突然回手,往自己脉上割去,红色血液突然间弥漫了整个天空。
  如雨般的鲜血撒将下来,洒在小心和蕊珠身上。
  蕊珠的蓝色火焰被这鲜血一淋,猛的小了。
  小心的红色火焰又一次从蓝色火焰中冲了出来,反逼回去。
  我看小心的脸上没有刚才那么煞白了,似是从这血中恢复了些力气一般。
  李寒烟怒道:“杜若,你为了这臭小子命都不要了!”
  杜若不吭声。
  我看杜若,杜若明显的脚步有些虚浮了,但是手上却一剑狠似一剑,那样子直接是拼命的架势,反而李寒烟开始左闪右避,相形见拙。
  奇怪的是李寒烟的样子竟然不敢伤着杜若一般。
  卓轩长叹:“血漪术,杜若为了儿子当真拼命,李寒烟怕是也没想到杜若命都不要了来这一手,越伤她小心便越强。”
  荆浩皱眉:“十招之内若是胜不了,杜若就没救了。”
  却见李寒烟嘶声道:“蕊珠,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不杀了这个臭小子?”
  这边蕊珠蓝色血液越流越缓,那红火已经逼近门面,眼瞅着已经落败了。
  听了这一声,蕊珠袖口突然飞出一个金黄的圈子来,直砸向小心的天灵盖,速度之快,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