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说时迟,那时快,小心手中的红色火焰突然就分成了两个,一个直接向金黄的圈子撞了过来,两下一碰,两个小人各退几步。
  小心扁扁嘴,几乎要哭,但是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转,硬是没掉下来。
  那黄金圈子却掉在了地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李寒烟疯了似地呵斥道:“蕊珠,我苦心教你这么些时候,你连一个小狐狸都收拾不了,以后我还能指望你做什么?”
  蕊珠小小的身体附在地上,眼见着越来越小,蓝色血液渐渐的少了。
  李寒烟突然一剑凌空虚劈,蕊珠浑身一颤,又勉强站了起来,浮在空中的蓝色火焰冲小心烧了过去。
  小心小脸煞白,就听旁边的荆浩沉声道:“斩字诀!”
  小心咬着嘴唇,两只小手比划了个诀,虽然此时情况危急,但是我看到小心那两只小胖手勉强捏诀的样子差一点笑出来,真是太可爱了。
  虽然小心含着眼泪两手捏诀的样子非常可爱,但是随着两只手成诀,那红火突然间就变了。
  红火化火为剑,冲蕊珠的蓝火直劈下来。
  蕊珠勉强撑着,但是那红火所化成的剑虽然小,但是剑锋凌厉,竟然一剑穿透蓝火,冲蕊珠劈了下来。
  蕊珠竟然不晓得躲闪,正转头看李寒烟,却生生受了一剑。
  一剑下去,穿心裂肺。
  蕊珠的蓝火“嘶”的一声灭了
  小小的蕊珠像是被抽干了血液一般委在地上,渐渐缩小,蓝色血液渐渐流尽,血液流尽的时候,剩下几根枯骨。
  白骨在粉雕玉琢的衣服上煞是刺眼。
  小心看着这个样子,竟然怔住了。
  空中一个稚嫩的声音轻轻喊:“妈妈?妈妈!”
  李寒烟披头散发的看着空中,双手伸向虚空,眼神一片疯狂的绝望:“蕊珠?珠儿?你的魂魄怎么办?妈妈没有你怎么办?你爸爸的仇怎么办!”
  空中的声音渐渐的飘渺着:“妈妈,珠儿好疼,妈妈不爱珠儿。”
  李寒烟凄然大喊:“妈妈爱珠儿,妈妈怎么会不爱呢?”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哧”的一声,李寒烟低头看去,杜若手上三尺长剑竟然穿心而过,剑锋处,鲜血淋漓。
  李寒烟讶然看着杜若,杜若咬牙:“你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此狠手,你不进地狱谁进地狱?”
  李寒烟凄然道:“人间若无萧郎,生有何趣?”
  一语罢,就此瞑目。
  
  小心飞奔过来,扑进杜若的怀中,“哇”一声大哭起来:“妈妈!”
  杜若长出一口气,抹了抹小心的头,却把小心放到我的怀中:“到道阿姨那里去吧,妈妈有点事情得做。”
  我搂着哭的不住颤抖的小心,疑惑的看着杜若。
  杜若脸色很差,却勉强撑着剑站起身来,左看右看。
  小区中本来有遛猫遛狗的人,因为这一场飞沙走石已经没什么人了。
  就只剩一楼某处一个笼子里面的兔子埋头蹲着。
  杜若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兔子拎了出来。
  抬眼看荆浩。
  荆浩长叹一声,道:“我帮你护法。”
  杜若微笑;“多谢!”
  
  卓轩对我说:“你看小心已经累得不行了,咱们去找张子亮要点吃的给小心压压惊补一补去,这小子,真是个人才。”
  我搂着还在抖的小心:“小心啊,跟阿姨说,刚才害怕了没有?”
  小心搂着我的脖子:“害怕了。”
  我问:“那怎么不找卓叔叔或者你师父帮忙呢?”
  小心脸上泪痕犹存:“师傅说过,自己的因果要自己担着。”
  我擦擦眼泪,心道这么小还因果呢,荆浩到底知不知道小心今年才几岁?
  
  当我们拥着肚子已经吃圆了的小心同学众星捧月般的班师回朝后,我发现家里多了一只兔子,正是院子里那只。
  我摸摸下巴:“杜若,就这么把这只兔子逮过来了不好吧。”
  杜若笑:“给过钱了!那家女人一看见荆浩眼睛都直了,追着我们要白送。”
  小心兴高采烈的奔向兔子,摸摸兔子耳朵。
  兔子转过头来,一双红眼睛晶莹剔透,看了看小心,眼神居然有些说不清楚的复杂。
  小心摸着小兔子问杜若:“妈妈,它以后就住在咱们家了?”
  杜若笑着点头。
  小心又问:“那它叫什么名字啊?”
  杜若微笑:“它啊,它叫蕊珠。”
  
  阿穷莽莽撞撞的说:“它魂魄怎么不齐?”
  荆浩长叹一声:“打散她魂魄重新聚起来的人又不是我们,能聚到这个程度已经难能可贵了。”
  
  我听着阿穷和荆浩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对话,摸摸下巴,我觉得是这样,我也应该找一个像盗梦空间里面的吉祥物比如说陀螺转一下,我怎么就觉得这依然是个梦呢?第二重?第三重?摸摸兔子,兔子的毛倒是真实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