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出租车开到一个小区门口就停了下来。
  这小区貌似是联排别墅的样子,估计开发商是南方人,颇有一点苏式园林的意思,小径下面流水潺潺树影摇动,感觉着水流的声音,有那么一时半会,我突然觉得自己走在古代的庭院中。
  庭院深深。(转载请注明天涯莲蓬鬼话方如梦作品)
  大江和小徐不晓得窜到哪里去了,安静的庭院中,几声虫鸣,更显幽静。
  花香阵阵中,我看见垂柳下面一个人。
  应该是女人吧,坐在一方大石上面,轻轻的对着水梳头。
  我走过去。
  女人长发委地,简直就像是日本古代小说中那种美女的长发,又黑又密,长长地拖在石头上面。
  我有些害怕。
  记得以前看的小说中,有些故事就是月色下一个女人在梳头,梳着梳着头就掉了,这不是什么新段子。
  我于是站在原地不再往前走,看着女人梳头。
  女人的梳子很美丽,像是镶嵌了宝石,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一缕一缕的长发被轻轻的梳着,像是在梳理心事一般,万千心事。
  回眸冲我一笑,明眸皓齿。不是别人,正是薛慕婵。
  我放下心来,冲薛慕婵也笑了笑。
  薛慕婵轻轻站起身。
  她站起来我才发现在这清凉的夜色中她穿的竟然是一身月白的古装,长裙曳地,裙上梅花渐开。
  薛慕婵穿着这身衣服比穿现代装好看多了。真正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薛慕婵的眼神有些飘渺。
  我突然就想起了一首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当然,这首诗在这里很是不伦不类,不过没等我自己嘲笑自己,远处过来一个人。
  一个书生。
  匆匆而又悄悄的跑过来。
  薛慕婵笑了,微微的笑,却掩饰不住几许愁。
  书生跑过来,站在薛慕婵眼前喘气。书生的侧影很是秀气,我想就算是张生也无非如此了。
  难道读书读多了的女人就喜欢这样文弱秀气的书生?
  书生等气喘匀了:“慕婵,我今天已经辞了馆,要是我一直是西席的话咱们两个就没有能成亲的那一天。”
  薛慕婵一双美目看着书生,抬起流云长袖,轻轻帮书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你要是辞了馆,一个人在京城如何生活?”
  书生气渐渐喘匀了:“我有几两银子足够生计。这两天我好好温习一下功课,看能不能考个功名出来。”
  薛慕婵微微皱眉,低声道:“考个功名又能如何?且不说考得中考不中,就算考中了,若无极好的文字和朝中极硬的人脉,能分到哪个衙门里还两说呢。”
  书生听了这话有些不忿:“我胸中自有锦绣文章万千,当你家西席也只是一时权益之策,到时我跨马游街时你父亲自然会答应我的提亲,那时候你且看我如何。”
  薛慕婵微微笑了,轻轻握住书生的手:“你的文章自然是极好的,只是…”
  书生反握住薛慕婵得手:“只是什么,怕我变心是么?我这就立下誓来,倘若我唐虞今生有负与你,便让我不得好死。”
  薛慕婵微笑,靠在书生怀中,轻轻道:“但愿你我二人能遂了心愿。”
  唐虞笑了,轻轻抱住薛慕婵:“你放心。”说着,轻轻低头想亲吻薛慕婵。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大的电灯泡,不过奇怪的是唐虞看不见我。
  当然,事情是这样的,今天这个事情透着股子奇怪,薛慕婵有异装癖就有吧,唐虞是怎么个意思,陪她演戏?这两个人当着我玩cosplay?如果不是的话,我打了个冷战,不敢往下想。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见有人喊:“小姐,小姐?”
  唐虞听了这话,赶快说:“慕婵,我走了,你赶快回去吧,别让人看见咱们两个在一起败坏了你的声誉。”
  说罢,松开薛慕婵,一路小跑,就此不见。
  薛慕婵凝视着唐虞消失的方向,良久。
  转头看我。(转载请注明天涯莲蓬鬼话方如梦作品)
  我看着薛慕婵。
  薛慕婵却双手轻轻解开衣袍。
  衣衫轻轻滑落,我要是个男的我就喷鼻血了,但是我不是,所以我看着薛慕婵,竟然有些难过。
  月光如水,洒落在薛慕婵身上。
  薛慕婵举起一把刀,正对着月亮,凄然道:“愿以此身,化为良毫,自此以往,妙笔生花。”
  说罢,将刀插在肩窝。
  鲜血缓缓流下。
  我目瞪口呆,这分明是邪术不是?
  如此这般,直插了6刀。
  薛慕婵浑身浴血的站在月光下,身上插了这么6刀还能站着,看得我腿都开始哆嗦。
  到了第7刀,薛慕婵突然直直的看着我:“还请你将此笔送给唐虞,祝他成就功名。”
  我勉强张开嘴:“你这般他就算考取了功名也只能娶别人了,你这么做何苦来。”
  薛慕婵看着我,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决绝:“我如此为他,魂魄永世不得超生,他这一世功名之后魂魄便将与我纠缠在一起,用一世性命换取生生世世的缠绵,他若真心爱我,又有何不可?”
  说罢,手一使劲,手中第七柄刀直插心窝而下,鲜血喷涌而出,看得我想吐。
  就看鲜血缓缓落在地上,渐渐汇成一个方向流过去,流向一只毛笔。
  毛笔就这么浸在鲜血中,奇怪的是浸了鲜血的毛笔在月光下竟有一种妖异的光芒。
  就在这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我一哆嗦,回头,大江站在我旁边:“傻了?刚和小徐找你半天,在这里出什么神,赶快送快递,送完吃饭去,我都快饿死了。”(转载请注明天涯莲蓬鬼话方如梦作品)
  我定了定神,周围那有什么鲜血,长出一口气,跟着大江往小区里面走。
  
  小区里面有几棵树很奇怪的挂着红布条,越走就越觉得我手里面装笔的卷筒越来越重。到了收件人的家门口时,我的手沉的都快断掉一般。
  大江敲门,我心里面想着赶快把这东西送出去,再拿一会,我就顶不住了。
  正想着,门开了。
  张子亮站在门口,双目炯炯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