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张大嘴巴看了看张子亮。
  张子亮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讶然:“小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大江把我挤到一边去:“你怎么在这里,你认识这个…”
  说着,拿出快递单看了看:“孙川?”
  张子亮皱眉头,看看我,又看看大江,正想说什么,就听大江说:“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兄弟,我绝对信得过你的人品,你把这个快递签了咱们一起吃麻辣香锅去。饿死我了,要不是小道到哪里都迷路我们早就把这事情给办完了。”
  我只觉得手上越来越沉,忙附和道:“是啊是啊,你就签了吧,签了赶快把这个东西拿走,重死我了。”
  小徐拍拍我:“姐们,你这不就拿了个笔帘,至于嘛。”
  我刚要说什么,眼神一扫,就看见屋子里面一个身影煞是熟悉。
  那个人探头探脑朝外看的样子实在让我不喜欢。
  张子亮皱着眉头,刚要说什么,这个人已经走到跟前,小心翼翼问:“先生,她来了么?”
  说罢,看看我们几个:“你们是干什么的?”
  大江估计看着他那个畏畏缩缩的样子也很不喜欢,扯着嗓子吼:“俺们是送快递的,你这屋里有么有个叫做孙川的?”
  那人看大江这幅粗人的样子,颇有些厌恶:“我就是,你哪个公司的?小伙子刚来北京吧,以后多学学普通话。”
  大江撸起袖子,要不是张子亮站在门口,几乎要扑上去说话的样子:“俺普通话咋地了?你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俺瞅瞅,谁知道你是不是假冒的。”
  孙川一脸的嫌弃:“看你长得还斯文,一说话简直就是个粗人,你给我送什么东西啊,让我拿身份证。”
  我几乎要笑,但是一开口,自己吓自己一跳。
  那声音飘飘渺渺的跟薛慕婵很是相似,不,就是薛慕婵的口音,在夜风中颇有些幽怨和哀伤:“虞郎,这只兰花紫毫你许久都没有用了。”
  一句话方毕,树上的红布条突然飘了下来,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铃声清清脆脆的在夜风中响。

  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我轻轻一个万福。
  孙川哀嚎一声:“先生,就是她,就是她!这个动作我再熟悉不过了,我连着一个月做噩梦都遇见她这样子来,然后跟我说她给了我一世荣华富贵,为何却忘了她?天知道她是谁啊!先生救我!”
  我抬头,温柔中却有些伤心:“虞郎,前世的事情莫非你都忘记了么?你死前妾身说过将这只紫毫浸入你的血中,你为何不做?”
  张子亮看我的眼神威压无比:“你善用邪法将自己魂魄制成此笔,这事情他一无所知,你如何强迫他用一世荣华富贵换取魂魄永生不得轮回?”
  我凄然一笑,看向孙川:“虞郎,我求你与我私自出京,我不在乎荣华富贵,只盼今生与你相守,粗茶淡饭平平安安一辈子,你却执意要考取功名赢得荣华富贵,你既然得到一世荣华,为何却不遵守诺言与我相守?”
  孙川怒道:“什么虞郎,我压根就没听过,再说我孙川哪里是那种渴望金钱的人?”
  我长叹一声,树间风铃越响越急,素手轻抹,眼前一副画卷若隐若现。
  我轻轻道:“先生,如今我是鬼,他是人,你自然护着他,那么你且看当日呢?我舍弃性命换他如此一世命中本无的繁华,我与他的因果,你竟然狠心就此插手么?”
  张子亮皱着眉头,没说什么。
  只见眼前雾气越来越重,画卷也越来越清晰。
  我眼角扫了一眼,大江小徐竟然都看不到了。
  真是活见鬼的一晚上。
  我自己很是清楚,怕是那个薛慕婵接我的身体在说话,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不过好歹这次张子亮在眼前,再怎么着他也不会见死不救吧。再说了,这薛慕婵也真是可怜人,她要是能借着我的身体说说话,那也由她。
  正想着,画卷上已经洋洋洒洒的出现了一派繁华。
  正中的人胸前戴红花,骑着高头大马,左顾右盼之间神采飞扬,仔细看不就是刚才见过的唐虞嘛,这人果然有几分文采,我虽然分不清楚状元榜眼探花的区别,但是就瞅着他这个样子也不出这前三名了。
  接下来的事情像极了放电影,还是蒙太奇手法。
  不过我可真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奢华。怎么说呢,要是清官绝对来不了这排场,家中古玩无数,绫罗绸缎耀花了我的眼睛。
  唐虞有个书房,书房笔架玉石做成,一整块的羊脂玉担着一直紫毫,想来就是薛慕婵刚才说的什么兰花紫毫了
  唐虞但凡写东西,都用这只紫毫,当真是下笔如飞,更神奇的是,直到唐虞白发苍苍,这笔居然不秃不损,完完整整的跟一只新笔无异。
  我是女人,我三八,唐虞的女人我在这片片断断中尽量的仔细看,唐虞的妻子貌似也是个大官的女儿,当然绝不是薛慕婵,这女人生的温婉美丽,样貌上居然不输薛慕婵,但是神色间比薛慕婵多了几分温婉,貌似也没读过太多书的样子。妾侍就多了去了,各色人等,我模模糊糊得算也有个十来人,这小子,这一辈子当真过的没什么遗憾了。
  冷眼看孙川,孙川看着那富贵光景眼睛睁得比鸡蛋都圆,就差流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