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突然间就觉得心里一阵寒意直透入骨。
  薛慕婵轻轻叹了一口气:“虞郎,我原以为富贵对你也无非是流水青烟一般无所谓,你求富贵的目的只是为了与我名正言顺长相厮守,不想你却爱慕富贵如是。你可知道这生花妙笔的来历么?”
  孙川不回答,眼神流连在那好一副富贵光景上舍不得下来。
  薛慕婵苦笑。眼波流转,看着张子亮:“先生,我为他擅用禁术,将自己魂魄尽数放在这一管兰花紫毫中,他毕生得意文章,都是我所做,既然享了这富贵,就等于是答允我魂魄生生相守的要求。如今富贵已然享完,诺言却不遵守,你说我该如何?”
  张子亮皱眉头,看着孙川。
  薛慕婵轻轻挥了挥衣袖。画卷渐渐消失。
  孙川的目光尚自追随着画卷,问张子亮:“先生,我上辈子真的过的是这般的日子?”
  张子亮点头:“她没有骗你。”
  孙川遗憾的叹了口气:“想我现在,一个人居于北京,挣两个辛苦钱,真是天上地下。”
  薛慕婵微笑,不晓得为何,我的心里却是冰凉一片,寒彻骨:“虞郎,你还想过这般的日子么?”
  孙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了:“这个…”
  张子亮见状开口道:“薛小姐,男女情爱之事讲究个你情我愿,如今他怕你惧你,你就算强要了他的魂魄,他也必然恨你,你两个如此纠缠终究无甚意趣,倒不若就此放手,我请高人来度你重入轮回如何?”
  薛慕婵仰天长笑,问孙川:“虞郎,若是我再给你一世富贵,要你以后生生世世陪我,你可愿意?”
  孙川沉吟不语。
  我手中的笔筒渐渐升起,月光下,泛着说不出来的妖异的光,凌空而画,随着笔锋,一副古装仕女图渐渐浮现,惟妙惟肖的,是薛慕婵的画像。
  眼波温柔似水。
  薛慕婵轻轻追问:“你可愿意?“
  孙川看着薛慕婵的画像,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居然有这般美丽的人中意我,如果你长这个样子,与你相守又有何难?“
  薛慕婵笑看张子亮,按理说能得孙川此言,薛慕婵应该高兴才是,我心里却是一片冰冷加上彻骨的恨意。
  其实这也能理解,本来求的是两人相知相守,到了现在成了财色相诱,到底无甚意趣,倒是薛慕婵,按照她的说法,牺牲了大好性命为了唐虞,结果唐虞一世泼天富贵之后不但不相随,反而找了个厉害人物对付自己,这也实在是令人心里冰凉一片。
  薛慕婵大笑,月光下笑的凄厉无匹,本来淡黄色的月光突然间变得血红一片:“好,你用你的魂魄来换!“
  孙川本来一腔高兴,还忸怩三份,见了这个样子不由得魂飞魄散,躲入张子亮身后。
  却听张子亮也叹了口气,拱手竟然朝薛慕婵行了个礼:“薛姑娘,你这一片痴情我看在眼里,实在世间少有,可敬可感。只是唐虞与我有救命之恩,上一辈子没有还,这一辈子说什么我也得还了他,所以这次我护着他也实属无奈之举,还望姑娘见谅。“
  薛慕婵还礼:“张先生,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话音刚落,只见画像中的薛慕婵十指如钩,直朝张子亮身后扑下来,一阵阴风起来,树上的铃铛急响。
  张子亮不晓得何时拿出一把剑来,剑气如虹,剑爪相交,一阵铁跟铁摩擦的刺耳的声音过后,我只觉得胸口一震,那画像在月色下如一阵薄雾般消散。横笔在手,我看着张子亮。
  张子亮皱眉头:“薛慕婵,你恨唐虞我能理解,只是眼前这女子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占着她的身体?她一个肉体凡胎,怎受得了你我两人斗法?“
  薛慕婵咬牙:“我欠她的自与她还!“
  说罢,那紫毫挥出,墨汁轻轻溅出来,月色下,一股淡淡的墨香沁人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