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张子亮脸色微变,捏个诀法,周身一股淡淡云气渗出,轻轻包裹在张子亮和孙川身周。
  那紫毫若写字若画画,洋洋洒洒颇为流畅的不晓得围着张子亮写什么。我这等俗人实在看不明白,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狂草?
  墨香越来越重,闻到后来,渐渐有一股血腥味,闻的我想吐。
  树上铃声只听叮当一声,居然破了。
  世界一片寂静。
  张子亮的长剑很奇怪,只守不攻,我想他也没法攻,他攻谁啊,难不成冲我心口来一剑?
  话说这薛慕婵这点就不好,你要打架,你也上大江或者小徐的身啊,这两个着实有两把傻力气还能帮个忙,弄到我这里这不是坑爹么?
  眼瞅着薛慕婵的一支笔越写越快,张子亮额头已经有些略微的冒汗了,那长剑就是没办法冲我心口扎过来,显得很是被动。
  薛慕婵这个女人真是狠毒啊。
  首先,人家唐虞也没说就不娶你了对不,只不过人家就想凭人家的本事来堂堂正正娶你,你自己对他没信心整了个邪术把自己命搭进去,然后要求人家也变成个魂魄来陪你,且不说两个人腻在一起日久生厌的事情,就光弄邪术这个行为本身就够歹毒了。
  其次,为什么选我而不是别人,估计也是事先想好的,我跟张子良认识,又不会什么法术道术之类,张子亮总不能朝着我乱扎一剑对不。
  我看着张子亮那个略带窘迫的样子,我都替他急,要不是这是我自己的心窝子,我恨不能跟他说一声:“兄弟,只管扎过来,不要顾及太多。“

  薛慕婵却是明显的越迫越急,张子亮眉头越皱越紧,最后终于长剑挥出。
  只听“叮”的一声,长剑和笔相触,笔明显震了一下,然后我的肩头一痛,不,绝不是一痛,而是很痛!
  我张大嘴巴看着自己的肩头,长剑钉在肩头,鲜血缓慢流出。
  薛慕婵怒喝一声,挥笔又上。
  我心里面哇凉哇凉。
  盯着对面张子亮身后的孙川,我想我此时看着孙川的眼神几乎可比薛慕婵,绝对的仇恨。
  孙川皱了眉头,伸头偷偷看着我,看你妹啊,你有本事你和薛慕婵双宿双飞多好,我这只是挨了一剑,天晓得照这个样子下去我得挨多少剑,没准到时候我就被捅成个马蜂窝一样悲壮的死去,老天,我还没正经八百的谈个恋爱啊!要是早知道我今日命丧于此,我就算倒追也和卓轩谈个恋爱而不纠结那么多了,最起码摸两下也成,至少卓轩是帅哥啊,我长得这么普通,两个人相比我比较占便宜不是?
  正在悲哀的时候,我就眼瞅着一袭白衣飘飘,从远处走来。
  我大喜,我认识的能人比较多,这会不会是救星来了?
  正想着,肩头又中一剑。
  我大怒,张子亮你这个没长眼睛的,你能不能不要胡扎啊,真是没脑子的人,你把薛慕婵的笔打下去就成了不是,这绝对的是故意的,不,绝对是张子亮学艺不精加上脑子秀逗,你再这么扎下去等我冤死在这里我就学习薛慕婵找你来偿命。
  正在愤怒,眼角余光看见那个白色人影一下子飘了过来,还没等我高兴起来,就只见这人绕到我身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大力拍上后背,我一口鲜血喷将出来。
  要是有一个招式能给这一掌打个比方的话,这绝对就是传说中的“排山倒海”。
  我靠,我到底得罪谁了,我倒在地上,不,倒在一个人身上,视线忽远忽近。
  我努力的调整焦距,TNND,就算我就此哏了,我也得看清楚是谁拍死我,等我变成鬼以后新仇旧恨一起算。
  焦距看清了,是卓轩,穿着白衬衣的卓轩。
  卓轩焦急的看着我。
  看你妹啊,你把我拍成这样你还看?!
  转头,却在这一刹那,看见张子亮长剑如虹,一剑扎在笔和笔帘之间的一个空挡上,就听一声惨叫,是薛慕婵的声音。
  张子亮长剑停手。
  薛慕婵却不再呼痛,看不见身影的薛慕婵,只剩下声音能听得见,这声音却渐渐的微弱了:“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虞郎,你生生世世负我,我好恨。”
  那声音凄楚,听得我忍不住心酸起来。
  孙川忙手忙脚的跑出来,却茫茫然不晓得该对着哪里说话,伸出两只手:“我,我这一世不认识你,可是,我,你为何如此痴?”
  薛慕婵的声音渐渐淡了:“我魂魄已散,此生灰飞烟灭,连转世轮回也不可得了,不过唐虞,这虽是我自作自受,但是你得了命中没有的富贵,从此以往,生生世世,你必然穷苦潦倒以偿此因果,就算多出十个法师也没奈何了,你不跟我走,便独自一人留在世上受此贫苦吧。”
  孙川大惊,忙叫:“你且等等,咱们有话好好说。”
  但是薛慕婵声音渐渐散在风中,风中,空余墨留香。
  
  我长叹一声,肩膀上火烧火燎的疼。转头看着卓轩,卓轩抱紧我,生怕失去我一样,他越这么抱着,我肩膀越疼,我认了,我这人天生就不是浪漫的人:“我说,你带我去医院吧,要是我失血过多而死,我总也饶不了你和张子亮。”
  卓轩看着我,刚想说什么,张子亮风风火火的就过来了:“卓轩,多亏你刚才一下把她从小道身体里面驱了出来,要不然我真不晓得该怎么办了,小道,伤到你了,对不住,对不住。”
  我恨他:“没关系,我这个人很大方的,你把你那个剑给我让我戳这么几下我就绝不记仇。”
  张子亮双手一摊,苦笑。
  卓轩慢慢放松了,微微笑:“我帮你戳。”
  我看着月光下他的脸,突然伸手摸了摸。
  卓轩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我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刚才就想着,就算要死也得吃够了豆腐才死,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卓轩翻了翻白眼:“你很是不学无术啊,小道。”
  张子亮嬉皮笑脸的蹲在我跟前:“我也很帅的说,作为补偿,让你摸个够。”
  我呸!
  (月夜墨留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