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正想着,就见那人果然停下脚步,看着李子瑜长叹一声:“这个事情端的麻烦。”
  李子瑜翘起二郎腿,不吭声,心里等着这人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那人一脸发愁的看着李子瑜:“解决这个事情恐怕还得烦劳阁下一件事情。”
  李子瑜心道,这不就来了?
  那人踌躇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先生,实不相瞒,这个女鬼所居之处本是龙王气脉,极好的一处风水宝地,但是只因涵嫣去世的时候心中怨气极重,这藏风聚气的宝地反倒使她怨气久淤不散,久而久之,成精成怪,先下放眼长安,能治住她的人恐怕已经不出三个了。”
  李子瑜感兴趣:“你说她叫涵嫣?”
  那人点头:“不错,涵嫣是她生前的名字。”
  李子瑜心中有无穷疑惑想问,比如说这女鬼有什么怨气、眼下能治她的三个人都是谁等等,结果问出口的却是如此一句话:“那她现在叫什么?”
  那人看着李子瑜,油灯下脸色明明灭灭:“血厉鬼母。”
  李子瑜浑身一哆嗦,这名字怎么都跟月光下那个文雅女子联系不起来,不过在这个小黑屋子里面听这个名字实在有听鬼故事的感觉。
  李子瑜又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她知道的这么清楚?”
  那人在灯下看着李子瑜,油灯的阴影印在脸上,脸上看不清表情:“在下姓薛,名文,字公博。”
  李子瑜好奇:“你哪一年生的,怎么还有字号?”
  那人微笑,轻轻摇了摇头:“久居人世,岁月忽忽,自己都不记得了。知道在下年龄的,长安城里面也无非两个人而已。”
  李子瑜笑:“可见整个长安城里面就有三个神人,您老人家算一位,剩下还有两位。”
  薛文听了这个话倒是没有反驳,点了点头:“一个就是老在西大街那个犄角旮旯里面蹲着算命的,成天带着个墨镜装瞎子。另一个就是街对面那个镶金牙正在吃羊肉泡的,等会你出去就看见了。”
  李子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了下去。
  薛文长叹一声:“说起来,我们几个认识的时候,涵嫣还活着。”
  
  那个时候有多久?薛文自己也不清楚,反正那个时候男的还穿长袍,女的还不能随便出门。
  不过薛文自己还没到穿长袍的时候,成天借着涵嫣的名义和方鹤两个欺负杜武。
  涵嫣梳着两个小发髻,生的玉雪粉嫩,长辈们人见人爱,薛文自己的爹妈甚至拎着薛文的生辰八字上门提亲去,不巧,在涵嫣家门口遇到了杜武的娘和方鹤的婶子,三个女人一台戏,当着涵嫣爹娘的面一顿吵,结果三个人提亲都没成。
  
  涵嫣被杜武揪了小辫子总是哭,薛文就和方鹤揍杜武一顿顺道抢走杜武的吃食。杜武娘做的小吃相当的出名,整条街的孩子都跟着杜武走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杜武娘做的吃食。
  薛文和方鹤抢了杜武的吃食就分一点给涵嫣,涵嫣一开始不好意思吃,总是用小手捧着,时日久了也就吃了。杜武吃食被抢很是郁闷,总是从涵嫣那里再抢回来,当然,新一轮的战争由此引发。
  当年街上住着个老道士,老道士看着三个男孩子打架不知道为什么很感兴趣,隔三差五教两下,老道士教的打架招数还挺管用,过不了多久,薛文、杜武和方鹤三个人打遍整条街无敌手了,只不过三个人同时学功夫,资质天分都差不多,倒是旗鼓相当。
  
  涵嫣除了明显的害怕杜武以外,对薛文和方鹤倒是很好,有的时候还会帮薛文缝补打架的时候被撕破的衣服和书包,免了薛文多少打,为了这个,薛文倒是从来没欺负过涵嫣。薛文的娘总是念叨,什么时候能够把涵嫣娶过门来当媳妇该多好。
  念叨的多了,薛文心里面就默默存了个念头,少年情怀,虽是不能说出口,但是行动上不由自主的更加护着涵嫣几分。
  涵嫣虽是怕杜武,倒是明显跟着薛文,整条街都说这两个孩子天生一对。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薛文有的时候念着这两句诗,心里面有种甜甜的感觉。就等着娘正式提亲,好把亲事定下来。
  不过涵嫣的爹娘也不晓得在等什么,虽说薛家、杜家、方家轮番提亲,但是总是不答应。
  
  直到有一天,街上来了个年轻人。
  来的时候轰动全镇。高头大马,仆从如云,顾盼之间,仪表非凡。
  看的薛文很是自惭形秽。转头看看挤在人堆中看热闹的杜武和方鹤,这两位仁兄也都是看的瞠目结舌面如土色。
  年轻人策马前行,一路行到了涵嫣家门口,下马,抱拳:“小婿张策拜见岳父岳母。”
  这一声叫的薛文心里就跟被冷水浸了一遍,凉了个彻底。
  转头欲走,却见教自己功夫的道士皱着眉头看着张策,一边叹气:“末世妖孽横行,奈何,奈何。”
  正想问道士咋这么说,就看那壁厢涵嫣正好要进门,两下一望之间,涵嫣脸上飞红霞,快步进屋。
  薛文从未见过涵嫣如此,这一见却是满心苦恼,姻缘原来是天定的,从小青梅竹马抵不上相见时的惊鸿一瞥,如此说来,青梅竹马竟是这般的靠不住。
  心灰意懒之下,薛文干脆连铺盖一起搬到了道士的小道观中,住进去才发现,杜武和方鹤却也占据了一席之地,说起来大家难兄难弟,感情上的倒是比以往亲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