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就在三个人跟着道士开始练内家心法的时候,涵嫣成亲了。
  三个人明知道是这个结果,还是忍不住借酒消愁,长吁短叹了一番。酒正酣处,就听一声长叹。老道士拎着一瓶酒也愁眉苦脸的进门。
  三个人很是诧异:“师傅,你为何今日如此愁苦?”
  老道士嘟囔着:“末世妖孽横行,奈何,奈何。”
  说着,一扬脖又是一口酒。
  薛文就问了:“为何师傅如此说?难不成看见什么妖孽了?”
  老道士长叹一声,眉头紧皱:“可不是,那妖孽眼睁睁在我眼皮子底下害人,我却奈何不了他,如何不愁煞人也。”
  薛文奇怪:“师傅你能文能武,还怕什么妖孽啊?”
  老道士叹气:“你师傅我从前是能文能武,现在你看看我指点你们的时候文过什么武过什么吗?”
  三人仔细想想,一起摇头。
  老道士挥挥手,像是要把不愉快一并挥走一般:“罢了罢了,自己道行被废了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就只希望你们三个人能够好好修行,别把我这一门的功夫给绝了就好。”
  杜武忍不住了:“那师傅你跟我们说怎么办我们帮你降妖去。”
  老道士笑:“傻孩子,净说傻话,就凭你们三个现在的道行,那是白白去送死。我跟你说,这妖孽活了起码一千岁,靠什么活着?靠人的心和怨气活着。”
  方鹤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师傅,你说那妖孽是谁啊,不会是,不会是…”
  道士长叹一声:“正是,正是。”
  薛文浑身一震,窗外,夕阳如血,竟是如此凄惶。
  
  薛文再次见到涵嫣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以后了,涵嫣上街买胭脂,回眸间,幸福满脸。薛文竟痴在原地动身不得,不是说那个张策是妖孽,专门吃人心和怨气的么,眼前的涵嫣却是秀丽不减从前,满心满眼的幸福安逸像要溢出来一般,真是慕煞旁人。薛文想,师傅语焉不详的那几句话莫非是自己会错意了?
  愣神间,伊人已去,芳踪无觅处。
  夜深人静时,薛文心神不宁的坐着,白天惊鸿一瞥非但没有安慰相思之苦,反而让自己更加难过了。真真是相见不如不见。
  窗外人影一晃,就看老道士背着剑要出门。
  薛文赶忙摇醒杜武和方鹤,老道士不练剑已经多少年了,这黑灯瞎火的背着剑出去要干嘛?这么想着,扯着衣衫不整睡眼迷离的杜武和方鹤悄悄跟着,一路跟随,竟是到了涵嫣家门口。
  就看见老道士一个纵身,竟然跳了进去。
  薛文大惊,脚底下却不由自主的也跟了上去。
  落地处,只听得有人在说话,老道士却站在前方一动不动貌似听什么。
  只听涵嫣的声音惊呼:“夫君,你拿着刀做什么?”

  听到这里,就听老道士喝道:“妖孽,还不滚出来。”
  张策的声音飘忽一下就到了外面:“哟,我道是谁,原来是灵筠子,没想到道长还有听人家夫妻两个墙根的习惯,真是高人。”
  道士怒道:“不用废话了,你放了屋里那女子。”
  张策笑道:“这女人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放了她难道送给道长么?”
  道士不再说话,只听“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张策却笑了:“道长,你道行怎么如此之低?莫不成是被人废了功夫么?”
  谈笑间,只听得“哧”的一声,道士手腕处竟然一道血光飞出,也没看清楚张策用的什么功夫,居然将道士持剑的手腕给废了。
  长剑落地,张策仰天长啸。
  薛文突然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书中写的明明是两个人要打很久才能分胜负,而且好人到了最后总会得胜的不是么,为什么一招之间输赢已定,师傅眼睁睁的就输了?
  张策长笑着回身进屋,就在转身的一刹那,道士手中符咒轻扬,薛文突然觉得自己地上的影子和身体的气味一下隐了起来,而身体却动弹不得。
  道士捂着手腕,脸色煞白,坐在地上仿佛耗尽力量一般安静不动。
  
  屋中的哀求终于变成惨叫。
  薛文不想听,奈何这声音声声钻入耳中痛彻心扉。
  嚼骨吸髓的刺耳中,涵嫣惨叫的声音突然间变了,凄厉无匹:“张策,我地下为鬼势要剥你皮抽你筋,若非如此,我永世不得超生!”
  张策狂笑:”真不愧是我的好娘子,你放心,我一定将你葬在风水宝地,让你怨气生生世世不绝。”
  狂笑声中,浑身鲜血的张策抱着浑身鲜血的涵嫣走出房门,门外枯井一个,轻轻扬手,涵嫣飘然下井。
  就如慢动作一样,薛文眼睁睁看着,眼睁睁活生生。
  一颗心,掉落井中。从此生生世世便也不得超生。
  
  就在张策松手的瞬间,道士突然扑了上去,手腕鲜血化为金龙,狂风大作扑向张策。
  张策没有料到如此变化,一时间竟然惊在原地动弹不得。
  化血为龙,以身为刃,道士在狂风中硬生生挨了张策一刀,却将张策裹在风中。
  风沙大作,不该流眼泪的时候薛文却不争气的流眼泪,眼前一片模糊,世界一片模糊。
  却连抬手擦眼泪的力量都没有。
  等世界清明了的时候,月朗风清,只剩下师傅安静的躺在血泊中,偌大一个院子,几成血池。张策却没了踪影,地上只剩枯骨一堆。
  此情此景,此生如何能忘?
  明月如洗,偏生照着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