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抬眼看,阳光也比平日灿烂了一些。
  书院门前人潮依旧熙熙攘攘。
  李子瑜突然兴起一些感慨,人生在世譬如朝露,不晓得什么时候大限就到了,往日营营役役所为者何?
  此时也许看着涵嫣这若干年来怨气不散,虽是其情可悯,然而想通了却是何苦来,罪魁祸首早就灰飞烟灭,现在空恨着却是连这恨都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打开钱夹,老婆孩子一起冲着自己笑,合上钱夹,却是满目怆然。
  真是万般思绪一起涌上,这却奈何?
  李子瑜走到个小店面前面,这店却是有意思,坛坛罐罐的摆了许多酒,这些酒还挺有名什么西凤、女儿红、花雕、竹叶青都还有。颇有些古香古色的意味。
  李子瑜兴起:“老板,我要喝酒。”
  老板晃晃悠悠地走出来,却是一个胖子:“你在这里喝?”
  “我在这里喝,咋,不欢迎?”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要多少?”
  “这是1000块钱,我从现在喝到晚上成不?”
  “成,咋不成呢,附赠花生米10包。”
  “这么多花生米,你以为我吃了就喝不动酒了?”
  “你可以把花生米带回去吃嘛。”
  李子瑜看着胖子,突然间悲惨从中来:“老板,要是过了今天晚上我还有命在,我从你这里再买1000块钱的酒!“
  胖子悲天悯人的看看李子瑜:“你放心,吉人自有天相,到时候我再送你10包花生米。“
  
  等李子瑜喝的醉醺醺一路晃着走回工地的时候,已然月色皎洁凉风习习了。
  涵嫣翩然站在老地方,一抬头看见李子瑜,温柔似水:“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李子瑜长叹一声:“我这个人胆子小,活活被你杀了还是挺害怕的,酒壮怂人胆嘛,你要杀要剐就痛快的吧。“
  涵嫣微微皱眉:“你给我几个人的名字不就成了,这却又是何苦?“
  李子瑜打了个酒嗝:“我若是给你这些人的名字,自己这一辈子就算毁了,做梦吃饭就别有个踏实。想来想去我贱命一条,反正现在活着这么累,倒不如你把我收了,我帮你跑腿干活顺便看看美女倒也清闲自在。“
  涵嫣脸色微有些诧异:“看不出你到有些英侠之气。“
  李子瑜摇摇头:“英侠什么啊,凡人一个,你也别墨迹了,要不你等我睡着了再动手?“
  涵嫣微笑:“你倒是比我还着急。“
  月色下,涵嫣浅笑怡人,看的李子瑜不由一怔,心下忽然起了个年头,也许人命什么的不过是涵嫣在开玩笑?。
  正在恍惚间,突然间涵嫣长发飞起,浑身鲜血喷涌,身周小鬼若明若暗的浮动着,却尽是些惨死的鬼,伸着手,像是要拉住李子瑜一般,涵嫣的肚腹之间偌大一个血洞,小鬼源源不绝随着鲜血往外涌,有爬出来的,有拖着肠肚往外掉的,林林总总,看的李子瑜头皮发麻,血血厉鬼母,这名字还真是符合涵嫣现在这副样子。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轻轻叹道:“嫣儿,年年如此,何时是了?“
  涵嫣猛的停了下来。
  李子瑜扭头看去,却是薛文,不晓得什么时候站在工地空处。
  薛文仍然穿着一身长袍,清清朗朗站在月色下,眉宇间尽是关心。
  涵嫣突然仰天长啸,声音极为凄厉:“他杀死我的那天晚上,你明明在场,枉我与你从小一处长大,全心全意信赖与你,你竟然见死不救,你有何面目对我说刚才那些话?“
  薛文定定站着:“涵嫣,世间万事皆有因果,不管前因如何,你瞅瞅你如今的模样,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样下去何时是终了?难道每年都如此怨恨下去生生世世永无休止么?“
  涵嫣嘶声道:“你每年都如此劝我,却每年都无法救我,你说这话有什么意义么?“
  薛文慢慢道:“我们三人这么多年来参悟师傅传下来的法子始终无所获,所以他两人一直不肯见你。我不愿再看你如此,因而想到一个法子冒险一试,但愿有效。“
  说着,轻轻拍拍李子瑜的肩膀:“劳驾脱了外衣。“
  李子瑜二话没说,脱下衣服光着膀子站在夜风中。
  背后渐渐金光闪烁。
  李子瑜看不见背后,却能看到周围被金光渐渐包围,甚至涵嫣都被笼在金光中。
  涵嫣在金光中渐渐收了那血厉鬼母的样子,站在金光中,有些无助和彷徨:“这金鹰,你是如何得到?“
  “凡人血肉,我的仙元,还不够么?“
  涵嫣有些困惑:“你已成地仙,仙元脱体,你却怎样?“
  薛文微微笑了:“你离开这龙眼之处,断了滋生怨气的根源,自然能够想通很多事情,等想明白了,再入轮回也好,找个好地方慢慢修行也好,总强过现在这样。“
  涵嫣的眼泪却慢慢滴落,眼泪落下的时候,鬼形已然褪尽,一个人站在金光里,颇是柔弱:“我欠你这么多,却让我怎么办?“
  薛文坦然:“我曾经对你说过,就算天下人负你,我薛文也要护你周全,当日我未能帮你和师父,内疚于心,这许多年以来已经成为我的魔障,如今我修为已经能够如此施法,我也不愿再等了。如果能把全部修为用来救你,我从此去了魔障,再入轮回,也算是了了这一世的恩怨。“
  涵嫣微微笑了:“我原以为普天之下就我一个人最惨最孤苦,却不知这些年你一直没变,你稍等等,你我二人一同重入轮回,这次你我却不要再错过彼此了。“
  薛文也微笑了。
  李子瑜身后金光突然大胜,一只金鹰缓缓飞向涵嫣,金鹰抓起涵嫣,身形也顿了顿,仿佛抓起极沉的东西一般,往下沉了沉,却接着往上缓缓飞,大地震动。
  李子瑜估摸着这地震足足有个5级。好在工棚都是平房,周围场地开阔,应该还不至于出事。
  就在涵嫣双脚离地的那一瞬间,地下恍惚的伸出无数双手,哭声凄厉,阴风惨惨。
  涵嫣朝地下看了一眼,眼中却有歉意,然而再看看薛文,终于闭上眼睛,任由金鹰缓缓上升而去。
  李子瑜看着金鹰消失的方向,不由长出一口气,扭头看薛文的时候,却是一场空。
  连刚才的地震仿佛都是幻觉一般,那么的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