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招魂
  我经常觉得自己不自由,这种感觉很是让我恼火。不自由的结论往往是来自于这样一种假设:假如没有这些事情,或者这些人的干扰,我应该能够非常的随性。李子瑜住在北京的一段时间,我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这种经常浮现出来的不自由感觉竟然没有出现。
  当我跟李子瑜一起喝酒的时候,当我跟大江唱着歌走在午夜的街道上的时候,甚至当我冒着北京的酷热送快递的时候,我都突然有种轻松的自由感。
  李子瑜告诉我原因,因为李子瑜超脱了。一个自由的人通常会给别人带来两种感觉,一种就是自己也自由了,另一种就是自己更加的不自由。我属于前者,拥有这种心态的人基本上属于对生活尚属乐观的人,这种人还有救。
  我向往自由,经常扪心自问的是,如果没有选择现在的生活状态,我会去做什么呢?我想我的选择就是像阿彩一样,背起行囊四处旅游。为什么没有像阿彩这般呢,是因为我不敢,我不敢尝试一种虽然自由但是相对不稳定的生活。所以我羡慕阿彩,但是阿彩有的时候疲倦了也会趴在我怀里哭,羡慕我的安定。
  所以,自由是相对而言的。
  
  端午节。
  我和卓轩吃完烧烤啤酒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只黑猫。
  这只猫蹲在路中间,乍一看就像一个黑塑料袋。我承认我喝的有点高了,眯着眼睛想了半天这是一只猫还是一个塑料袋,一个塑料袋当然可以在小风的吹拂下动来动去像一只黑猫不是。
  正眯着眼看,卓轩刹车了,靠边停车,就在黑猫的身边。
  黑猫不惊不惧,继续舔着爪子,貌似是刚吃完什么好吃的一般。
  卓轩下车,我纯属好奇的也跟了下去。
  卓轩走近黑猫,黑猫看有人走过来,也就走了,奇怪的是卓轩眉头微微皱了皱,拉着我的手跟着黑猫。
  我经常觉得我这个人很郁闷。
  就比如说现在,小风习习,我也微醺了,身边一个帅哥突然间拉住了我的手,这从言情小说的角度上来看怎么都是一段感人肺腑感天动地的美好感情的开端,然而卓轩眉头越皱越紧,眼睛只是跟随者夜风中轻快的在前面走的黑猫,一点浪漫气息也无。
  所以我很是无奈的被卓轩拖着往前走,心里面本来有些想法也渐渐演变成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想着脱掉脚底下的高跟鞋好好休息一下。
  说来也神奇,这只猫走路的样子实在是不像一只猫,走走停停,时不时的舔一舔爪子,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就仿佛是带领卓轩走向一个什么地方一样。
  卓轩拉着我的手跟着,我咬着牙踩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心里琢磨着如果能够将我的脚剁下来换只脚该多好。
  草丛越来越茂盛,我踉踉跄跄的几乎是被卓轩拖着往前走,终于忍不住问道:“卓总,我今天不良于行,咱们两如果能够换个鞋子的话我保证跟着你走到天亮。”
  卓轩停了下来,看看我,又看看前面,前面的黑猫也停了下来继续舔爪子。
  我把高跟鞋脱下来拎在手上,看卓轩。
  卓轩一脸的无奈,问:“你好好的出来跟我吃个饭穿这么高的跟干嘛?”
  我恨不得一高跟鞋敲他脑袋上:“我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好吸引帅哥注意力!”
  卓轩哭笑不得:“我的姑奶奶,我实在是很注意你了,你不穿鞋我都注意你!”
  我撒泼:“我不管,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又是这种草地,你看着办吧。”
  卓轩站在夜风中,看着我,微微笑着,突然间就说:“我背你好了,这只黑猫找我肯定有事情,咱们得继续跟着。”
  我愣住了,我长这么大除了被老爹背过,实在还没有被别的男人背过。
  正想说什么,黑猫已经很煞风景很不耐烦的在前面吼了一声,奇怪,猫不都喵喵叫吗,这只黑猫叫的声音实在很不文雅。
  卓轩微笑,蹲了下来。
  我看看四周,这个地方属于郊区,这个时候已经没什么人在外面走了,眼前前面是草后面也是草,如果不管卓轩自己往回走一来我不认识方向,二来也害怕,想到这里,我心里面一横,趴在卓轩背上。
  卓轩站起身来往前走,居然越走越快,就仿佛我没有什么重量一样。那只猫仍然不紧不慢的走着,但是从耳边刮过的风声让我对目前的速度有种很清醒的认识,这个速度就跟我在高速路上把车开到80迈的时候是一个感觉。卓轩和这只猫到底是在走还是在跑?又或者压根是在飞?!我很是诧异,不过靠着卓轩,心中难得的有种安定踏实的感觉,这个肯背着我赶路的男人一定不会把我带到危险中去。
  我趴在卓轩的背上,这个男人身上有种淡淡的阳光的味道,很是好闻。我搂紧卓轩的脖子,心中想起李子瑜前两天跟我说的话:“人生多不过百年,你看我,如果那天没有薛文的帮忙早就哏屁了,所以卓轩那么好的人你还犹豫什么?”
  我说:“他太优秀,而我太普通,我过不了自己的坎。”
  李子瑜笑:“你就是牵绊太多,所以心中永远不自由。你就放弃这些世俗的看法想法,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一次,开心也好,伤心也罢,自己得成全自己不是?”
  我趴在卓轩的背上,这些对话在心里面渐渐流过,卓轩身上的温暖传到我心里。
  正想着这些事情,突然间我觉得卓轩停住了脚步。我抬头看前方,前方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小茅草屋子,屋子里面的灯光如豆,在这个夏天的夜晚显得有些神秘。而黑猫终于像一只猫一样喵的叫了一声窜进屋子消失在夜色中。
  卓轩轻轻把我放在地上。我挽着卓轩的胳膊站稳,就听屋子里面一个沧桑的声音慢慢说:“卓先生,老夫卧病在床,实在不能出门迎接,还望卓先生海涵。”
  卓轩微笑:“老丈客气了,不晓得老丈托狸兄邀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屋子里面的灯闪了一下,就听沧桑的声音缓缓道:“卓先生,我病成这样已经无力幻形了,样貌粗丑,不敢见先生,怠慢之处还请先生海涵。”
  说着,我突然觉得身后有东西,一看竟然是一个妙龄女子轻轻在草地上走过来,身着古装,轻盈似水,女子低头轻轻万福,施完礼以后不晓得从哪里就拖出来一个茶几一套沙发来。
  卓轩道:“多谢老丈费心。”
  屋子里面的声音长叹一声:“卓先生客气了。”
  卓轩拉着我做到沙发上,夏天小风轻轻吹过,少女在茶几上轻轻摆了些瓜果,放了些茶水,垂首站在我身后。
  我坐在沙发上,倒是觉得很舒服,刚才被卓轩背着跑了一段路,酒意渐渐上来,做到这里几乎要昏昏欲睡了。
  就听卓轩问:“不知老丈邀我前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屋子里面苍老的声音缓缓道:“卓先生,我就长话短说吧。我与亡妻16岁成亲,到她病故中间有30年,我二人虽然子嗣单薄但是夫唱妇随,日子颇是和美。亡妻病故的时候,我与亡妻曾经约好,她现在黄泉路上等着我,等我亡故以后两个人携手一同转世投胎,来生还做夫妻。我现如今眼看着不行了,但是几次施法却找不到亡妻魂魄,我不明白她到底是去哪里了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这番请卓先生来,是想请卓先生帮我招魂,令我得知亡妻去处,我随着去,也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