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我听了这个话嘿嘿一笑。
  那个苍老的声音顿了顿:“老朽糊涂了,说话让夫人见笑了。”
  我喝了口水,我晓得自己今天酒意翻涌颇有些话唠:“老人家,你喊我什么?”
  苍老的声音道:“夫人啊,卓夫人,你与卓先生当日大婚的时候老朽也曾经在场祝贺过,不过这么多年了,夫人可能早就忘了老朽。”
  我笑着看卓轩:“咱们两个啥时候结的婚,我怎么就不知道呢?还是我健忘?”
  卓轩擦擦额头,奇怪,这个人刚才背我的时候不出汗,这会凉风习习的擦什么汗。卓轩道:“老丈,这个,这个,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我笑:“什么以后再说,明明没有的事情,老爷子,我和卓轩还没结婚呢,连谈恋爱都还没谈,特此声明,你可别叫我卓夫人了,这是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啊,就是老先生你何必执着于给尊夫人招魂呢?人这一辈子,活过,爱过,便不枉此生,要是生生世世都在一起,谁能保证爱情还能天长地久?若是她在奈何桥那边等你,两个人携手共走那是一桩美事,倘若她先走一步,那也是个人自由,老爷子都这把年纪了,感情的事情居然看不开,实在是让我很奇怪。”
  我醉醺醺的说完,觉得自己比平日话多了些,便喝了口茶几上的茶润润喉咙。卓轩皱着眉头看着我,老爷子在那个茅草屋里居然也没了声息。
  我说错了?我这么英明神武怎么能错呢?如果要错,那也必然是他们不对。
  我咬口苹果,在一片草地凉风中吃的咔嚓咔嚓响,多么惬意啊!
  良久,茅草屋子里面长叹一声:“姑娘所言极是,我这个人一辈子执着这一桩事情,放不开扔不下,所以终是寿数有限不能够修成大道。”
  卓轩皱着眉头看着我,我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说实话,卓轩这个男人真是好看,如此凉风习习,风花雪月,绿草茵茵,真是符合言情小说的套路。
  那只黑猫不晓得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窜了出来,窜到卓轩面前,抬头看卓轩,眼中颇有恳求之色。我看着这只猫,难不成我醉成这个地步,一根猫尾巴都能数成八根?!
  卓轩看我直愣愣的看猫,大概是怕我脑子出问题了,问:“你看什么呢?”
  我扶着脑袋笑:“这猫到底有几根尾巴?我觉得我今天喝多了,看什么都重影,可是你还是只有一个脑袋啊!”
  卓轩翻了翻白眼,对猫拱了拱手:“公子放心,老丈心愿,卓某人今日定当竭力。”
  听到话音,茅草屋里面声音颇是复杂的叹了口气:“卓先生,夫…姑娘所言也有道理,我,唉,这把年纪了,我却拿不起放不下,实在惭愧。”
  卓轩微笑:“老丈,情之所钟,哪有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所行所为只要对得起别人对得起自己,成仙不成仙又如何,悟道不悟道又如何。生生世世心有所属有所系,本是件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事情,又有何惭愧。”
  我咔嚓咬一口苹果,这言辞忒狗血忒言情,我是俗人,只晓得今朝有酒今朝醉。
  卓轩说罢,站起身来,手中不晓得什么时候多出一串奇形怪状的铃铛来。
  月色中,卓轩摇响铃铛。
  铃铛清脆,这铃铛声为什么我听着如此熟悉?
  像是一首诗,又像一首歌,梵唱着古往今来的痴情如许,爱恨情仇。
  为什么会这么惆怅?我拥有了什么又决然的放弃了什么?
  眼前朦朦胧胧的是谁的身影飘过?
  我看着卓轩,摇着铃声的卓轩长发如墨,仿佛站在晨曦中,一袭青衫如水,微微笑着看我。这么熟悉的人,这么熟悉的微笑,我在哪里曾经见过?

  那个朦胧的身影就像烟雾一样在眼前飘着,我挥手,却却驱不散。不但驱不散,还在眼前渐渐清晰,渐渐清晰。
  一个美女,不,美妇人,从透明到不透明,盈盈站在我眼前,眼如秋水艳若春花。冲卓轩轻轻一福:“不知公子召唤妾身有何事相告?”
  语毕,茅草屋里面如豆的灯光突然间跳了一下,那个苍老的声音惊呼一声:“珊儿!”
  那美妇人闻言,轻轻转过身,看着茅草屋,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脸上神色。
  那苍老的声音道:“珊儿,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美妇人的声音飘渺不定:“是你叫我来?”
  老人的声音颇有些激动:“是啊,我行将就木,本想算一卦看你在哪里好去寻你,没想到竟然如大海捞针一般找不到你的行踪,六道轮回,我道行微末不足以找到你,就请卓先生帮忙,珊儿,你等等我,咱们这就一起走。”
  美妇人的声音还是那么飘渺空灵:“你我夫妻一场,缘分长达几十年,从我辈寿数而言已然太久了。”
  老人有些困惑:“珊儿,你为什么这么说,是不愿意和我再续前缘了么?那你我以前的承诺怎么办?”
  我听老人家的声音颇有些凄惶,不由心里面也有些难过起来。
  美妇人的声音在耳边似远还近:“我不晓得,我信守承诺,在奈何桥等你,等了多少年我都快忘掉了,眼见着多少人分分合合聚聚散散,痴的怨的,从我眼前纷纷扰扰的过去,来生池边,多少人的约定终成空,我突然觉得天下苦楚何其多,你我的恩爱缘分并不能填满我心里面的难过,所以这些年来我在佛祖脚下听禅,你的那些召唤我竟不曾感受到。”
  老人家吃惊:“这些年你竟然去听禅宗!你自己本身的修为道行却不是禅宗,这却如何是好?”
  美妇人的声音有些虚空飘渺了:“男欢女爱,本是顺应天道而生,然而太过痴迷却又逆反自然,倘若你我二人真的相守终生,白头到老,中间多少岁月早也应该将那最初的痴心磨平了。既然如此,不若你我顺其自然,若有缘分,自然能够转世投胎来生再续,若今生缘分已尽,来生各找他人,又是一番活法。“
  老丈的声音恨道:“都是那禅宗害了你,你我两人修为如此本就逆天而行,这会偏要讲顺应天道的事情,你莫非要违背当初誓言么?“
  美妇人长叹一声:“你都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如此看不开?“
  老丈怒道:“我等了一辈子,都要行将就木了你跟我说这些狗屁的话!当年你奄奄一息的时候我有这么刺激你么?“
  我听到这里,扑哧一笑,老丈怒道:“夫…姑娘觉得我这个话很好笑么?!“
  我赶快严肃起来:“不,老丈息怒,我并不是笑你,而是我觉得老丈如此风趣,尊夫人就算是跟你生生世世也不会寂寞。“
  老丈叹气道:“我本来以为分分合合聚聚散散都是年轻后辈们的事情,没想到老了老了,黄土都埋到脖子了,这老太婆说她听禅了信佛了悟道了,简直让后辈笑话。“
  美妇人的声音突然一改刚才的空灵飘渺,怒道:“你个老不死的,我听禅悟道有什么让后辈们笑话的?宴儿,你觉得好笑吗?“
  黑猫支支吾吾的喵呜了一声,一改带路时的利落样子,畏畏缩缩的往后退,我觉得这黑猫心里非常想和夜色融成一体被各色人等忽略。
  老丈被美妇人一激,估计是一口口水呛嗓子里面,咳了起来,听得我心里直哆嗦,别咳得太厉害了气上不来,果然那美妇人开口了:“你个老东西咳嗽的时候小心点,别就此咽气了还怪我。“
  老丈喘了半天,待能说话了的时候怒道:“你,你这个恶毒的婆娘!听禅都没把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毛病改过来,就你这嘴,估计一张嘴佛祖都想拿鞋底子抽你!“
  美妇人怒道:“你个老不死的,敢诽谤佛祖!“
  说着身形一飘,居然冲着茅草屋飘了过去。
  我忍俊不禁乐不可支。
  黑猫急的抓耳挠腮,看看我,看看屋子,再看看卓轩。
  卓轩却皱着眉头,不晓得在想什么。
  然而茅草屋里面油灯突然一闪,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灭了。争吵声也好,咳嗽声也好,喘气声也好,突然间全部消失,夜色中漆黑一片,安静一片。
  黑猫大吼一声,箭一般的冲进屋子。
  我在沙发上都能听到黑猫的吼声。
  却见身后的美女,突然间摇摇晃晃摇摇晃晃的就在小风中摇了起来,越变越小,越变越扁,最后竟然成了一张纸片飘在地上,没等我拿起来细看,一阵风吹过,竟然被风吹走,飘飘摇摇的不晓得吹到哪里去。
  良久,悄无声息。
  卓轩负手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黑猫从屋子中出来。
  走到卓轩身前,突然间立起身来,竟然变作一个锦绣青年,一身黑衣帅气无比。
  年轻人冲卓轩作揖:“多谢卓先生完成我族长心愿。“
  卓轩看着年轻人,叹了口气:“公子客气。族长虽然和夫人有所摩擦,但是两人从此一同转世,倒是应了当年誓言,此乃好事,还请公子节哀。“
  年轻人拱手,不再说什么。
  卓轩看着我:“小道,咱们也该回去了。“
  我强睁着朦胧的睡眼,看着卓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