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玉清上人喝了这酒,砸吧砸吧嘴,对我说:“小姑娘,这酒忒难喝,酸不酸苦不苦的,我看你们成日里出去喝酒喝的挺开心还以为喝什么好酒呢,弄了半天,这么难喝的酒你们也能喝,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我张嘴想说什么,想了想又闭上嘴。也是,我们成日里喝的啤酒二锅头也不是什么上档次的好酒,玉清上人也没说错。
  给我酒的那个姐们沉不住气了:“请教尊驾到底何方神圣,我特地给这位姑娘准备的酒尊驾抢着喝了这恐怕不大合适吧。”
  玉清上人才发现身边有人似地,转过头仔细打量着那姐们:“你这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那姐们淡淡一笑:“我叫月盈,山野之人,不常出来。”
  玉清上人摸了摸下巴:“这年月不该出来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倒是说道茜这丫头哪里得罪你了,你犯得上给她给她喝这玩意。”
  我心里面“咯噔”一声,感情玉清上人是来救我的,可是神奇的是我和眼前这个月盈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压根就没见过她,她这么大费周章的对付我想要干嘛?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心里面悲喜不明以外,我自己还真没觉得浑身有什么异样,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月盈看了看玉清上人,叹了口气,从袖口里面掏出一个绣了月亮的口袋,拉开口,里面居然是透明的珠子,怎么看怎么像是水做成的,但是凝聚不散,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说不出的美,我不晓得有多少颗珠子,但是每一颗晶莹剔透,直让人看花眼:“我本想收取道茜姑娘心中悲喜若干做一副水晶珠帘送给姐妹,尊驾如果行个方便,我有一物送给尊驾以作谢礼,不知尊驾意下如何?“
  说着,月盈从袖口里面又掏出一个盒子来,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是一把梳子。
  梳子样式甚是古朴,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这梳子透着一股子水的清凉和一种说不清楚的淡香,闻得我非常舒服,仿佛神智都清楚了不少。
  月盈说:“这梳子女子用来梳头可以养发凝神,我闻尊驾身上有小女孩的味道,可见家中有孙女辈绕膝,何不拿了这梳子给小女孩当个物事呢?“
  玉清上人挠挠头:“这个…“
  月盈笑道:“尊驾是害怕我害了道茜小姐对吧,其实这整件事情公平得很,要不然道小姐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喝了我两杯酒。如果尊驾不放心,这第三杯酒不如你我带着道小姐一同看看,这总该放心?“
  玉清上人又看看我:“这个…“
  我开口:“你要我的悲喜原来是串珠帘,这倒有意思,只不过要想穿完这珠帘,你须回答我的问题。“
  月盈含笑:“请讲。“
  我叹了口气:“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到底何方神圣为何这么多人中单单需要我的悲喜来串珠帘?“
  月盈点头:“道小姐是明白人,明人不说暗话,我这珠帘要送给风泠,她的悲喜和你的悲喜有关系。“
  我一愣,风泠,好生耳熟的名字。这个人是who?
  我皱着眉头继续:“这珠帘用来干什么?“
  月盈叹了口气:“我只想风泠明白每个人都有悲喜,人无完人,她心中的你未必是真实的你。“
  我听了这话只想踢月盈一脚,我小道何德何能,这么多年来我居然能在某个人心中保存一个完美印象?这简直是太好了,就让她保持下去呗,何必多此一举?

  月盈看着我,良久,长叹一声:“我听风泠说起你的时候评价很高,然而一见之下实在也是钦佩不起来,不晓得风泠如何想。你样貌性格才华处处不如风泠,真奇怪她为什么不去直接找卓轩呢?”
  我脑子里金光闪现,风泠!我终于想起她是谁了!
  风泠不就是那个害我买了个新沙发的姑娘么,我脑子里却想起来那天阳朔酒吧里面和风泠两个人喝酒时的样子。
  我记得后来问过卓轩风泠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当初见她实在是太过虚无缥缈,卓轩不置可否,现在看来,我那天晚上竟然不是做梦!
  我傻愣愣的看着月盈,风泠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去找卓轩?对啊,我样貌远逊于她,性格上她比我敢作敢当潇洒自如,她写的一手好字,我的字拿出去人见人笑。卓轩和她当是佳偶才对。
  换句话说,我到现在不敢也不能直接面对卓轩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我认为齐大非偶,而不是我压根就不喜欢卓轩,我真是后知后觉磨磨唧唧!
  月盈看我两眼发直傻了的样子,眼中微有鄙视的意思:“怎么,你不会是真的以为当初是一场醉梦?”
  我看着月盈,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闺蜜吧,风泠什么话都跟她说,月盈也真是为了风泠两肋插刀。
  我笑了,风泠面前我都没有输阵,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狗血的月盈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月盈小姐真是为朋友肝胆相照啊,你倒不如直接问问卓先生为什么不去喜欢风泠呢?”
  月盈下巴一扬,想说什么,我冷笑:“你连求带骗的要我的悲喜,态度好一点吧。”
  月盈想了想,没说什么,眼中却有笑意:“看来你是要给我了?”
  我长叹一声:“我的悲喜在这个世上又算什么呢?风泠如此人物,却要用我的悲喜来看破情关,倒是你,如果风泠知道我是因为可怜她而帮你做成这副珠帘,不晓得她日日观看心里有什么感觉?”
  月盈浑身一震。
  我长叹一声,不去看她,拉着玉清上人的袖口,看玉清上人。玉清上人看我的眼神很慈祥。
  
  山风习习。
  我虽然不知道此时此刻我站在那里,但是用脚想也能想到我在哪里了。
  一袭红衫的风泠正在溪中洗一只玉笛。
  长发垂下,抬头,脸上印着水光,如宝如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