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话说做饭这个活在大夏天实在是一桩苦差事,当我在厨房挥汗如雨蒸桑拿的时候,大江和小徐在看足球,这个时候我心里面就很不忿,当然,我是不会做出在菜里面吐口水这等行径的,最多在大江的碗里面多撒两把盐而已。
  要说阿彩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就在这里,当我准备把锅铲拍到大江和小徐头上的时候,阿彩拎着凉面凉皮花生米等物事到了,我爱阿彩,在这个闷热的夏季晚上。
  阿彩边放东西边絮叨:“我说你们这几个,整天这叫闲的没事干,这么大好的晚上看看电影多好,非闷在这里面听鬼叫。”
  我瞅瞅大江珍而重之放在桌子上面的镜子心里面一阵寒:“阿彩我的姑奶奶,你说话能不能吉利一点,我们这叫欣赏艺术,先吃饭,吃晚饭送东西,送完东西他两个听他两个的,我跟你一起看美剧总行了吧。”
  阿彩风骚的白了我一眼:“小样。”说着一扭一扭的扭到大江跟前:“兄弟,我问你个事请。”
  大江一哆嗦:“你咋地了?”
  阿彩搂住大江的脖子悄悄不知道说了什么,就看见大江脸色唰的就白了,愣在那里,手还直哆嗦。
  小徐看不下去了:“你跟我们大江说啥了,把人吓得。”
  阿彩有些同情的看着大江:“大江啊,这个事情得看你,你处理的好了大团圆皆大欢喜,你处理的不好了我劝你就不用回老家了,回去你妈也得揍死你。”
  说罢不理会已经处于痴呆状态的大江以及瞪大八卦的眼睛竖起八卦的耳朵的我和小徐,一扭一扭的走过去给自己打开一罐啤酒,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叹口气。
  
  我拉住大江:“咋地了,兄弟?”
  大江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哆哆嗦嗦的拿起镜框,哆哆嗦嗦的往门外面走,脸色青白不定,看得我都要跟着哆嗦起来了,我叹了口气,看着屋里面两只:“走吧,一起送快递!”
  小徐扛着镜框跟着哆哆嗦嗦的大江,阿彩拎着酒瓶子懒洋洋看着我:“我不去,我今天跑了一整天腿都跑断了,你们去,我看家。”
  我瞅着阿彩这样子半天没说话,这里面有鬼,肯定有鬼!
  不过也容不得我再深究下去,大江魂不守舍得已经哆哆嗦嗦的走到门外面去了,我拔腿跟上。
  小徐带着两眼发直的大江边走边问:“兄弟,到底咋回事?”
  我拉了一把大江:“你倒是说句话啊,急死我们了。”
  这一拉,大江脚下一个踉跄,回过神来,定定看着我和小徐:“宝婷,李宝婷,记不记得?”
  我想了想:“啊,就是那个一大早说跟你相亲那位对不?”
  大江苦着脸:“她怀孕了。”
  我倒抽一口冷气:“谁的?”
  大江都快哭了:“我的。“
  就看小徐手一哆嗦,只听“咔嚓“,哗啦啦一片响声。我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在看地上,果不其然,镜子碎了。
  我嚎叫一声扑向徐则正抓住他的领子:“徐则正,李宝婷怀的是大江的娃又不是你的,你激动什么啊,这镜子碎了咋跟人家交代?“
  徐则正也没想到镜子就这么碎了,由着我抓着,愣住了。
  倒是大江回过神来,长叹一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兄弟们,就算镜子碎了也得送。兄弟们跟我上!“
  说着拿起碎镜子的盒子悲壮的朝前面走。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我抬头看天,天闷闷的,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

  追随着大江的脚步,我和小徐走进一个门洞,北京的雨天,一说下雨天就黑,进了门洞就觉得都快要伸手不见五指了。
  小徐跺脚带咳嗽的使劲折腾想着这楼道的灯是声控的,结果闹了半天一丝光亮也无。黑漆漆的楼道里面就听见小徐一个人的声音,怪渗得慌。
  我拉住小徐:“兄弟,安静些吧,没准这个楼道跟大江他们楼道不一样不是声控的?”
  小徐掏出手机照亮,楼道里面四面寻找开关。
  我跟小徐一起左顾右盼的看着墙面,不经意间一回头,我脑子里面“咔嚓”一声就像那镜子一样响了一下就短路了。
  小徐看我突然不动了,伸手拉我:“咋了?找到开关了?”
  我拉住小徐,朝旁边扫了一眼。毕竟多年的交情放在那里,我动动眼睛小徐就知道啥意思,转头向刚才我看的方向看过去,看了又看:“咋了?没什么啊?不就是大江抽烟了嘛,他抽烟又不是新鲜事,至于嘛。”
  我跳起来看,果然是大江,我靠,我刚才看见的那个白衣女子到哪里去了?
  我拉住小徐滔滔不拘:“兄弟啊,自打我进入咱们幸福快递以来,灵异事件经历了无穷多啊,好歹也是练出来的,那个女人披头散发阴风阵阵冷笑连连我可是看了个一清二楚,就像张震讲故事里面的那句话,她的裤管下面空空的,就那么悬浮在空中跟磁悬浮似地,我真的没看错啊没看错!”
  小徐撇了撇嘴不稀罕理我,走过去跟大江借火:“哥们,还有烟没?带个小道整天咋咋忽忽的真闹心。”
  说着点了烟,朝我一转头,刚要说什么,就看见小徐目瞪口呆的样子,烟从手里面掉将下来也不晓得。
  我头皮一紧,看见了吧,我刚才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白衣服女鬼对我冷笑连连,这下小徐也看见了吧!
  大江抽了两口烟,闷声道:“找不到开关就往上走吧,两个大老爷们在这里怕什么怕,小道,走到我和小徐中间来,收快递的哥们住3层,爬上去就成了犯不着坐电梯。”
  说着就往前走,我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大江,徐则正愁眉苦脸的跟在后面,嘟囔道:“往常遇见这些邪门事大江也没这么大胆子,这今天受了刺激到底和平时不一样。”
  大江冷笑:“你丫闭嘴。”
  正说着,就看见大江抬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他妈吓唬谁啊,老子今天有正事要办,给老子让开。”
  我一抬头,一个白衣服女人站在三楼楼道口对大江怒目而视,长发飘飘脸色煞白。
  可是奇怪的是这个女人不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女人啊,难不成这楼道里面有无数女鬼?!
  我想到这里几乎要昏倒,低头看看这女人,腿还挺漂亮,的确不是刚才看到的那个没腿的。
  大江真有种,把女鬼骂成这样也不怕女鬼揍他。
  正想着,就听见“咣”的一声,跟着大江惨嚎了起来:“小道,这娘们真动手,快来救哥们!”
  我定睛一看,我靠,这女鬼手里面拿着一个手电筒正往大江头上敲,还挺有力道。
  甭管她是人是鬼,大江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啊!
  我长叹一声,能这么打人的鬼就不是厉害鬼。奋勇上前抓住女鬼的手腕,一抓上,女鬼的手腕还挺温暖,脉搏跳动挺有力,这根本就是个女人好不好!
  我拖开女人:“对不住啊对不住,我这兄弟今天脑子进水了乱骂人,您高抬贵手啊!”
  女人愤愤然:“这都是什么人啊,见了我就骂,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出门查一下电表就遇见这么个脑子缺根弦的。”
  我点头哈腰,这件事到底是大江不对:“对不住啊对不住啊。”
  女人见我认错态度良好,稍微消了点气:“你们干嘛的?”
  “送快递的,送到301萧寒家里”
  女人好奇:“送什么东西?我最近没买什么东西啊。”
  我问:“您是萧寒?”
  女人一撇嘴:“我老公是。”
  说着,带我上楼,推开门,屋里一片漆黑,女人扯着嗓子喊:“宝宝!你的快递!”
  大江突然忍不住笑了。
  女人对大江怒目而视,手电筒的光照下这样子还颇有几分恐怖。大江赶快闭嘴。
  就听见屋里面踢踢踏踏的声音传出来,一个男人光着上半身懒洋洋站在门口:“哪里?”
  别说,光看身材这男人还真不赖。
  然后这男人眼睛就直了,直勾勾的看着我。
  女人怒道:“你他妈的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了,赶快把你快递签收了。”
  我心里实在是一清二楚,这男人看的绝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墙。难道他也看见那个女鬼了?
  大江递上快递单和装着碎镜子的箱子,正想说什么,就听这男人颤声道:“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