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水月波澜不惊。看着萧寒和他身后的女人。
  我心中突然有些厌烦起来,痴男怨女的无聊不无聊。
  想到这里,脾气颇有些不受控制,抬脚就朝楼下走。大江一把没拉住我差点摔到楼下。水月和萧寒同时转头看着我。
  我不想笑,板着脸:“您二位慢慢聊天,反正不关我的事情,我走先。”
  小徐先就笑了出来:“姑娘散步,姑娘慢慢走。”
  我一脚飞踹过去,也忍不住笑了。
  水月诧异:“我这么伤心的时候你们居然跟没事人一样?”
  我长叹一声:“姑娘,各人的伤心各人担着,这世界除了地球毁灭以外,还能有什么事情让其他人停住脚步倾听你的声音?动车出事的时候哪些让人昏昏欲睡的冗长会议哪个因此而停?哪些无聊的话因此而中断?你待在那冷冰冰的镜子里有谁关心过?这个男人抛弃了你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水月震惊的看着我,脚下云气变幻莫测。
  我站在那里看着水月,不惊不诧。最近一段日子我的心情大起大落,悲喜无凭,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水月缓缓转头,看着萧寒:“那你呢?我的悲喜,你是否也无所谓?”
  萧寒静静的说:“你我旧识,你不开心的时候自可与我说说,但是我现在心已有所属,的确不能再像从前一般处处呵护你。”
  水月没有说话,良久。
  我握紧大江的手。
  大江问:“怎么了?”
  我看着大江:“大江,如果有一天,你的事情我虽然知道,但是不敢问,不敢跟你提,甚至没法在你身边陪你喝酒一起难过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我今天跟你说的话。”
  大江诧异:“说什么?”
  我长叹一声:“如果以后你我虽然各自成家慢慢疏远,但是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哥们,如果你需要,我会努力地支持你,尽管那些伤心难过你终将一个人背负和面对。”
  大江咧咧嘴想笑,却没笑出来,只是捶了我一下:“胡说什么。”
  小徐凑上来问我:“那我呢?”
  我看着小徐的眼睛,笑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你都度过来了,后面必然是康庄大道,我不必为你担心太多。”
  小徐撇嘴:“你偏心也太过了。”
  我叹口气。却见水月看着我们,脸色变幻不定。

  我走过去,拿起镜子仔细看,镜子的玻璃在箱中碎成几大块,我把镜框平铺在地上,轻轻拿起玻璃,一片片摆放在镜框里。
  水月看着我,不说话。
  我摆好镜子,问水月:“这镜子还能恢复成以前那样么?”
  水月静静地摇了摇头。
  我指着萧寒:“这个男人的心也回不到从前了,我不会法术,不晓得该怎么办,但是凡人女子只好将自己的心事藏起来,继续生活下去,渐渐的,这一段感情就会淡忘,等到三四十岁的时候,爱情便不再是人生的唯一了。”
  水月轻轻走到我跟前,蹲下来,轻抚镜面。
  我想,这个故事本来应该是一个恐怖故事的,但是人世间无数事,悲欢离合,连平安都无法祈求的时候,人造的恐怖又有什么意义呢?
  水月的眼泪轻轻滴在镜面上,与镜面烟云合成一体。
  水月低声轻轻对我说:“我也想拉着他的手,一辈子不放手,然而我却摸不到他,伸出手去,只是一片虚无,我亲眼看见自己的手穿过他的手却触碰不到一点感觉,我该怎么办?伤心的时候甚至无法靠在他肩膀上哭,这又该怎么办?”
  我想拍拍水月,手却伸进一片烟云,那么空洞,那么不真实。
  水月转头看着我,泪眼婆娑。
  我突然间明白了这种无法拥抱无法触摸的痛。
  水月泫然:“镜子已碎,我再也回不去了,该怎么办?”
  我不晓得如何安慰,也不晓得该说什么。
  抬头看萧寒。萧寒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蹲在碎片前面,手指轻轻摸过碎片,叹了口气。
  我想要拿起碎片仔细看看,然而碎片太过锋利,一片镜片划破了手。
  我吃了一惊,却见血渗进去的地方镜片竟然渐渐和云气连为一体。
  这个时候我的脑子真是转的很快,我都佩服自己的聪明智慧。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抓起身边萧寒的手一玻璃滑下去,血喷涌下来尽数滴在镜面上,那镜面渐渐合拢,我赶快把手上的这一块也放了进去,抓住萧寒的手不放,边对萧寒说:“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解决。”
  萧寒开始还想挣脱,听了我这句话后老老实实把手放在镜子前任由鲜血滴了进去。
  我站起身来看身边的水月,水月的手轻轻搭在萧寒肩膀上。
  水月的手搭在萧寒肩膀上?!
  我揉揉眼睛,没错。
  想了想,我拍上水月的肩膀,触手有了比较真实的感觉。水月回头看我,眼中尽是笑意。
  我张大嘴巴,刚想说什么,水月却轻轻把食指搭在唇上做了个禁言的表示,表情调皮而妩媚。
  我看着萧寒,心里面居然说不出的同情,这个男人跟水月怕是再也纠缠不清了。
  我看着专心致志的萧寒,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的萧寒的女朋友,眼中笑意盈盈的水月,轻轻拉了拉大江和小徐,悄悄离去。
  我们只负责送快递,不负责欣赏三角恋。
  
  出来后大江问我:“那镜子破损赔偿的事情呢?“
  我仰天长笑:“这本来就是水月的镜子,她现在高兴得很不得给你给钱,哪里还用你费这心。“
  大江摇头:“女人真可怕,你怎么知道血对修复镜子有用?为啥你不用自己的血?“
  我撇嘴:“我这不是误打误撞嘛,再说了,萧寒比我壮得多,他不出点血难道我一个芊芊弱女子出?“
  小徐拍我:“我看你是巾帼不让须眉,一点也不输给男人啊。“
  我不理他两个,快步回家,阿彩正好打开电脑放好啤酒鸭脖子,呵呵,知我者阿彩也,放的是老片子《friends》。我给阿彩一个大大的拥抱,不管她骂我发神经,也不管外面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镜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