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有许多种类的蝴蝶是农业和果木的主要害虫。——百度百科
  
  我最近重感冒,东倒西歪的在办公室里面看《熟女镇》,大江对着我翻白眼:“你不舒服就回家呗,这么歪在这里传染病毒多么不讲公德。”
  我塞了一片白加黑在嘴里,边喝水便用沙哑的嗓子跟他说:“搞清楚吧,你看看那边小徐,是他先倒下的好不?咱们三个同甘苦共命运,不把你传染了我誓不罢休。”
  大江打开一包板蓝根非常的恨铁不成钢:“你们两个真是我的耻辱。还说呢,你前两天给杜若什么了?神秘兮兮的,弄得杜若最近整天恍恍惚惚颠三倒四的。”
  我叹了口气:“人和人的缘分啊,没法说。张子亮最近干嘛去了?咋没见?”
  大江错愕的看着我:“你难道不知道?”
  我瞪大八卦的眼睛:“不知道什么?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瞒着我?”
  大江同情的看了我一眼:“你都感冒成这样了还这么八卦真是可敬可佩。”
  我烧的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无辜和执着。
  大江无奈,把板蓝根倒进杯子里悄悄跟我说:“前两天来了个奇怪的人,关起门来和张子亮和阿穷两个说了半天,然后张子亮和阿穷就走了,也没说去哪里,也没说干什么,神神叨叨的到现在没回来,算起来应该有个三天了。”
  我张大嘴巴,想了想,又闭上了。
  大江叹了口气:“你说咱们平日里关系都算不错,为什么真有事的时候一个个的这么不够意思。”
  小徐咳嗽着过来:“你算了吧,就咱们几个凡夫俗子一个个都成这个样子了人家不跟你说是为你好,啥都想知道,知道了又能干嘛?什么忙都帮不上只会帮倒忙。”
  我擤了擤鼻涕,不再说话,继续看片。
  门响了。
  我瞅瞅大江没挪窝。
  大江长叹一声,自己奔过去拉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我擦擦鼻涕,看清楚以后倒抽一口冷气。
  微微浅笑着站在那里,大热天的穿着一身西装,奇就奇居然脸上一滴汗都没有。
  这男人手上捧着一个笼子,笼子上套着一个布套子,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比普通鸟笼子要小,也没听见鸟叫的声音。
  淡淡笑着,却有种说不出的雍容华贵,且不看长相如何,单是这一份气势,往那里一站,不怒自威,仿佛多少人曾经俯首听命甘为驱使一般。
  狭长的凤眼扫过。我不由自主屏气凝神站立,小徐也站了起来,恭恭敬敬。
  大江也不像往日那样疲懒,凝眉肃穆的拱手把人请了进来。
  来人往沙发上坐下,还是淡淡笑着看了看我们三个:“坐啊,别拘束。我想把这个送给一个人,不晓得成不?”
  我走过去倒水,就听大江取出快递单和笔然后肃然说:“你说吧,我们尽力送到。”
  我把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一抬头,正和那人的眼光对上。
  却见那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我突然在心里面有种极为恐惧的感觉,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害怕。这种感觉也就一闪而过,随即我站起身走到一边去,心里想这人什么来头,我一不偷二不抢怕他作甚?
  心里正琢么着,这人转头还是看着我,微微笑。我也是感冒晕了头,与这人四目相对坦坦荡荡。本来嘛,君子坦荡荡,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真是奇怪的感觉和想法。
  然后就看他给大江一个纸片:“请送给这个人吧,地址都在上面了,不过我想请这位小姐亲自送到。”说着,从兜里面掏出一个信封来。
  我目测这厚度起码是个十张以上,成,不就是送个快递嘛,这价钱值了。
  大江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唰唰两下填完快递单。
  贵人看都不看就把第三联收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我:“那就拜托了。”然后施施然出门。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眼中却是一丝笑容都没有,冷冰冰的颇是吓人。我颇有些不高兴,这人到底干嘛的?这么些年,客户发脾气的板脸的我见得多了怕你作甚,不就是甲乙方关系嘛,能死人啊。我抬起头,板着脸和他对视半天。
  小徐偷偷扯我的衣角。
  就在大江忍不住要说话打圆场的时候,这个人突然哈哈一笑,这一笑倒是真的暖如春风,摇了摇头信步出门,潇洒无比。
  大江恭送到电梯口。
  我回座位,刚想说自己怎么腿有点抖,就听小徐开口:“我靠,这人什么来头,我居然腿都抖了。”
  正说着,就听大江在门口长出一口气:“我的天哪,这人是哪尊大神啊,吓死我了。”
  小徐跟我说:“把你白加黑给我一片,今天这块地咱们一起送,我看着人不像善茬,好端端送什么蝴蝶,谁知道送给什么人,哥们陪你一起去。”
  我扔给小徐一片白加黑,大江好奇的看看笼子:“你们两个病秧子不够我担心的,同去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