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幸福快递


作者:方如梦  分类:鬼话

  司机看我闷闷的,就打开了音乐,是首老歌,其中有一句歌词“我的口袋,有三十三块”。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想跳楼。
  这就叫做郁闷加郁闷,您就不能放点跟钱没关系快乐的歌嘛。
  我的钱包里貌似今天也只带了三十来块钱,可是人家有钱人就能买个1000多块的瓶子来砸,听个声过个瘾。
  郁闷着,就昏昏欲睡了。
  
  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就听司机哥哥嘴里嘟囔:“大白天的真晦气。”
  我有些奇怪,朝窗外看过去,不由我倒抽一口冷气。
  大出殡。
  我到北京这么多年,说句老实话,还真没见过出殡的,原本以为首都首善之区,这些个封建迷信四旧产物早就被禁了,可是今天,活活的就是今天,大出殡让我给看见了。
  活像做梦。
  出殡的队伍很长,天地间白花花的一片,再加上哭声和漫天飘的纸钱,实在是让人很郁闷。
  司机哥哥很不高兴,但又没办法,只好等着队伍过去。
  队伍真长,走啊走,走啊走。
  然后,就在队伍后面,我看见了一个人。
  客户帅哥。
  客户帅哥穿的很是奇怪,一身白色长袍子,头上带着一顶奇怪的白帽子,上面貌似还有字。尽管奇装异服加上严肃表情,但仍是不掩其帅。帅哥旁边也是一个帅哥,冷酷的帅哥,穿着一身黑袍子,也带着一顶高耸入云的帽子,帽子上仿佛也有字,难道这年月流行在帽子上写字?
  还没细看,车子突然间抖了一下,我一头撞在玻璃上,一个大包瞬间崛起。
  疼死我也。
  
  然而这一撞我算是明白了,刚才只不过是黄粱一梦。
  我们的车被堵在浩浩荡荡的三环中间,周围全是车,各种各样的车,哪里有什么大出殡呢。
  我揉着额头,歌声在车内环绕:“我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门外,却只能在门外徘徊。”
  靠,怎么还是这首歌?
  我忍不住跟司机哥哥说:“师傅,您能换首歌吗?”
  师傅从后镜里看了我一眼:“悟空,当然可以。”
  我晕。
  终于换歌了:“...口袋里没钱名堂倒是很多...”
  我忍。
  
  大江看见我头上的包以后很是感兴趣:“小道,你中午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光辉业绩都写在头上了?”
  我一脚踹过去,踢死你个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家伙。
  小徐揉着脑袋趴在桌子上装死猪。
  大江身手敏捷的躲过我,边说:“上班时间,不许打闹。小道同志,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我见踢不上他,也就作罢了,转身倒了一杯水:“什么消息,说。”
  大江说:“我一哥们听说咱们晚上要去探险,非要把他捎带上,人家是专业探险人士,专门在这些天雷滚滚的地方找乐子,这一下晚上咱们就是四个人了。”
  什么四个人?“那你们去就成了,我要回家,昨天我刚下了一套片还没来得及看。”
  “行了吧,看片哪有探险重要。说真的,不是哥们欺负你一个女孩子,而是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就心甘情愿错过,然后抱憾终身?”
  我怒了:“什么抱憾终身?错过了李嘉诚的热烈追求才让我抱憾终身。”
  大江翻白眼:“你行了吧,我四哥当年热烈追求你的时候你瞅瞅你说的话:“对不起,我要好好学习,现在不是时候。”我在旁边听着牙都要掉了,现在好了,四哥发达了,你失业了。”
  我一听此话就炸了,愤怒的扑向大江:“大江,我今天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小徐在旁边懒懒的说:“小道,你省省吧,你当年的甲醇事迹太多了,企图抹杀是不可能的,你知道今天晚上是谁要去吗?张四,活活的是张四张总。”
  张四,大江的四哥。
  我倒抽一口冷气,抬脚就往屋外面冲,大江眼疾手快一把关注房门,喝道:“哪里逃,关门,放狗!”
  小徐朝我扑了上来,牢牢把我拖住,一边狞笑道:“哈哈哈,我就不相信你工作找不上,老公也找不上,长此以往,我们哥们的脸面都要被你一个人丢光了,今天晚上的相亲大宴你就准备准备吧。”
  要说没文化,小徐真没文化,什么相亲,姑娘我和张四见面不止五次了,相得上的话,用得着我等到现在?
  我看着龇牙咧嘴的两个人,哼,去就去,不就是拉我一个人多壮个胆,小样,怕我猜出来就说那些花里胡哨没用的事,等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